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掌柜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周掌柜

辩证审视蔚来汽车

周掌柜:蔚来战略研究的主要精力用在研究市场还是投资人和商界名人?蔚来是否还需要单纯对标特斯拉?蔚来是否需要战略性聚焦中国?
2019年7月23日

辩证审视比亚迪

周掌柜:比亚迪正处于“战略机遇”期,若完成设计时尚化、产品高端化等战略,发展不可限量;反之将重返工厂化效率与技术资本的历史博弈。
2019年7月11日

企业文化的“父爱”和“母爱”

周掌柜:现阶段越来越多的声音开始批判外企的“低效率”以及外企员工不“拼搏”,听起来像是批评被母亲惯坏了的孩子。而事实确实如此吗?
2019年5月14日

另一个视角看汉能

周掌柜:汉能是一家复杂且极具挑战的标的,它折射出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从亢奋回归常态的一个普遍性事实,也掺杂着国家产业政策波动带给企业的深刻影响。
2019年5月7日

Uber和滴滴背后“悬崖式监管”

周掌柜、宋欣:滴滴和Uber同样面临科技与治理相互碰撞导致的“悬崖式”监管,但美国监管意在疏散人群,中国则压缩矛盾。
2019年4月30日

用联想再造联想

周掌柜:这一年联想发生了哪些变化?联想誓师大会的背后隐含着哪些战略性转变?这艘大船能否继续承载国人科技立国的愿望?
2019年4月23日

刘强东和马云的另类战争

周掌柜:马云重新定义了“加班”,刘强东则重新定义了“兄弟”,但榨干奋斗者的时代已经过去,回归平常人的生活和逻辑是每一位时代大佬必须面对的真问题。
2019年4月15日

德国博世百年风雨启示录(下):实业强国

周掌柜、宋欣、凯德:专注于制造业和实体经济的博世并未因“保守”而被淘汰,其宝贵经验值得中国产业界借鉴。
2019年3月19日

滴滴的战略悬崖

周掌柜:如今最值得滴滴反思的就是:作为一家高科技出行服务公司,滴滴究竟在“研发投入”和“品牌服务”上做了什么?
2019年2月19日

为什么人们热爱张小龙?

周掌柜:腾讯已从成功的中年人进入到对“老龄化“的恐惧中,微信虽然仍如孩子般的让人喜爱,但用户已失去当初对其颠覆式创新的怦然心动。
2019年1月15日

德国博世百年风雨启示录(中):企业家苦难

博世的精神肖像折射出西方工业革命开启后,东西方一大批优秀企业家相同的实业理想,与当今中国制造的实业领袖们有着跨越时空的契合。
2018年11月13日

德国博世百年风雨启示录(上):向死而生

本文讲述德国博世的故事,深度解读德国制造华丽转身的成长道路,“实业+普惠”的德国工业化道路是否会为“中国特色”带来借鉴?
2018年11月7日

任正非与华为价值观

周掌柜:“文化价值观融合性”缺乏,是一个未来华为要做“成吉思汗”还是“圣诞老人”的问题,发明家和思想家能否在华为活下来?
2018年10月23日

中国平安的“大象鼻子”

周掌柜:中国平安的战略进化更多依靠的不是大象一样的身躯,而是嗅觉灵敏且执行力超强的鼻子,“象鼻”的比喻代表着它对“大而不僵”的追问和好奇。
2018年10月10日

用华为打败华为(上)

周掌柜:华为手机的故事其实每天都在惊心动魄地发生,重复着“华为”打败“华为“的自我进化逻辑。
2018年8月28日

快手:下一个超级平台?

周掌柜:投资者对于快手短视频对广泛年轻人的渗透率非常有信心,唯一的顾虑就是其内容大而杂的特点是否偏离城市用户的体验需求。
2018年8月21日

小米的蝴蝶效应

周掌柜:小米是一家拥有顽强生命力和进攻性的公司,但它并不是神话,其战略的核心秘密,就是制造一种基于手机设备的全新主导。
2018年7月9日

抖音的新现象与新思维

周掌柜:新现象——抖音深化了“手机电视化“的全新时代。新思维——融合PGC和UGC的全新AI智能发行方式将逐渐成为主流。
2018年7月3日

华为“吓人技术”的30年往事

周掌柜:“吓人技术”是突发奇想,还是纯粹的媒体噱头?虽然吓到多少人无从考证,但它不会仅仅是个传播提法。
2018年6月13日

联想的诺曼底

周掌柜:“诺曼底登陆”对于联想,是智能化创新的背水一战,这场战役艰巨而系统,也需要奇兵。
2018年6月5日

腾讯和阿里的新零售“代理人战争”

周掌柜:新零售本质是在线下零售“废墟”上流量价值再造和零售系统上价值链再造,互联网巨头战略竞赛背后是新零售对于流量、认知和成本的再认识。
2018年4月16日

AI未来手机

周掌柜:用户简单需求背后复杂的技术推演,是智能手机行业迫切需要帮助用户解决的问题,未来手机不可避免的正面与互联网公司比拼用户体验。
2018年3月14日

比特币与“新文明冲突”

周掌柜:比特币、ICO和区块链的本质已超越科技创新,全球管理者应将视线从基于地缘政治的“旧文明冲突”转移到基于科技价值观的“新文明冲突”上。
2018年2月26日

“印度管理”全面超越中国吗?

周掌柜:管理最终应该回归商业的本质,不是“钱生钱”,也不是“股东利益最大化”,而是“价值创造”和“服务客户”。
2017年12月12日

全球科技巨擘大战AI

周掌柜:在AI商业模式并没有成熟的情况下,AI生态竞争领域有三个本质的追问:用户主体还是平台主体?谁是超级智能平台?什么是超级智能入口?
2017年11月28日

荣耀手机的战争与和平

周掌柜:业界的两个关切和怀疑:“荣耀打法”核心竞争力是否存在?华为终端是否有能力让两个手机品牌同时成功?
2017年9月26日

百度的兵工厂

周掌柜:百度把“服务用户”的竞争片面理解为“武器竞赛”,就会像一个兵工厂持续生产武器却失去道德认同一样。
2017年9月12日

华为手机的光荣与梦想

周掌柜:为什么号称技术驱动的华为似乎没有黑科技?什么底气让华为旗舰的价格对标苹果?华为手机只会模仿不会创新?
2017年9月5日

老徐和他的农村“新消费”

周掌柜:农村商业更具备颠覆性,在城市化前迎来了互联网化,在互联网普及前,已被微信、支付宝等移动互联网武装。
2017年8月23日

谁是BAT的接班人?

周掌柜:BAT真正竞争对手不是希望成为它们的企业,更不是延续早期BAT战略的头条、美大和滴滴,而是工业互联网时代塑造新竞争的跨界巨头。
2017年7月4日

特斯拉式人生

周掌柜:特斯拉是怎样的公司,马斯克是怎样的人已不重要,关键是其核心用户是一个高势能群体,他们帮助特斯拉打赢了一场超维度品牌战争。
2017年6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