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小区拆墙恐惧”考问中国城市文明

FT中文网公共政策主编刘波:当前中国最需要的不是心态开放、能接受政府随意“拆墙破院”的民众,而是心态开放的政府,以尊重市场规律、城市规划原理而不是“拍脑袋”方式决策。
2016年2月23日

警惕A股奇葩的高送转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苏培科:年报公布前,A股市场“高送转”的把戏越玩越过火,投资者务必要警惕上市公司的大小非和主要股东借“高送转概念”掩护减持套现和抬高股价。
2016年2月23日

中国企业去杠杆:难存侥幸

德国商业银行周浩:企业负债的上升加大整体经济下行压力,这意味着整体经济增速仍将继续放缓;中国货币和财政政策必须保持“双宽松”来减缓减杠杆过程中的痛苦。
2016年2月23日

Apple Pay搅动“一池春水”

社科院金融所杨涛:我们不需要神话Apple Pay,也不能低估和漠视其给支付产业链带来的技术与商业模式冲击。在移动支付舞台上,它究竟能掀起多大浪花,还有待历史检验。
2016年2月20日

110年前的中国宪政改革

维也纳大学东亚学院汉学系夏白鸽:今年是中国开始宪政改革110周年。就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起因、波折和结果而言,110年前的历史轨迹竟能与今日直接衔接,且共同之处颇多,吊诡之处亦似。然而,中国的历史还是不要再继续相似下去为好。
2016年2月19日

请不要“熔断”中国互联网金融

蔡凯龙:中国互联网金融行业监管骤严,初衷是为了保护普通投资者,让行业健康发展,但后果可能是把互联网金融的“熔断”演变成“跌停休市”。
2016年2月19日

“神经质”市场中的投资策略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石磊:投资者看到的价格信号,都是资产负债表调整的信号。长期趋势一旦确立,任何逆趋势的短期波动都是机会再次降临。
2016年2月19日

金油比与风险轮转

工银国际研究部联席主管程实:市场本身就是最好的预言者之一,金融变量走势既是市场情绪的现时反映,也包含了隐藏的变局信息。金油比已升至1974年来最高点,这是种不易察觉的反常现象。
2016年2月18日

A股反弹行情或超预期

上海证券胡月晓:现阶段汇率变化是投资者对市场前景预期的关键因素,在现已展开的汇率超调反转态势确立后,借助“两会”暖风的股市反弹行情将会超预期展开。
2016年2月18日

台湾民主巩固与两岸和平焦虑

北航高研院田飞龙:台湾民主已巩固,但对大陆的示范作用并不充分,因其民主经验所面临的主要问题与大陆有别。在“一国两制”下寻求突破,仍是中国未来宪制愿景。
2016年2月18日

从引力波谈科学、哲学和自由的关系

许成钢:美国物理学家上周宣布,自爱因斯坦预言存在引力波以来,他们第一次直接证实了引力波的存在。这一重大突破刺激我们再次探讨中国科学落后的深层原因。
2016年2月17日

索罗斯们是金融危机的黑武士吗?

夏春:为资本市场空头辩护是件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但如果说索罗斯们是金融危机的黑武士,那么政府管理者和其他传统金融机构起到的破坏性作用更不应该被忽视。
2016年2月17日

供求匹配:讨论中国问题如何走出二元对立

经济学家陆铭:中国经济问题是总量的,但更是结构的;中国需要通过市场建设和制度改革,在结构调整中实现有效供给与有效需求的匹配,改革思路叫什么根本不重要。
2016年2月17日

“慢时代”的中国需要精英的担当

云南民族大学王恩学:中国精英需要再造,需要塑造大批以天下为己任的、有公共意识和责任的精英群体。传统的士大夫阶层或许无须重建,但传统的“士精神”却必须扎实培育。
2016年2月15日

书评:天才是怎样炼成的?

