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举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刘远举

被顶替的底层与被抽签的中产

刘远举:前段时间,高考冒名顶替现象成为了中国互联网上最热的话题。这些事情大多数发生在多年前一些县级市,四线城市。
2020年7月28日

隐秘的角落:人口争论中的两个主导性谬误与冷酷未来

刘远举:对中国而言,增加人口与人口质量之间,并不存在非此即彼的冲突关系。只有增加人口,才能在更健康的人口结构下提升人口质量。
2020年7月21日

从吴晓波带货翻车看直播的逻辑

刘远举:你能想象吴晓波那些讨论“费雪效应”的粉丝,会看一小时直播来买个全网最低价的奶粉?他们说不定连自家孩子喝什么奶粉都不知道。
2020年7月13日

脆弱与健壮:疫情之中的数据与观念

刘远举:在复工与严控之间的权衡,没有现成的范式可供参考,没有标准答案。不过,科技提供了更多的手段,去找到最佳平衡点。
2020年6月24日

从SpaceX看市场驱动技术创新

刘远举:人类对星空对极限的向往,通过商业,通过个体的需求,通过普及化才能释放出来,然后形成对技术的强力驱动。
2020年6月10日

地摊经济:经济本质、秩序审美以及城市目的

刘远举:要想把地摊经济、马路经济落实好,就需要城市管理比以往更科学,更细致,找到治理城市与方便群众的平衡点。
2020年6月5日

谬误与回潮:青少年性同意争论

刘远举:青少年的性同意问题是当下社会舆论的热点。遗憾的是这些争论充满谬误与思想上的回潮。
2020年5月27日

“后浪”一定高过前浪吗?

刘远举:如果说前几代人享受了技术红利的话,如今的年轻人得到的不过是一点残汤剩羹。而这点点“技术利息”,恐怕还得限定在特定行业。
2020年5月5日

价格问题的舆论化不是市场经济之福

刘远举:在疫情期间,希望点份外卖、打个车、超市买个鸡蛋价格一点都不变化,这种期待不太现实。
2020年4月20日

高管涉嫌性侵养女案的关键法律攻防点

刘远举:14岁是完全不负刑事责任的年龄门槛,恰好也是一旦发生关系无条件认定强奸的年龄门槛。这两个门槛都在14岁,不是一个巧合。
2020年4月14日

房地产市场:小阳春还是寒冬凛冽?

刘远举:央行的确在通过货币政策刺激经济,但目的是降低融资成本 优化供给结构,给予小微企业更多支持,这很难导致楼市火爆。
2020年4月10日

疫情里没有谁能独善其身

刘远举:《三体》中有这样一句话:“弱小和无知不是生存的障碍,傲慢才是”。现在危机未过,傲慢却迫不及待地卷土重来了。
2020年3月18日

挑战与分化:疫情与中国互联网经济

刘远举:城市中月薪一两万的白领一个月少2000块收入,维持生活没问题,苹果手机还是会买,但在买真正的红苹果时可能就会选择更高的性价比。
2020年2月19日

互联网公司能帮到红会吗——救灾中的市场与专业性

刘远举:中国淘汰了市场,用了30年又请回来。这一次红会没用三十年,用了一周,又把市场请回来了。接下来哪些地方还应把市场请回来呢?
2020年2月12日

在防疫这件事上,上海为什么能做得更好

刘远举:上海能有更好的公共政策、公共服务,根本的原因,其实未必是出于“集中力量办大事”,“硬核强力的官员“,而是民众的权利意识。
2020年1月28日

“赞美师娘”论文背后的科技脱钩挑战

刘远举:如果中国只能依靠国内学术体系进行技术人才、技术方向的识别,当理工科教授只能在中文期刊上发表论文的时候,会发生什么?
2020年1月14日

医疗悲情背后的拖拽效应与预期管理

刘远举:随着老龄化的加深,在医疗资源总量不足,分布不均的情况下,控费就有可能常态化。那个时候就需要靠人脉、黑市去竞争医保资源了。
2020年1月7日

是什么把医生推向了矛盾第一线?

刘远举:厘清刑事案件与医患纠纷,更需要看清的是背后的系统性因素,这些因素与每个人息息相关,也把医生推向了矛盾第一线,风险第一线。
2019年12月30日

华为舆论风暴的小天气与大气候

刘远举:更高强度、更长的工作时间让中资企业在市场中形成一种不对称的竞争优势,这种不对称的竞争力是否可持续?
2019年12月6日

三胎四胎,也是国家需要的新生儿

刘远举:一边鼓励二胎,一边处罚三胎四胎,当下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实际上只在做一件事:执着于孩子生在哪一家。
2019年11月19日

高龄产子不该被谴责

刘远举:60岁不能生孩子,穷人不能生孩子,弱者不能生孩子,这都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2019年10月30日

“城市溢价”:诺贝尔奖的穷人经济学与中国的穷人经济学

刘远举:中国的贫困问题很大程度上是一个城乡问题,但城乡之间的流动现在出现了一些问题,阻碍了农民和他们的孩子获得“城市溢价”。
2019年10月18日

民间舆论与民间制裁

刘远举:人多好吵架,这是中国农村的社交观、社交智慧,不应该是中国人与世界相处的方式。
2019年10月10日

瑞典气候少女折射的中国心态

刘远举:中国人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关注的是如何跑过自己的同伴,对这种公共性的参与自然嗤之以鼻。
2019年9月29日

猪肉、芯片与火星——中国人的市场观与创新观

刘远举:在中国对企业家的尊崇,是只是因为他们有钱而崇拜他们,叫爸爸,但并不认为这个群体真正为社会创造了价值。
2019年9月5日

《寄生虫》:当“地铁的味道”扑面而来

刘远举:电影中社长并未当面谈到地铁味,但中国社会中充斥着赤裸裸的、各种各样居高临下的“地铁味道”的代名词:穷逼、屌丝、低端人口。
2019年8月23日

刑辩律师自我设限是法治的悲哀

刘远举:从辩护所谓的“紧扣法条”到辩护“不违法”之间有巨大的言论空间。如今律师职业风险大,就是因为这个空间缩小了。
2019年8月7日

张扣扣案余波:辩护词引发的舆论之争

刘远举:所谓法治,正是维持了控辩双方对抗空间的存在。在这个空间中,双方同时都可以有精彩的表现,循着程序正义去追求实质正义。
2019年7月22日

科技脱钩、产业链位置与全球市场

刘远举:如果科技脱钩导致学术体系脱钩,中国的学术评价能否独立、透明、廉洁,进而高效地完成对人才与学术方向的识别?
2019年7月11日

打黑扩大化背后的懒政思维

刘远举:除了“幼儿园打黑”这种形式主义笑话之外,打黑也正在被用在处理一些行业矛盾上面。
2019年6月19日

华为与联想,民族主义车轮上的正反面

刘远举:任正非首要的出发点当然是华为的利益,把华为从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的口水与键盘中拯救出来。
2019年5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