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远举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刘远举

猪肉、芯片与火星——中国人的市场观与创新观

刘远举:在中国对企业家的尊崇,是只是因为他们有钱而崇拜他们,叫爸爸,但并不认为这个群体真正为社会创造了价值。
2019年9月5日

《寄生虫》:当“地铁的味道”扑面而来

刘远举:电影中社长并未当面谈到地铁味,但中国社会中充斥着赤裸裸的、各种各样居高临下的“地铁味道”的代名词:穷逼、屌丝、低端人口。
2019年8月23日

刑辩律师自我设限是法治的悲哀

刘远举:从辩护所谓的“紧扣法条”到辩护“不违法”之间有巨大的言论空间。如今律师职业风险大,就是因为这个空间缩小了。
2019年8月7日

张扣扣案余波:辩护词引发的舆论之争

刘远举:所谓法治,正是维持了控辩双方对抗空间的存在。在这个空间中,双方同时都可以有精彩的表现,循着程序正义去追求实质正义。
2019年7月22日

科技脱钩、产业链位置与全球市场

刘远举:如果科技脱钩导致学术体系脱钩,中国的学术评价能否独立、透明、廉洁,进而高效地完成对人才与学术方向的识别?
2019年7月11日

打黑扩大化背后的懒政思维

刘远举:除了“幼儿园打黑”这种形式主义笑话之外,打黑也正在被用在处理一些行业矛盾上面。
2019年6月19日

华为与联想,民族主义车轮上的正反面

刘远举:任正非首要的出发点当然是华为的利益,把华为从那些“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人的口水与键盘中拯救出来。
2019年5月23日

深圳高考移民背后的中产价值观笑话

刘远举:不管是高考公平问题,还是加班问题,只能看到中国人通过跑赢同伴实现自救,看不到协同一致的公共态度。
2019年5月15日

996工作制与中国科技企业的国际化

刘远举:当不同的经济体在短期内竞争,低人权优势的确是可以发挥作用的,这是竞争的趋低模式。
2019年4月9日

风起青萍之末:从李宇春、杨超越到空难女孩

刘远举:如果人们认为贫富鸿沟不能靠努力跨越,那么,超越阶层的同情就会变少,因阶层而产生的愤怒就会更大。
2019年3月15日

《绿皮书》的中外评价差异说明了什么?

刘远举:习惯于流于浅表的正能量温情,与警惕不堪回首的历史重来导致的政治正确,正是《绿皮书》在国内大受欢迎而在国外饱受争议的原因。
2019年3月13日

面对危机,华为需要更多的权利空间

刘远举:当中国从卖袜子衬衫变成卖机床手机之时,贸易就会陷入猜疑困境。这个困境会在中国所有具有黑箱色彩的高科技产品与服务中存在。
2019年2月26日

面对“金鼻子剽窃奖”,狭隘民族主义没有必要

刘远举:中国是世界工厂,产品制造多在中国,其他国家得这个奖的几率当然会少,颁奖机构并非故意黑中国人。
2019年2月21日

共享单车的2018:十字路口的梦想与现实

刘远举:押金,这个在繁荣之际可以滚动发展的模式,在衰退时会变为恶性循环。押金带来的社会问题成为这轮共享经济环境由松转紧的重要诱因。
2018年12月21日

平等的幻象:课堂直播、学区房和城市化

刘远举:随着技术发展,当知识鸿沟越来越被互联网拉平的时候,几乎就在同一时期,素质教育这个词,被发明了出来。
2018年12月18日

从高通苹果专利战看中国忽略的三件事

刘远举:知识产权更重要的是执法,而不在于惩罚侵权者。用道德档案进行间接威慑的方式,是舍本逐末,且法治代价巨大。
2018年12月13日

“互联网+”的专利布局与运营博弈

刘远举:企业试图通过技术搭建竞争壁垒的尝试,体现出在互联网的下半场,专利作为竞争壁垒的重要性。
2018年12月10日

修改基因:不可阻挡的外部进化

刘远举:通过改变基因,改良后代的技术,会导致阶层间的马太效应,强者愈强、弱者愈弱吗?
2018年12月5日

以网约车为例:线上信息中介机制构成垄断吗?

刘远举:判断线上信息中介模式是否垄断,要对其替代性的考量,要把线下的、天然的、免费的信息供给机制纳入考量范围。
2018年11月28日

马蜂窝事件:舆论本是市场应有之义

刘远举:虚假UGC这种事情,管理层知道、股东知道,投资人也知道。这是一个你知、我知、他知,大家心照不宣的游戏,
2018年10月31日

资本在中国社会转型中的角色

刘远举:资本的中国故事,与中国的其他方面一样,有着鲜明的中国特色。与其说是资本的,不如说是政治的。
2018年9月5日

超越贸易战:中国模式与华盛顿模式的互补与对立

刘远举:只有当中国的发展目标更加关注个体,中国才可能获得更广阔的国内经济增长空间与国际经贸与政治空间。
2018年7月27日

《我不是药神》被忽略的隐喻——疫苗、粮食与网约车

刘远举:粮食、抗癌药、疫苗、网约车,比不上星辰大海,却是普通人生活的全部。取舍之间,折射的是国与民的基本关系。
2018年7月18日

互联网公司扎堆上市,资本市场的判断最靠谱

刘远举:对于资本而言,如今到底是投向拼多多、美团、小米、特斯拉更像赌博,还是投向通用电气更像赌博呢?
2018年7月9日

灾难之后,我们该如何言说?

刘远举:此次事件中真正的深度讨论不多,本该有的恰当联想都被自我阉割,然后聚焦于事件的讨论,又再次迅速转为貌似专业的新闻伦理讨论。
2018年7月3日

“假货电商负责”之立法当慎

刘远举:中国人维权,倾向于让有钱人、大平台承担更多的责任。作为公共服务的提供者的政府,则很容易得到公众的原谅、忽略。
2018年6月28日

朝鲜会真的改革开放吗?

刘远举:某种程度上,国人觉得朝鲜接下来的改革开放是多么的理所当然,就意味着国人对改革开放多么缺乏珍视。
2018年6月14日

崔范之争背后的那些舆论、税负往事

刘远举:神仙打架,百姓看戏,最终吃瓜群众中的少数人发现身上负担又重了一层,而更多人则陶醉在打土豪的幻觉中,以为自己福利多了一点。
2018年6月4日

从共享充电宝专利官司看中国专利政策

刘远举:政府一方面忽略知识产权执法,另一方面却出台行政刺激政策,反而会产生不必要的低效专利,抑制中国专利市场向专业化方向的演进。
2018年6月1日

围堵联想的“心灵壁垒”

刘远举:“不谈政治”的奢侈,中国企业家从未拥有。从街边小贩到身家数亿,中国企业家随时会被权力和政治触碰。
2018年5月23日

中美贸易联合声明之后,哪些行业会受损?

刘远举:随着中美贸易联合声明的出现,虽然还有待进一步的谈判,但可以说特朗普的要价得到了某种程度上的满足。
2018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