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疫情让“一带一路”进入“重点项目维持”阶段

丁学良:在历经高速扩张、我称为“九九归一”的第一阶段后,“一带一路”在去年春夏开始局部收缩调整,而疫情又将它迅速推入第三阶段。
2020年5月18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新冠第二阶段,中韩经济合作下一步怎样走?

曹辛:在世界新冠疫情进入第二阶段背景下,中韩下一步经济合作怎样走?尤其是要考虑当前韩国在华经贸投资的现状。
2020年5月18日

基于投资因子选股票,在A股市场管用吗?

伍治坚:借鉴国外成功的投资理论和实践,可以帮助我们寻找A股的投资机会,避免犯别人以前犯过的错误。
2020年5月15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实属无奈之举

蔡浩:在全球主要央行开启QE应对危机的背景下,财政赤字货币化是无奈之举,不应被当成常态化政策而反对,更不应被妖魔化。
2020年5月15日

新冠疫情过后如何投资?

陈敏兰:所有资产类别的前景已经改变,比如,“直升机撒钱”和通胀走高风险削弱了持有政府债券的价值,但有利于黄金和通胀挂钩债券。
2020年5月14日

一周疫情热词:吉林、预算、白宫、重启

叶胜舟:中国疫情不能盲目乐观,武汉再现确诊并不意外;特朗普连任对中国之利远大于弊,中国需将他与美极右翼切割。
2020年5月13日

“公民同招”,到底意味着什么?

肖经栋:“公民同招”政策彰显中国教育将走与美英不同的路径。低龄留学需求或将增强。中国精英家庭将为教育付出更多。
2020年5月13日

全球疫情下世界政治经济的十个走向

彭胜玉:疫情冲击堪比“大萧条”。政治及经济合作这两大基石可能被打破,疫情将永远改变世界秩序。
2020年5月12日

2020年中国经济目标如何选择?

李永宁、温建东:GDP增长是为了民生福祉,在总量不确定性下,应优先保证GDP中最关系国计民生的“硬核”。如何认识GDP总量问题和结构优化?
2020年5月12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世卫要来中国调查新冠病毒起源了?

曹辛:中国已经就世卫来华调查此轮新冠起源、以及中国是否对此轮病毒传播负有责任等重大问题做好心理准备了。
2020年5月11日

IP先行:海外品牌开拓中国教育市场新思路

Amanda Jia:打造耳熟能详的IP是当下海外教育机构进入中国市场的“跳板”和捷径,在中国本土教育品牌尚未出现成熟IP的情况下,也在一定程度上填补了教育市场的空白。
2020年5月9日

可转债暴跌带给我们什么启示?

施启元、蔡浩:出于转债市场复杂性,是否应该对投资者门槛加以限制?在转债规模较小而易于操控的情况下,是否应该向加强投资者集中度披露?
2020年5月9日

投资可转债有哪些风险?

伍治坚:由于“两全其美”的特性,可转债受到不少投资者的青睐,但在泰晶转债例子中,投资者为什么会在一天之内亏损了将近一半?
2020年5月9日

“王冠政治”的复兴?或“公民政治”的回归?

赵寻:“当代医学”不仅不能对权力免疫,过度的医学权威造成的“医学正确”,正成为新的“政治正确”,对全球公民政治形成越来越沉重的压制。
2020年5月8日

疫情经济:如何度过“U型复苏”?

刘劲:疫情经济下任何国家都不可能独善其身。对于企业来讲,正确的战略是防守而非扩张,把“活下来”作为最基本的目标。
2020年5月8日

如何看待阅文“作家合同”争议?

傅蔚冈:签约作家和平台之间的著作权争议只是导火索,争议的焦点在于:文创类门户网站需要何种生态,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2020年5月8日

央行的性格

周浩:放眼全球,主要央行都有自身的独特性格。中国央行难以捉摸,保持一定程度的神秘感,事实上可以增加在关键时刻的博弈能力。
2020年5月7日

疫情主题债券五问

邱慈观、张旭华:市场参与者对主题债券有一些疑惑:这些主题债券有何特别之处?主题债券由谁发行?买方是谁?存在发行溢价吗?未来发展趋势如何?
2020年5月7日

中国的“健康码”如何影响人们出行?

苏琳:疫情下中国的接触追踪系统被外界视为通过数据大规模地规范人们,但从用户反馈来看,这套系统并非万能。
2020年5月6日

让巴菲特也头痛的投资难题

伍治坚:既然看好股票,为什么持有那么多现金?又说股票好,又觉得没有股票可以买,巴菲特究竟是什么意思?
2020年5月6日

毕生的启蒙者:纪念许良英诞辰100周年,兼论人权-产权

许成钢:今年5月3日是父亲许良英诞辰百年纪念日。他是毕生坚守和传播普世价值、人类良知和科学方法的启蒙者。
2020年5月6日

前浪与后浪,永久的循环

徐瑾:B站短视频《后浪》引发热议,说明青春真是时代的拜物教。但将人群以年龄划分,只是简单标签化。前浪后浪的生存困境,有什么不同么?
2020年5月5日

一周疫情热词:降级、援鄂、百万、总理

叶胜舟:中国实质上自信地宣布抗疫决战已经胜利结束,剩下的是扫尾小战,但“五一黄金周”的消费刺激作用有限。
2020年5月5日

“后浪”一定高过前浪吗?

刘远举:如果说前几代人享受了技术红利的话,如今的年轻人得到的不过是一点残汤剩羹。而这点点“技术利息”,恐怕还得限定在特定行业。
2020年5月5日

“去全球化”言过其实

余智:“去全球化”的观点言过其实,疫情导致的“闭关锁国”只是短期现象,产业链区域重组也是有限性、结构性的。
2020年5月4日

中国分享宝贵经验,助力全球战胜疫情

刘晓明:如何战胜新冠疫情?这是摆在世界各国政府面前的一道艰难考题。对于这个问题,中国给出了三个答案。
2020年4月29日

原油还是宝吗?——对信托义务的再理解

温凡:原油宝事件无疑给市场在产品设计、风险控制上敲响了警钟,同时作为客户资产管理人,资管行业对于信托义务的理解,也应有一番再深入的思考。
2020年4月29日

中国经济增长只能依靠政府发力

佩蒂斯:中国并没有供给侧问题,而是存在一个需求侧问题。在需求得到再平衡之前,只有扩大政府角色和增加债务才能保证高水平增长。
2020年4月29日

“总裁夫人怒斥网红”背后暗涌的电商变局

闫曼:科技圈从来不缺八卦新闻,但在科技圈,所有的八卦新闻背后都是财经新闻。
2020年4月20日

瑞幸之后,怎样烧钱才算是烧对了?

闫曼:投资者们会重新审视像瑞幸一样烧钱烧到上市的其他中概股,在上个商业周期中所向披靡的烧钱模式,为什么在这个周期中纷纷触礁?
2020年4月9日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