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新关系不应有“半官半媒”的尴尬

张锋:中新“书信事件”成为《环球时报》“媒体外交”的显赫例子。但媒体宣传在中国外交中地位上升是好事吗?
2016年10月12日

共享经济光环褪去,独角兽疲态尽显

蔡凯龙:在全球177家“独角兽”企业中,共享经济独占鳌头,但这一概念在近年却逐渐蜕变,光鲜表面下实则问题重重。
2016年10月11日

中国能否借新亚吉铁路翻转在非形象?

陈振铎:中国是要推动非洲进步,还是只为赚钱或输出过剩产能,这决定了中国在非洲获得的声誉与地位的不同。
2016年10月10日

纳入SDR对人民币意味着什么?

刘陈杰:纳入SDR对人民币而言意味着更多机会,同时也是更多挑战,增强中国经济自身基本面建设显得更为重要。
2016年10月10日

网约车四地新政:一个软抵制的典型例子

刘远举:更值得探寻的是,从交通部的征求意见稿,到各地新规,新政的翻云覆雨所体现出来的系统性“软抵制”。
2016年10月10日

中新分歧不仅仅是“认识”问题

曹辛:南海问题演变至今,新加坡“功不可没”。它引入外力,广造国际舆论,给中国造成了某种“新加坡挑战”。
2016年10月10日

毒跑道事件:“国家标准”背后的玄机

周健:有关部门高估了用行政手段解决“毒跑道”问题的有效性,社会缺乏公平和正义才是“毒跑道”频发的核心。
2016年10月9日

职场性别平等:普通人可以做什么?

陆海娜:30多年来中国就业市场的性别歧视并未减少,法律和政策能做的有限,中国更需要普通人的认识与行动。
2016年10月9日

中国房地产调控必须祭出重拳

苏培科:为了避免房价失控在中国带来社会灾难,在房地产市场深度反腐和建立中国不动产大数据库迫在眉睫。
2016年10月9日

中国供给侧改革遭遇阻力

黄筱婷、王颖:中国领导人曾决定让市场发挥决定作用,但面对社会和经济代价,许多改革政策已偏离这一原则。
2016年10月8日

诺贝尔奖与中国的“工具化”教育

周健:教育首先是关于“人”的教育,培养一个人的精气神,而非单纯的知识和技术,中国教育在歧途上走得太远。
2016年10月6日

两岸应停止嫌疑犯遣返争夺战

陈玉洁、孔杰荣:结束遣返争夺战可帮助北京赢得台湾不少好感,双方合作也将有助于大陆更有效地打击电信诈骗案件。
2016年10月6日

中国的南海心态需经得起“新加坡考验”

朱锋:新加坡没有多大伤害中国的能力和意愿。相反,如果中国愿意仔细聆听、善意回应忧虑和批评,并有决心调整自身政策与行为,体谅对方的忧虑与关切,才是强大的中国。
2016年10月4日

中国化解“萨德”危机需要新思维

谢毅哲:中国需向美韩发声,做好必要反制,在“萨德”部署已成定局情况下,应努力在技术层面寻求国家利益最大化。
2016年10月3日

中国楼市杠杆到底有多大?

研究楼市杠杆是为了带来思考的余地而非结论本身,市面上到底哪些结论是哗众取宠?哪些又是“盛世危言”?
2016年9月30日

文革:极权制下的群众运动

许成钢:文革会不会重演?类似悲剧会不会重演?私有产权、对私有产权保护等等,都朝着给我们信心的方向发展。
2016年9月30日

“毒跑道”不能简化为标准问题

于平:许多涉及跑道等学校基建工程,往往是黑箱作业。不仅为毒跑道进入校园开方便之门,也是教育腐败根源所在。
2016年9月30日

从秩序角度理解中国房地产泡沫

毛寿龙:房地产市场面对着高度行政化条件下成长起来的消费者、投资者,“野蛮生长”的多层次市场也深受政府秩序影响。
2016年9月30日

从赞赏出版到IP转化,出版可以有多少种新玩法?

从媒体人转型的创业者陈序表示,只有大的平台才有资格把强内容和弱内容混在一起,对于创业者来讲,只能去做强内容。
2016年10月7日

下一个互联网十年:云计算成制胜法宝

刘旷:在互联网+的大趋势下,云计算已经成为推动各个产业升级转型的核动力,它也将成为未来互联网企业的制胜法宝。
2016年10月6日

消费者抱团方可根除“毒跑道”

刘远举:消费者参与十分重要。消费者虽缺乏专业知识,若自发组织并利用社会化分工,可以影响标准制订和执行。
2016年9月29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产业政策的边界究竟在哪里?

郑志刚:如果通过这次争论,能使越来越多的公众意识到,产业政策的边界与科学审批程序及评价,其意义将如同争论本身一样重要。
2016年9月29日

如何更有效地制裁朝鲜?

曹辛:韩国应增大在丹东的投资,减少当地对朝贸易总量,改变中朝贸易格局。各国还可尝试成立统一的多国联合执法机构。
2016年9月29日

产业政策大讨论:林毅夫这次为什么更受欢迎?

周浩:当我们把林毅夫与张维迎之争放在这样的时代背景下,很多人都只能自怨自艾地承认,“中国模式”仍然被证明有其存在的价值。
2016年9月28日

从上市公司半年报观察A股市场

A股上市公司整体盈利下降,在当前市场价格水平下,市盈率偏高,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指数在10%区间里长期横向波动的原因。
2016年9月28日

谁来对“毒跑道”追责?

刘波:毒跑道的直接受害者和普通大众、媒体、学界,都应关注这一严峻问题,而政府应确保自由透明的信息环境。
2016年9月28日

孤立主义会席卷新兴市场吗?

沈宇青、罗德里格斯:在西方许多国家盛行分裂和孤立主义之时,中国可能成为合作和多边主义的主要倡导者。
2016年9月28日

格罗斯焦虑与中国交易员的安静

2015年股市崩溃已让市场尝到甜头,基于房地产贷款不可持续性和房价泡沫化的担忧,债券类资产或再次因为风险偏好的趋于保守而受益。
2016年9月26日

谁打开了本轮中国房价疯涨的“潘多拉盒”?

投机性炒房是中国大中城市房价在高位继续暴涨的根本原因。但打开这个“潘多拉盒”的恰恰是当今房地产调控的去库存新政。
2016年9月20日

分析:蔡英文的人事布局

顾尔德:蔡英文亟于用经济成绩来维系执政的正当性。不过,民进党能赢得大选,并不是来自经济因素,而是选民对公平正义的期待。新政府若处理这些议题失当,将重伤其正当性基础。
2016年5月18日

经济学家的训练与工作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教授邹至庄:经济学是一种科学,不是一种主义。经济学家用科学方法研究和解释经济的现象,成功的经济学家创新理论,但资深经济学家不一定能做政策建议。
2015年10月22日
|‹上一页‹‹225226227228229230231232233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