艾瑞克•魏纳在《寻找天才》一书中,踏上了一段史诗般的旅程,探索了东西方的7座城市,来确定人所处的地方对培育天才的重要作用。
2016年2月15日

重回1998东南亚金融危机现场

中国东方证券邵宇:亚洲金融危机中,对冲基金利用了亚洲发展中国家的窝里斗,日元在其中起到了相当负面的作用,人民币则在区域内树立了威信。
2016年2月14日

中国需正确处理经济再平衡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黃育川:人们常常争论是否需要通过实施更多市场化改革来纠正中国金融市场的运作机制,但解决实体经济中的扭曲同样重要,正是这些扭曲让劳动力和资本得不到更有效的配置。
2016年2月14日

创客来了,教育会不同吗?

金葛:创客文化改变了院系和课程的边界,学习变成充满了碰撞、游戏、尝试和反思的过程。创客教育打破传统教育框架,开辟出更利于创意生长的土壤。
2016年2月13日

骚乱后,香港民主何去何从

香港民主党深水埗区议员袁海文:伤口未曾痊愈,不满情绪却不断升温。这次无论示威者的暴力如何被谴责,香港特区政府的支持度并没有因而增加。若两极化越来越严重,可能出现更激烈的冲突,输的将是香港市民和社会。
2016年2月12日

中国金融监管体制如何变革?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刘胜军:金融监管体制变革必须详细论证,改革主要面临两大陷阱;为避免改革陷入利益纷争,应多引入外部专家参与,阳光是最好的警察。
2016年2月11日

寻找金融危机的引爆点

夏春:金融危机中期转折点往往和基本面恶化、债务累积、国与国间利差扩大紧密联系。投机者一旦看到这些就会反向操作,而引爆点往往是一些突然发生、利益不同的人开始一致行动的事件。
2016年2月11日

美舰近中建,一场“鸿门宴”?

中国社科院薛力:对于美国“每次往前拱一点”、试探中国反应的南海策略,中国虽理性地未赴“鸿门宴”,但目前的应对是不够的,需要调整在南海的“模糊政策”。
2016年2月2日

“中国特色民族主义”的弊端

凤凰国际智库研究员李江:无论在处理台湾、香港、西藏、新疆等内部事务上,还是在处理与周边国家的关系上,大陆非理性民族主义都产生了使事态恶化的负面效果。
2016年1月28日

中国推动美国走向金融洗牌

米卫凌:美国完全凭空造出了数万亿美元来支持美国经济,积累了万亿美国国债的中国感到陷入困境,那么,中国应该如何对冲美元风险?
2016年1月28日

中国应对高杠杆:一场刚刚开始的战争

邓体顺、胡一凡:全球杠杆总量在金融危机后大幅上升,中国居高不下且仍在持续上升的债务使投资者忧虑。中国债务风险短期内可控,未来如何疏导?
2016年1月21日

不要事事怪罪中国

美国耶鲁大学罗奇:不能低估中国的规模及其跨境关联性,但其全球影响却微弱得多。尽管中国金融改革遇到很大挫折,但经济转型取得了相当良好的进展。比起中国因素,各国央行退出量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可能更大。
2016年1月19日

香港年轻人为何不会沉默?

香港民主党区议员袁海文:三项年轻人的特质,加上三项社会环境因素,令香港年轻人参政动力不断累积。若政府不响应社会要求,将失去一代又一代年轻人的支持。
2016年1月18日

自由主义的道德观与国家观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张千帆:自由主义不等于道德虚无主义,但真正的道德观念只有在自由交流的环境下才能建立起来,绝不可能通过国家强制和灌输来实现。
2016年1月18日

中国春晚:毁于傲慢?

才让多吉:春节不是国庆节,它是老百姓个人情感的寄托。不管春晚承载、掺和了多少政治和国家诉求,也不应该和老百姓的需求“掰手腕”,到最后输的只能是春晚。
2016年2月9日

A股暴跌为何会反复发生?

北京大学刘玉珍:有人指责股指期货是A股暴跌元凶,但这一外部因素并无能力左右市场走势。下跌基本原因是场内外融资催生泡沫化,期指做空加速了股价向基本面归。
2015年7月30日

中国拒当世界第一的背后

前美国东亚及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坎贝尔:以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即将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但中国却拒绝被贴上世界第一的标签。原因何在?
2014年5月14日
|‹上一页‹‹20620720820921021121221321421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