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新兴市场变革的引擎

哥伦比亚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主任德塞格利斯:在整个新兴市场发生的变革背后,真正的引擎是中国。如今中国的GDP比金砖集团其他四国GDP总和高出近60%。此外,今年可能会成为金融史上中国觉醒的一年。
2015年7月15日

中国应更严厉地打击非法采伐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贝利:全球在应对非法采伐方面的进展大幅放缓,而几乎所有非法木材进口量的增长都来自于中国。中国需采取更多应对措施。
2015年7月15日

中国和希腊“金融大戏”的启示

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希腊、中国和波多黎各相继上演金融大戏,有两点值得反思。其一是经济法则不受政治意志支配;其二是解决根本问题需要根本方法,渐进路线往往不足以解决问题。
2015年7月15日

中国股灾对全球市场是好消息

伦敦皇家资产管理公司葛利森:中国股市此轮暴涨暴跌的背后,是经济增长的逐步放缓,这意味着其对资源需求的进一步下降。而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将让低通胀与政策宽松得以保持,有利于其他国家。
2015年7月15日

中国GDP高估了?

FT中文网撰稿人桑言:进口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中国GDP到底影响多大?中国宏观经济数据令人关注,GDP高估程度结果或低于外界预期。
2015年7月15日

中国股灾的警示

中国上证综合指数已从6月12日5411点的顶峰下挫约30%。本轮股市大幅下跌主要是由于股票市场快速去杠杆化造成的。
2015年7月10日

如何在欧洲推动“一带一路”?

去年,当笔者和圈内的朋友讨论“一带一路”在北线、特别是在欧洲的困境时,头脑灵活的圈内朋友建议说:“问问他们(欧洲官员),大家搞合资公司,合起伙来挣钱行不行?
2015年7月10日

生态文明:绿色中国梦

针对中国的环境问题一直存在两种不同的声音。悲观者强调空气、水和土壤的持续污染,而乐观者则指出,煤炭消费量出现了下降,清洁能源也在加速普及。
2015年7月10日

IMF在希腊债务危机中未尽其职

哥伦比亚大学伊藤隆敏:今天的希腊乱局,让人联想起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亚洲国家曾试图建立区域流动性支持机制,遭到IMF强烈反对。但当欧洲人做了同样的事情,IMF却没有“坦诚相告”。
2015年7月9日

中国股灾更大的影响在市场之外

安邦咨询:此次股灾的影响不仅是众多投资者亏钱,随着中国政府投入的筹码越来越大,此事的影响已经大大超出股市了,更大的影响在股市之外。
2015年7月9日

重新发现中国经济的 “典型事实”

查涛、陈凯迹、张春:中国经济有些事实和其他国家非常不一样,很难用西方传统的经济理论和模型来解释,根本原因是中国金融服务业的落后。
2015年7月8日

应让希腊“无痛”离开欧元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目前符合欧盟利益的并非是惩罚希腊,而是确保该国能以最低痛苦离开欧元区,但留在欧盟。这既能减轻希腊人的苦难,也能为其他国家从失灵的欧元中得到解脱树立模板。
2015年7月8日

希腊公投开启“潘多拉魔盒”

FT欧洲版主编巴伯:一场离奇公投,将注定让希腊成为欧盟的长期病区。投反对票的希腊人将很快明白,未来不会有什么救赎,只有痛苦。而欧洲也将因此备受煎熬。
2015年7月7日

中国信贷和股市盛宴何时到头?

牛津大学中国中心研究员马格努斯:中国股市的上涨与其说是一种市场现象,还不如说是中共开启的盛宴。至于这场盛宴何时结束,则取决于两个因素。
2015年7月6日

以技术革命拯救地球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应对气候变化挑战,需要改革激励机制,并加快创新步伐,使无碳技术能与化石燃料竞争。为此我们需要一场技术革命。
2015年7月6日

经济学中的最大未知数

Fulcrum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戴维斯:技术的发展是否会让长期生产率增长更快?传统的统计方法可能忽视了质量的提升和新产品的问世。
2015年7月6日

中国股市政治化是危险迹象

安邦咨询:随着中国股市如过山车般跌宕起伏,舆论和股民也越来越政治化。但如果人为夸大股市的政治影响,将其政治化,这对中国股市的长远发展无益。
2015年7月3日

中国资本能否解亚洲新兴市场之忧?

FT首席金融记者桑晓霓:中国增加资本输出,或许将以不同的范式推动世界经济增长,但其4万亿美元储备是否足以让世界走出不景气还未可知。
2015年7月2日

谁在推动中国对外直接投资?

汇丰环球资本融资主管利子琛:未来几年内,中国将会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对外直接投资国。而中国私营领域投资者发起的并购,开始成为中国对外直接投资的主要推动力。
2015年7月2日

希腊人面临的两难选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希腊即将就国际纾困计划举行公投,如果投票结果为赞成,希腊也许面临数年紧缩和萧条,但仍然好过退出欧元区后的混乱。
2015年7月2日

A股:破除短期功利主义要从政府做起

上海交通大学教授潘英丽:本轮中国A股行情起始于政府动员与呵护,由此引发市场力量与政府间的功利主义博弈。打破短期功利主义,需要标本兼治。
2015年7月1日

为什么说丹麦才是全球“顶尖国家”?

FT专栏作家凯:我最近参加了一次会议,与会者热烈讨论21世纪全球“顶尖国家”究竟是中国还是美国,有人认为,这个桂冠其实应归于北欧国家丹麦。
2015年7月1日

中国股市:中国人的造富之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徐瑾:暴跌是行情转折的开始还是短暂回调?对投资者而言,酒过三巡离场固然可惜,但贪杯到音乐停止之后则很危险。
2015年5月29日

与成思危先生的“笔墨官司”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张力奋:成思危先生去世,享年八十岁。他是我敬重的经济学家,我和他相识,因于他与FT之间的一场笔墨官司,且与敏感的中国股市有关。
2015年7月13日

美国后院的债务危机

无论什么时间宣布你事实上已破产都不合适。然而,对波多黎各而言,早宣布或许更好。
2015年7月10日

中国政府为何解不了股市难题?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中国政府向来善于应对棘手问题,然而这次出手拯救A股,却未能阻挡指数暴跌。政府在市场陷入危机时施以援手,值得理解,但应当反思的却不该仅止于此。
2015年7月9日

养老金储蓄中的行为经济学

FT专栏作家哈福德:基于行为经济学的自动参加机制改变了养老金缴款的默认做法,让我们应该做的事情变得更加简单易行,同时也尊重了我们的自主性。
2015年7月7日

非金融企业支撑美国股市上涨

Smithers & Co创始人史密瑟斯:过去5年,美国非金融企业一直在通过股票回购和公司收购购入美国股票。股市维持在高位有赖于利率保持在低位。
2015年7月6日

中国提交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文件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本周,中国向联合国提交了应对气候变化国家自主贡献文件,描绘了全球最大温室气体排放国如何在2030达到碳排峰值的蓝图。
2015年7月3日

外企需迎接中国环境执法新常态

瑞生国际律师事务所戴维斯:中国新《环境保护法》预示了中国更严厉的环境监管,它首次提出可在污染案中拘留企业相关人员,参考葛兰素史克案例,对跨国企业标准不会比本地宽松。
2015年7月2日

修复中国资产负债表:杠杆乾坤九大挪移

中国东方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邵宇:当前中国资产负债表出现了局部问题,如地方政府、高杠杆及过剩产能部门,如果不清理,就可能形成僵尸平台。
2015年7月1日
|‹上一页‹‹26226326426526626726826927027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