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如何解决华为难题?

马尔根:解决华为难题的出路在于借鉴国际原子能机构的成功经验,依靠多边主义监督机构来维护通信基础设施的完整性。
2019年5月7日

梁静:创业的女性有得也有失

松鼠AI合伙人梁静坦然面对自己生活与工作中的“不平衡”。成长于一家两代女性创业的创业世家,她对事业、家庭,和人生价值有着不一样的理解。
2019年5月6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朝鲜以低烈度武力迫美谈判,中美之争上升至“文明冲突”

曹辛:朝鲜再次发射短程“飞行物”,中美矛盾据说已上升到“文明冲突”高度,这两件事说明当今世界力量对比的演变。
2019年5月6日

美国退出《中导条约》是错误的决定

中国驻英大使刘晓明:如果美俄双方重新研发部署中导,势将影响全球稳定。当务之急是努力挽救条约,而不是推动所谓条约“多边化”。
2019年5月6日

朝圣巴菲特,应该取回什么真经

黄凡:为什么巴菲特投资中国公司能成功,而国内投资人在A股只收获疲惫与焦虑?巴菲特是“投资好公司”,而国内投资人仅仅是“炒股票”。
2019年5月6日

刘强东案风云:如何抵抗舆论代理人之战

宋志标:舆论代理人之战不是是非之争,而是数人头、论规模。“公道自在人心”的乐观说法在信息操纵中完全不起效,很可能只会沦为笑柄。
2019年5月6日

“五四”学运领袖许德珩与傅斯年的“怨念”

叶胜舟:五四运动中北大两个主力社团的负责人傅斯年与许德珩有公开矛盾,原因既存在瑜亮情结,又掺杂意识形态。
2019年5月6日

中国的柔性屏产业能否弯道超车?

王苏娅:在中国手机厂商已经占到了世界近一半的市场份额的背景下,中国柔性屏行业有没有可能在强大的客户支持下弯道超车,挑战三星的市场霸主地位?
2019年5月5日

五四运动与制度大分流

许成钢:为理解五四运动的影响,我称19世纪末中俄和日本的制度朝着两个不同方向的快速变化为“制度大分流”。
2019年5月5日

美中贸易争端应回到WTO框架下解决

舍奈:美国的单方面惩罚措施并未取得成效。回到WTO框架更能得到国际支持,也能为合法解决争端重新树立先例。
2019年5月5日

欧洲如何应对中国带来的挑战?

欧文:欧洲国家应避免采取加大政府干预和削弱竞争的政策,这类政策可能破坏经济,却不能阻止中国在高科技领域的进步。
2019年4月30日

医生“去职业化”带来的信任危机

邵鹏:“去职业化”导致中国社会中医生群体处境尴尬并且面临整体信任危机,此弊端已经凸显,恐怕贻害无穷。
2019年4月30日

呼唤负责任、讲道义、懂节制、守规制的“一带一路”

张锋:“一带一路”的一个重要使命是缩小中西全球治理模式之间的差异、扩大它们的交集,这就需要它不断完善。
2019年4月30日

对话杨婕:Point72首席亚洲经济学家

在对冲基金工作学到的重要一课是,投资获利很重要,但控制损害也同样关键。没人会把时间浪费在骄傲或者尴尬上。所有人关注的是效率和结果。
2019年4月30日

“铐走医生”事件:没有真相就没有真正的和解

陶之冲:唯有基于对事件的充分曝光和审查,才有可能达致真正的和解,一是医者与警察在法与情上的和解,二是公众对于是否过度执法的真正释然。
2019年4月29日

互联网巨头出海搁浅引发反思

蔡凯龙:摩拜海外失利,亚马逊败走中国,他们的共同点是本土优秀的企业出海受挫。挖掘他们失败的原因,对致力走向海外的中国公司很有借鉴意义。
2019年4月29日

中国经济的三个政策误读

周浩:政治局会议传递什么信息?去年不断加紧“逆周期”调节,市场其实对中国经济政策出现了几个误判,导致了目前的政策预期出现混乱。
2019年4月29日

回归责任伦理——21世纪资本主义可能的出路

笑蜀:百年前,福特的“福利资本主义”实践以失败告终。百年后,几位当代企业家接续他的精神,发展出一场向着责任伦理回归的“商业向善”运动。
2019年4月28日

朝核外交走到新的分岔口

孙兴杰:朝核是外交的前提,还是只是外交活动中的议题之一,这一内在逻辑的冲突关系到朝鲜半岛形势的演变。
2019年4月25日

中国应构建“一带一路”国际金融指数

苏培科:中国应构建“一带一路”国际金融指数,吸引国际投资者全面参与,弱化其政治属性,强化其经济属性。
2019年4月25日

社交媒体下的网红营销

窦文宇:企业与网红合作,看中的是他们的专业性、与粉丝的情感性链接及种草能力。只要企业能找到恰当的匹配,网红营销定可成为社交媒体营销中的利器。
2019年4月25日

开征房地产税应有顶层思维

张一:房地产问题错综复杂,不能寄望于房地产税解决所有问题。房地产税的推行可以改变房价只涨不跌的预期。
2019年4月24日

京东的困境与出路

陈歆磊、史颖波:曾经风光的京东危机四伏。它为何没做好、它想做好什么、它应做好什么,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2019年4月24日

“一带一路”下如何推动东南亚电网互联互通?

李毅、梁海明:通过与东南亚国家的电网互联互通,中国可掌控电力结算权和打造“电力人民币元”,实现政治和经济双丰收。
2019年4月24日

“一带一路”五年评估全球访谈:郑载兴

薛力:韩国世宗研究所研究委员郑载兴受访表示,“一带一路”要成功,早晚得和美国竞争,这是不可避免的事。
2019年4月24日

“混乱”的中国企业500强评选

姚本:部分中国国内500强上榜企业,其上榜营业收入大幅超过其审计报告,这到底是一场误会,还是言过其实?
2019年4月24日

从河南小村到哈佛的不寻常之路

段孟宇:中国超过一亿留守和流动儿童中,不乏比我天资更好更努力的人。如果他们得到和我一样的教育机会,我坚信他们也一定可以做出很多精彩的事情。
2019年4月23日

保守主义之误:严复与新文化运动的歧路

赵寻:曾不惜代价翻译《法意》、力陈“专制之治所以百无一可”的严复,如何在民初政治的激流中推波助澜,拥护袁氏复辟,成为了自己的敌人?
2019年4月23日

“拐点论”破产的背后原因

刘海影:中国再次肯定“国内经济存在下行压力”,且把下行压力更多地归因于结构性、体制性因素,这可谓是戏剧性转折,但问题在于,其背后的原因何在?
2019年4月23日

常博逸:人工智能将“强化”人类

常博逸接受采访表示,在“奇点”到来之前,便携式、个人化的人工智能设备的发展就会彻底改变人类社会与经济。
2019年2月22日

人民币若“破7”,投资者如何应对?

何适:由于资产配置不同于炒汇,汇率只是一个考虑因素,但不是主要因素。在人民币贬值下,投资者不应为了避免汇率损失而盲目投资海外市场和产品。
2018年11月30日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