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举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刘远举

身份的幻象

刘远举:当一个男性觉得杨笠侮辱到他了,是因为他的身份选择范围实在太少了,或者说,能够令他感到力量感的身份归属太少了。
5天前

淘宝特价版入驻微信,只是事情的开始

刘远举:淘宝特价版入驻微信是“舍得孩子去套狼”,到底能套到狼还是舍孩子还不确定。但巨头们的互联互通对中国互联网来说未必是一件坏事。
2021年3月24日

黄峥辞职与中国企业家的“技术自觉”

刘远举:静水深流,答案还需从细节处去寻找。黄峥的退,某种程度上,既符合企业发展的逻辑,也符合个人自我实现的规律。
2021年3月19日

大厂员工阶级分析

刘远举:反对资本、反对剥削最重要的事是阶级身份,就像黄世仁没有资格去批评剥削。那么大厂员工的阶级身份是什么呢?
2021年3月15日

不必拯救县域中学

刘远举:所谓拯救县中,关注的是学校,而非学生;关注的是县教育局局长的利益,而不是学生的利益。
2021年3月5日

科技创新能去社会意识化吗?

刘远举:虽然某种程度上,中国已经没有李森科式的充满政治词汇的学术争论,但在理工科领域,社会意识的影响仍然非常强大。
2021年2月2日

代孕问题冷思考

刘远举:伦理是多变的,自由与权利比伦理来的更为久远、自然、更为恒定,也更为具体。
2021年1月22日

点外卖带来的“慵懒”到底有没有价值——答项飙的三个问题

刘远举:认为市场娇纵了消费者、造成资源浪费,这正是计划经济者批判市场经济的主要观点。
2021年1月17日

华为腾讯掐架:手机厂商渠道控制力变弱是大趋势

刘远举:在反垄断的大背景下,华为的声明似乎是在暗示腾讯的市场垄断地位。但实际上,反而是所谓硬核联盟涉嫌垄断的可能性更大。
2021年1月4日

反垄断势在必行,也应避免被情绪化舆论裹挟

刘远举:电商、电子邮件、数码相机、网约车、微信公号,每个新事物背后都有某个行业的一片哀嚎。那么该禁掉他们吗?
2020年12月15日

为什么如今炫富不能引发社交媒体刷屏

刘远举:嘲笑弱者,是因为不愿意被打上弱者的标签。批评富者,会被认为仇富,而仇富往往会被人与穷困联系在一起。
2020年11月23日

长租公寓模式并不成立

刘远举:长租公寓的商业模式强行改变传统低风险的分期模式,把风险升到到超过传统模式的水平,以不诚信、不公平的方式把风险分摊给租客。
2020年11月20日

反垄断监管,过犹不及

刘远举:平台的规模性的确可能被滥用,同时它也可能带来效率、公平与发展。监管当然需要,却需要注意过犹不及的问题。
2020年11月13日

电梯停了之后——996、内卷化、佛系

刘远举:随着大公司上市,无法爆发式发展。职场的无风险红利消失了。电梯停顿,预期还在。于是为了电梯内那点空间,无数聪明人竞争、挣扎。
2020年10月19日

TikTok未来上市后的股权机制与发展

刘远举:企业要走出去,必然面临各种风险。化解这些风险需要当地的伙伴,而最铁的伙伴,就是各种性质的股东。
2020年9月18日

埃里森种豆得瓜,TikTok柳暗花明

刘远举:此举不涉及TikTok出售,也不涉及其核心技术转让,更像是企业重组。有人戏称,这是美国版的云上贵州,简称“云上加州”。
2020年9月17日

以为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其实是舆论困在误导里

刘远举:交通事故与里程有关,一个普通市民每天骑电动车100公里,他所面对的风险与一个外卖骑手没有差别。
2020年9月11日

芯片的进口替代与出口导向

刘远举:时代不一样了,现在有了市场机制,资金链断裂事情就停下来了。不至于拿出良品率极低或者没有市场的芯片,就如同当年炼出的废钢。
2020年9月9日

小区式骨灰堂背后的 “民生”、“民死”之艰

刘远举:中国的死人与活人,都处于几乎一模一样的土地政策之下:供应限制、身份限购、年限,高价。
2020年9月4日

复杂与精巧:小份菜与市场经济

刘远举:小份菜对消费者的好处,不在于节省,而在于可以用同样的支出尝到更多口味。但对于餐饮业来说,会导致更高的成本。
2020年8月21日

节约粮食应该,但也不要制造恐慌

刘远举:在内循环的时代,每一个需求都是珍贵的。提振消费才是当前稳增长的重点。
2020年8月18日

被顶替的底层与被抽签的中产

刘远举:前段时间,高考冒名顶替现象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上最热的话题。这些事情大多数发生在多年前一些县级市,四线城市。
2020年7月28日

隐秘的角落:人口争论中的两个主导性谬误与冷酷未来

刘远举:对中国而言,增加人口与人口质量之间,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冲突关系。只有增加人口,才能在更健康的人口结构下提升人口质量。
2020年7月21日

从吴晓波带货翻车看直播的逻辑

刘远举:你能想象吴晓波那些讨论“费雪效应”的粉丝,会看一小时直播来买个全网最低价的奶粉?他们说不定连自家孩子喝什么奶粉都不知道。
2020年7月13日

脆弱与健壮:疫情之中的数据与观念

刘远举:在复工与严控之间的权衡,没有现成的范式可供参考,没有标准答案。不过,科技提供了更多的手段,去找到最佳平衡点。
2020年6月24日

从SpaceX看市场驱动技术创新

刘远举:人类对星空对极限的向往,通过商业,通过个体的需求,通过普及化才能释放出来,然后形成对技术的强力驱动。
2020年6月10日

地摊经济:经济本质、秩序审美以及城市目的

刘远举:要想把地摊经济、马路经济落实好,就需要城市管理比以往更科学,更细致,找到治理城市与方便群众的平衡点。
2020年6月5日

谬误与回潮:青少年性同意争论

刘远举:青少年的性同意问题是当下社会舆论的热点。遗憾的是这些争论充满谬误与思想上的回潮。
2020年5月27日

“后浪”一定高过前浪吗?

刘远举:如果说前几代人享受了技术红利的话,如今的年轻人得到的不过是一点残汤剩羹。而这点点“技术利息”,恐怕还得限定在特定行业。
2020年5月5日

价格问题的舆论化不是市场经济之福

刘远举:在疫情期间,希望点份外卖、打个车、超市买个鸡蛋价格一点都不变化,这种期待不太现实。
2020年4月20日

高管涉嫌性侵养女案的关键法律攻防点

刘远举:14岁是完全不负刑事责任的年龄门槛,恰好也是一旦发生关系无条件认定强奸的年龄门槛。这两个门槛都在14岁,不是一个巧合。
2020年4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