余永定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余永定

余永定:亚洲金融危机与中国经济

余永定:中国是否面临一场东南亚式的金融危机?为了避免危机发生,需要设想各种危机演进预案,建立多道防线。
2017年9月5日

余永定:2017年是风险年,但也不必过于悲观

余永定:中美之间的货币战恐怕难以避免。如何抓紧时机,化解这一冲突,是对我们智慧的一次重要考验。
2017年1月18日

外储减少是否造成国民财富损失

经济学家余永定:外企将收入汇回本国、中国家庭购入美元外汇不会造成国民财富损失。但是资本外逃、做空人民币所导致的外储减少,就会给中国造成财富损失,非居民大量参与的套息交易的平仓同样如此。
2016年2月16日

新兴市场的金融危机后遗症

中国社会科学院余永定:马丁•沃尔夫是当今世界最有影响的“媒体人–经济学家”,他在新著《转型与冲击》中指出,发达国家的货币政策正常化,可能比发达国家的危机本身,对发展中国家造成的危险更大。我期待马丁今后能对中国经济发表更多的看法。
2015年5月28日

中国短期不会发生金融危机

中国社科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中国经济可能继续下行,但不至于迫使政府出台大规模刺激方案;金融领域也的确存在不稳定因素,但政府仍有充足资源维持稳定。目前尚无证据表明中国即将爆发金融危机和经济崩盘,但中国政府在政策实施方面亦无多少出错的余地。
2014年4月18日

中国应慎对资本账户开放

中国社科院余永定、张明、张斌:中国有必要进一步完善资本项目管理,但大幅放松对短期资本流动的管制需要格外审慎,须一系列相关改革措施配套才能逐步推进。
2013年6月4日

中国不会为欧元区纾困

前中国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余永定:用中国的钱为欧盟国家纾困,会让中国人很难接受。中国数千万老年人会要求知道:在中国还没有一个像样的养老体系的情况下,为何要援助富裕的欧洲人?
2011年11月2日

“新常态”下的中国央行转型

中国社科院余永定:2008年宏观经济学的失败在于,经济学家对金融市场复杂细节缺乏了解,而市场人士又未能对决策者发出必要警告,中国可以从中吸取什么经验教训?
2015年4月3日

中国如何摆脱“美元陷阱”?

中国学者余永定:如果说中国能够从美国债务危机中得到什么教训,那就是中国必须防止外汇储备进一步积累。中国央行必须停止买入美元,并尽快放开人民币汇率。
2011年8月8日

欧美必须对债权人负责

中国经济学家余永定:美国和欧元区行事时,必须对他们的债权人负责。中国可能应当在2011年向美国发送一个明确信号:别再指望更多的慷慨之举。
2011年1月20日

余永定:中国经济要以质量换速度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余永定:不少人担心下半年中国经济增长乏力,担心中国的房地产市场崩盘。在我看来,因当前的增长放缓,而对改变经济增长结构产生动摇,将是错误的。
2010年8月9日

美国经济再平衡与贸易保护主义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余永定:美国金融市场基本稳定,经济出现正增长,但由于美国失业率居高不下,经济需要再平衡,中美贸易冲突明年可能加剧。
2009年11月17日

中国经济复苏的“短板”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余永定:中国经济已出现强劲复苏,但问题隐现。投资增长可能加剧本已严重的产能过剩,资金的注入正在催生资产泡沫。如果不能解决结构性失衡,中国就无法持续增长。
2009年9月1日

通货膨胀严重威胁稳定
(FT2007中国报告之三十三)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余永定:在我看来,中国同时面临经济过热和产能过剩──当下的经济过热与未来的产能过剩。但不管怎么说,目前的通货膨胀已经对经济稳定形成巨大威胁。
2007年11月29日

我支持叫停港股直通车
(FT2007中国报告之二十八)

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所长余永定:“港股直通车”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个人投资境外证券投资项下购汇不受年度总额限制。这意味着中国将在资本管制的堤坝上开一个大洞。而反对通过放松资本管制来舒缓人民币的升值压力,是我的一贯立场。
2007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