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社会与文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小平,您好!

今年8月22日是邓小平先生106岁寿辰。优米网创始人王利芬,在FT中文网撰文,纪念这位中国开放改革的倡导者。
2010年8月23日

伦敦艺术品拍卖季展望

世界各地的艺术爱好者正做好准备,迎接可能是伦敦有史以来拍品价值最高的一系列拍卖会,它们的成交总价预计将超过5亿英镑。6月系列艺术品拍卖的拍品包括毕加索、莫奈和马奈的画作。
2010年6月12日

“羊羔体”与“鲁迅文学奖”的堕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武汉市官员车延高在获得“鲁迅文学奖”后,他的诗被称作“羊羔体”。作为诗人名字的谐音,“羊羔体”体现了民间对官方文学奖项的轻蔑。
2010年10月28日

炎热的莫斯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在一个炎热的傍晚来到莫斯科。“一百三十年来最热的夏天”,当地的一份报纸宣称。俄罗斯的气温预测是在一八八零年建立的。
2010年10月28日

英语当道的世界

FT专栏作家库柏:“生为英国人,”相传塞西尔•罗德斯曾经说过,“相当于中了人生中第一张彩票。”老帝国主义者说错了,他应该说,“生于英语国家的人……”
2010年10月27日

女子体育美感的沦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女子体育的高度男子化,让一些本来更应体现女性特色的运动,失去了很多本真质朴的美感。倘若再加上一个争取国与族荣耀的前提,那么美感的消失就更不重要了。
2010年10月27日

德国出口商担心货币战蔓延

美元对欧元自6月以来贬值约20%,已对德国出口造成了冲击。德国出口企业高管们担心,美国如采取新一轮量化宽松,会导致美元进一步贬值,进而打击德国出口增长。
2010年10月21日

中国富豪身家因行善“缩水”

根据本周发布的最新《胡润百富》报告,今年与去年相比,资产超过10亿人民币的中国富豪数量增长了三分之一,但富豪们的行善之举正开始慢慢减少他们的身家。
2010年10月13日

Lex:象牙塔中的诺贝尔经济奖

35页的颁奖词提到了今年获奖理论的三个研究发现,听上去像是用一种晦涩难懂的理论,推导出了一些显而易见的普遍规律。对正高居不下的失业率,这一理论没能提供答案。
2010年10月13日

微博的力量

读者徐永忠:虽然说“微博”是“微博客”的缩写,但是140字符的限制,其功能远远不能与博客相比较。如果说博客是在满足人们“写”的欲望,那么微博就是在满足人们“说 ”的欲望。
2010年10月12日

授奖之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痕迹尚可存活于微博这样的社会化媒体,而在有“把关人”的平台上,对诺奖报道的严格限制程度可谓近年之最。
2010年10月11日

20年中国学术思想之变迁

1990年代中国学术界有一个很流行的说法,所谓学问凸显、思想淡出,这个分法支配了很多人对学术的理解。现在看来这种学术、思想两分法很成问题,而对这种两分法构成最大冲击和挑战的就是汪晖的著作。
2010年9月29日

印度开孔子学院?

印度正考虑在公立学校引入普通话教学,此举将标志着印度的一项政策转变——长期以来,印度一直有意弱化学习汉语的重要性。
2010年9月29日

舟曲记忆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田乾峰:舟曲的老人说,这次泥石流冲出来的形状,就是这个区域原来的形状。这里以前没有这么多房屋。其实,人要与天争地,人是争不过天的,最后还是要还回去的。
2010年9月28日

全球化视野下的中国问题

参加“别求新声——汪晖的学术世界与当代中国思想之进路”学术座谈会的学者认为,中国近代以来的一个核心问题,就是在全球化范围内中国的处境问题,若想真正参透这个问题,也需要超越“左”与“右”的思维框架。
2010年9月28日

莫斯科的年轻人(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一个被宣布为“历史终结”的时代,似乎早已被埋葬的极端民族主义、种族主义再度兴起。我在莫斯科的导游小郝,就曾遭到俄国仇外的“光头党”青年的袭击。
2010年9月28日

新版《红楼梦》:集体下的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红楼梦》被重拍,是买通《红楼梦》拍摄权的利益集团的大胜利,御用“红学家”是最大的精神赢家:他们显示了自己的权力,过足了文化顾问的瘾。
2010年9月20日

“新公益”浪潮将至

友成基金会理事长王平:过去200年主导发达国家的“攫取-制造-废弃”模式正走向破裂。在席卷全球的新一轮浪潮中,公益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资源和力量。
2010年9月17日

南腔北调又何妨?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推广普通话并不是国家建设的必然组成部分,但是许多中国人会说,它是中国统一和实力的有力象征,这个论断可能是对的。
2010年9月15日

秘诀7:幸福可以传染?

为什么幸福能够传染?或许是因为幸福的人乐于分享,或许是因为幸福的人能够提升自我,又或许只是因为正面情绪具有高度传染性。
2010年9月15日

中国富豪为何“行善难”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陈光标“裸捐”引发争议,折射出中国富豪阶层行善难的困境。这里既有道德败坏导致普遍不信任的原因,也有行善“门槛”和“婆家难找”等原因。
2010年9月9日

论女排之塔的倒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三十年前,我们搭建起了一座高入云天的女排之塔,这象征着中国人抬头走向世界的一个起点。三十年来,我们很少去顾及这塔基是什么状况。
2010年9月3日

被围殴的“钱文忠语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今在中国如日中天的钱文忠教授,因两本“语录”而遭“围殴”。奇怪的是,除了一些粉丝的激烈反应外,尚未有一个人站出来为他打抱不平。
2010年8月26日

西方品牌的中文译名

FT专栏作家古思里:中国市场的魅力正促使西方企业和商务区将它们的名字译作中文。这是一项棘手的任务,因为汉字既有语音含义,又有描述性含义。
2010年8月12日

学者提议重建那烂佗大学

那烂佗大学(Nalanda)位于印度贫困的比哈尔邦(Bihar)境内,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学府之一。在被毁坏800多年后,这所学府将得到重建,从而实现印度、新加坡、中国和日本等国学者的梦想。
2010年8月4日

结局,公平而不完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西班牙的坚持,值得我们的掌声。足球和所有体育运动一样,最大的意义并不是胜利,而是对自我的坚持和提升。
2010年7月12日

掌声送给乌拉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足球能让一个数字意义上的小国,颠覆太多的常规旧俗。这正是世界杯伟大之处,这也真是体育运动的本真意义。
2010年7月7日

西湖名胜,谁来经营?

中国诸多高档会所入驻西湖风景名胜区,不对百姓开放,引发媒体口诛笔伐。但从历史的角度考察,西湖至今尚能留存如此众多的名胜,与诸多私产者的努力密不可分。
2010年7月6日

Vuvuzela,小喇叭,大麻烦

世界杯几场比赛下来,我不得不对Vuvuzela——这个充满了南非人生活情趣的喇叭充满了怀疑。我觉得有些失落:怎么赛场里听不到人的声音了?
2010年6月13日

世界杯,对你的爱有多深?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世界杯已经开赛,究竟哪个国家最热爱世界杯?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
2010年6月12日

2010,世界向南

告读者:在2010年南非世界杯期间,颜强将每日更新其《钱体育》专栏,为读者带来他对世界杯赛事的最新点评,敬请关注。
2010年6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