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2019年下半年全球经济展望:风险的外溢

程实、王宇哲:在贸易摩擦悬而未决、地缘风险重新集聚之际,任何潜在的风险点都可能在存量博弈的现实中被裂变式放大,而外溢到其他行业和区域。
2019年7月1日

西方国家在中美贸易战中如何“选边站队”?

刘诚、钟春平:在美国影响下,其他西方国家在中美贸易战中“左右逢源”空间减少,已呈现一定的选边站队倾向。
2019年6月28日

从戏剧教育的创造力培养到中国落地挑战

子舒:戏剧教育的教学方法与规模化增长存在根本矛盾。如果强调模式的可复制性,势必在教育理念上妥协,便难以坚持个性化的塑造。
2019年6月28日

特朗普对华策略缺少全局观

佐利克:特朗普对华策略的依据,是他对时局判断的“随机应变”。这种做法最大的弱点是无法处理中美之间所有的分歧和机遇。
2019年6月28日

美联储若降息意味着什么?

周茂华:目前市场预期美联储7月降息的概率超过七成,如果美联储在7月降息,则对实体经济提振效果如何,又将产生何种影响?
2019年6月28日

苏宁并购家乐福是零售市场必然走向

陈歆磊、李嘉怡:中国零售业随着互联网红利降低已进入整合阶段,线上占主导地位,而全世界范围监管机构也开始行动,将最终对市场产生深远影响。
2019年6月28日

美国的印太海洋秩序观

张锋: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在根本上是一种海洋战略。在地缘认知和战略制定上,美国要做整个印太地缘区域的中心。
2019年6月28日

中国地名问题和出路

陈振铎:在中国,“地名”这项相当于空间身份证的工作,长期被忽视,导致治理缺乏一种系统和现代化的思维。
2019年6月27日

朝鲜筹码有多重?

邓聿文:中国虽有用朝鲜作筹码制衡美国之意,可在目下,朝鲜是否真能制美,以及制衡的程度,却要仔细推敲。
2019年6月27日

美国推动“技术割裂”对自己不利

保尔森:美国政府现在致力于阻碍中国技术进步,却不太关注这么做对美国自身技术进步和经济竞争力有什么影响。
2019年6月27日

操场埋尸案与“正义迟来论”的退场

寇步云:冤案平反之后,总有人念一句“正义可以迟到,但从来都不会缺席”,这一看似政治正确的口号,在公共领域一度很是流行。
2019年6月27日

经济学家眼中的数字货币系列之三:王者的荣耀

蔡凯龙:也许我们对数字货币的分类还有很大争议,但是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在数字货币行业生态里,最核心的非数字货币交易所莫属。
2019年6月27日

科创板:三大突破与三大挑战

桂浩明:科创板的推出,不仅是在证券市场上增加了一个板块,还在于为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金融支持实体,特别是支持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提供市场基础。
2019年6月26日

货币不紧,经济不兴

胡月晓:在既有的政策框架下,欧美货币当局都面临通胀过低的问题,继续走下去就不得不面临两个选择:是推高通胀预期?还是再扩大货币宽松?
2019年6月26日

G20习特会,三种可能结果

乔依德:中美后续的谈判,能够达成协议还是未定之数。其结果不仅取决于双方谈判团队是否穷尽努力,更在于两国元首是否有足够的决心。
2019年6月26日

拆解“消费悖论”

程实、钱智俊:现阶段中国消费潜力存在结构上的新旧错配。当前消费增长乏力是阶段性、结构性的,亦将随着结构桎梏的瓦解而得到显著改善。
2019年6月26日

日本知识分子是中国知识分子的镜子

马国川:日本在明治维新后期走上军国主义歧途,知识分子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身处中国大转型时代,中国知识人是做“牛虻”,还是为权力歌唱的“流莺”?
2019年6月25日

如何理解中国减持美债行为?

周茂华:正值中美贸易摩擦之际,中国近几月连续减持美债,但此举属市场行为,且中国外储结构多元化将是趋势。
2019年6月25日

不利经济环境是科技创新好时机吗?

吴飞:科技创新是任何经济体发展的源动力,在什么样的宏观环境下科技创新更有效?经济下行、转型升级的压力下,科技创新的效率会受到影响吗?
2019年6月25日

叙利亚为何邀请中国协助打击武装分子?

兰顺正:叙外长请中方协助打击在伊德利卜的武装分子,背后有其政治考量。未来两国政府可能进行更深入的合作。
2019年6月25日

“习金五会”:政治高于经贸,礼节重于实惠

叶胜舟:金正恩表面以晚辈自居、恭敬有加,实质强化自主、自立、自卫,对中国仍有提防心理。中方政治表态理智弹性。
2019年6月25日

人工智能股权投资进入冷静期和深水区

刘星、李开帝:现阶段人工智能企业股权投资总体估值回落明显。自2018年起,全球范围内的股权投资纷纷进入估值修正期,人工智能领域尤其突出。
2019年6月25日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中国公开宣告介入“朝鲜半岛问题”一切事务

曹辛:中国公开宣告将介入“朝鲜半岛问题”的一切事务,同以往以幕后推手身份行事相比,是政策上的重大调整。
2019年6月24日

分析:中国是否会把美国国债作为贸易战武器?

在美元主导地位未受严重挑战,以及代替美国国债市场的可行选择还未显现的背景下,中国仍将继续使用更传统的贸易战武器。
2019年6月24日

贸易战将令在华美企面对消费者抵制风险

万汉姆:中国市场的竞争非常激烈,一旦美国企业遭到中国消费者的抵制,可能会在未来多年无法走上正轨。
2019年6月24日

日本、中国和韩国必须停止支持煤电

菲格雷斯:如果三国一致决定结束煤电竞争,转而建设清洁能源的未来,包括三国在内的全球各国都将受益。
2019年6月24日

卜睿哲:如何避免东亚的战争风险?

卜睿哲:要维系东亚的长期和平,需要美中准确地评估对方,避免假设这是一场零和竞赛,并明白大国战争没有赢家。
2019年6月21日

“拖后腿”的中国人文社科

龚刃韧:历史证明,没有言论出版自由和学术自由,自然科学某些学科仍能快速发展,但人文社科必受严重束缚。
2019年6月21日

G20牌桌上的朝鲜:成本、收益与风险

王鹏:在中美博弈、G20召开在即背景下,朝鲜因素可能给中国外交带来哪些成本、收益与风险,中国应采取什么策略?
2019年6月20日

香港:全球生物科技中心下一站?

鲍海洁:国际环境的不稳定性和挑战性增加,为研发制药、并购交易、股权投资等诸多此前相当频繁的跨境活动带来了新的不确定性。
2019年6月20日

经济学家眼里的数字货币之二:币圈将无韭菜?

蔡凯龙:目前数字货币市场还远未达到有效市场最低标准,因此币圈还无法杜绝割韭菜的现象。希望研究者未来能提出更好研究成果,让该市场变得越来越有效。
2019年6月20日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