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玲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苏小玲

任正非,在中美关系中逆水行舟

苏小玲:夹在一场大国博弈中的任正非,迄今仍保持着超越民族立场的清醒思考,努力抵御着”必需爱国“的舆论压力,他明白,伟大的企业不能隔绝于世。
2019年6月19日

戊戌,似乎过不去的年

苏小玲:这个春节,从京城到闽东故乡,所见所闻,勾连起对过去两个甲子国族命运的叹惋。跨越百年的两个戊戌,背负着国人同一个尚未实现的理想。
2019年3月19日

中美关系转向,中国何以自决?

苏小玲:中国人不要寄望于美国总统特朗普来帮助解决中国的问题。中国的出路,还是在于中国的自醒自觉上。
2018年12月14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七:诗性该有些燃烧

苏小玲:慢条斯理的榕城看上去繁花似锦,市民们过上中产阶级的日子好像也指日可待。我相信这是可见的未来,尽管这未来有多远我并没把握。
2018年6月27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六:三坊七巷与文人

苏小玲:文人之所以品质下滑,与体制对人与文学的“绑架”关系直接。作协这类机构是许多文人的港湾,久而久之又成了他们无法摆脱的名利场。
2018年6月25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五:那些知识分子们

苏小玲:体制文化的长期培植,形成了一种以官场价值为核心的金字塔社会结构,其中等级分明的形态依稀可见。
2018年6月21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四:中产阶级的风光

苏小玲:庞大的中产阶层是一个现代城市的标志,他们是社会强劲的润滑剂、防护层、保健品,也是一道令人不易寂寞的、流动不断的生存风景。
2018年6月15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三:悲壮的封疆大吏

苏小玲:项南先生似乎介于“民主”与“威权”之间的治理作风,却引来了制度陈旧意志的激烈反弹。项南走了,福建的这碗茶就凉了。
2018年6月12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二:无可替代的严复

苏小玲:从这里走出的严复和更多文化先辈,似乎没有为福州留下影响行为的精神指针,像许多二三线城市一样,公共知识分子在这里是个稀缺的群体。
2018年6月8日

“福州,风短雨长的故乡”系列之一:逆流而上的是人

苏小玲:福州于我,就如一只季节迁徙中的鸟的旧巢,常要窝进窝出。此次逗留,是为了梳理自己和它关系的复杂性,做一些有纵深感的个人表达。
2018年6月6日

贾跃亭的中国软环境

苏小玲:贾跃亭的际遇,不能完全归咎于他个人的失策或失德。放眼中国,很难见到超越权力、精于事业、心无旁骛以成就社稷的企业家和知识分子。
2017年7月1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