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与文化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毛新宇•实话实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我曾奢望过这两件事的新闻“回合”能多些,不要又是一来一回就告终,只是现在看来,又没戏了。
2009年9月28日

抱怨是一大成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从没有抱怨到抱怨,这是六十年来值得总结的一大成就,可惜官方并没有这样想,主流媒体也不敢这样说。
2009年9月25日

抱怨是一大成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从没有抱怨到抱怨,这是六十年来值得总结的一大成就,可惜官方并没有这样想,主流媒体也不敢这样说。
2009年9月25日

刘翔归来,和身价无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不论伤退前,还是归来后,刘翔都不是一个真正的明星品牌。从市场营销的观点看,他甚至是一个被胡乱贴牌、混乱经营的个人品牌。
2009年9月23日

女排和鸵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对孩子而言,三大球本应是提升彼此沟通能力的极好工具,只是他们都成了鸵鸟,大书包、电脑屏幕和手机画面,让他们无法分身。
2009年9月18日

中日历史研究会延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中方突然决定,原定9月4日召开的“中日历史共同研究会” 因技术性原因延期,日方对此表示遗憾。
2009年9月18日

陈水扁一审定罪的挑战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丁果:陈水扁被判无期徒刑,情绪最复杂的是大陆。除了高兴,更有很大的压力和挑战。台湾的真台独与真民主会不会来临呢?
2009年9月18日

共产主义与豆腐坊(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你们的主席就曾住在那里,它曾是共产党的活动中心。”在王子街友丰书店门口,书店老板指着Regent旅馆对我说。
2009年9月18日

艺术家在上海躁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与雍容华贵的当代艺术展相比,躲在大上海三十公里外的这场展览,更像一个寓言。讽刺资本主义的人,进入不了资本核心私地。
2009年9月17日

赖昌星:我自愿回国的条件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丁果、黄运荣:赖昌星在接受我们专访时谈到他“也想司法程序结束前回去,但有一些障碍。”那么,他自愿回国的条件究竟是什么呢?
2009年9月17日

不妨多几个回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在中国媒体上,关系公众利益的“正经”话题中,通常是甲方发言,乙方怒斥,然后不见甲方下文,似乎甲方发言是为了找一顿骂。
2009年9月15日

词穷之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的复杂性被过分夸大了,它并不难理解。只是因为卷入的人太多,历史太长,人们太习惯绕来绕去,它才不断地重复自身。
2009年9月11日

英文《环球时报》写什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英文《环球时报》主编对我说,China Daily是官方的,《环球时报》走的是更加草根、大众化的道路,“我们代表的是中国的声音。”
2009年9月11日

关于中国人民素质的世纪之争(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丁学良:中国两千多年的政治传统和政治文化中,“子民”永远没办法把素质或能力,提高到能够当自己主人的地步。
2009年9月11日

要么一步到位,要么成为剩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姿色的明码标价导致了极度的性不公平。当越来越多的女子不愿鼓足勇气过琐碎而有生气的日子时,她们注定成为光荣的剩女。
2009年9月10日

关公战秦琼,谁管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连战连败的中国篮球,也可能将步中国足球后尘?一个重磅媒体热议话题出现。“谢天谢地谢亚龙,信神信鬼信兰成,横批:足篮打水”的对联,成为网络流行语。
2009年9月9日

日本的“政权交替”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加藤嘉一:此次日本大选,自民党119名当选议员中53人属于世袭范畴,而民主党的308名当选者中属于世袭的只有32人。
2009年9月4日

乡愁的幻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长平:我以为我看到的是自由,但是成都人说那是“休闲”。自由生活着的成都朋友,是以放弃一些工作机会为代价的。
2009年9月4日

以钱收场的正义游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天堂杭州两桩驾车肇事案相继了结之后,一审被判处死刑的无证醉酒驾驶者——四川男人孙伟铭生命中的转折点也似乎来临了。
2009年9月11日

篮协的道歉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颜强:一封简直史无前例的篮协道歉信,出现在公众面前。这或许是球迷和媒体的一次小小胜利,但年轻的男篮主帅郭士强的帅位依然不稳。
2009年9月2日

不要误读日本“政治变天”

FT中文网特约撰稿人丁果:一场选举胜利的“变天”,能一下子改变日本的体制吗?美国担心日本民主党外交政策“脱美入亚”有其道理,但中国的观点可能存在很大的盲点,其乐观值得商榷。
2009年9月1日

要不要信任媒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达内:中国的媒体受众是好的接受者(甚至是太好了),却不是好的分析者和批判者。不妨与媒体报道保持一定距离,不动辄喜怒。真实世界远比媒体上呈现的多样、复杂。
2009年8月31日

新疆的问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乌鲁木齐7.5事件之后,我们尚未获知真实的全景。现行倾斜的少数民族政策,即便付出了经济和政治的双重代价,官方仍是两头不讨好。少数民族渴望自主,而汉族则要求平等。这种设计,或许能相安一时,但难长治久安。
2009年8月28日

鲁迅、准鲁迅、余秋雨及季羡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现场艺术家金锋,在上海多伦路咸亨酒店做了一个“鲁迅宴请知识界”的活动。十一位思想者竟然未能与扮演的鲁迅对起话来。
2009年8月28日

八年抗战,遗忘得太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抗战纪念日,中国大陆悄无声息。中国人似乎不乐意和自己的历史发生密切关系。由此出现一个尴尬的情形。
2009年8月28日

官场的特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人对官场的想象,已经到了小资文学家的地步,而不断披露的事实,一次次证实着这种想象力的可怜。
2009年8月28日

教育绝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描述中国的教育,那就是溃败。产业化教育将中国拖入一场马拉松式的赌局之中。
2009年8月28日

中国的医疗公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好多事情都可以用“相对很小的代价控制住”的,我们为何一定要把事情弄大才行?明白人或许忘记了,只要利益作祟,什么事情都可能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运行。
2009年8月28日

官商、黒领与祖先经商之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原中国首富荣智健“黯然离去”。第十期《看天下》杂志称,荣智健最像香港企业大亨的地方,是“把企业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2009年8月28日

远征军、大一统、小尺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以远征军为题材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意外地引起了一场论战。喜欢的不喜欢的搅起一锅乱粥。渴望看一场真正的战斗,却不料让一场口水战给噎住了。
2009年8月28日

符号打架的中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爱国、反美、抗日,这是中国人最敏感的传统点位,一点就着,可以瞬间达到刺激的高潮。再加上反法,这个2008年以来新增的敏感点。
2009年8月28日
|‹上一页‹‹5152535455565758596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