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评论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将面临的冲击

梁海明:从一个小渔港发展为国际金融中心,香港绝非第一次面对巨大不确定性,几乎当每一个最坏的时代过去,香港都重振旗鼓走进最好的时代。
2020年5月27日

消费者不消费将拖累美英经济复苏

戴维斯:新冠疫情爆发后,美国和英国政府采取财政措施维持失业者收入,但两国的家庭都减少支出,增加储蓄。这对复苏是不祥预兆。
2020年5月27日

忘记MMT吧,赤字货币化与直升机撒钱有什么不同?

何晓贝:央行长期持有大规模国债、央行向政府提供直接融资、 以及“直升机撒钱”,都不能于与央行为政府赤字买单的“货币化”混淆起来。 
2020年5月27日

长线投资中国的“黄金三角形”

程实、王宇哲、高欣弘:在全球经济羸弱的大环境中,经济转型充满想象的新赛道脱颖而出,也为长线资本提供了逢低布局的结构性机遇。
2020年5月27日

“预期差”带来潜在风险

章俊:市场领先经济是基于对经济未来的预测;伴随着后续经济数据的逐步发布,实际数据与预期之间的“预期差”,将成为决定市场方向和波动的主要因素。
2020年5月26日

新冠疫情的全球经济“冲击波”:如何演进?

梁国勇:疫情出现两大冲击:“第一冲击波”从东到西;“第二冲击波”从北到南。前者已经给世界经济带来空前打击,后者则意味着致命威胁。
2020年5月26日

“两会”定调后,经济趋势如何?

徐瑾:两会最大看点是什么?未来趋势将是一个钱变少的时代,阶层跃升会放缓,软阶层时代正在缓步来到。财政赤字货币化,有用么?
2020年5月25日

两会:“超常规”刺激为何缺位?

周浩:为什么不愿意“超常规“?相信不是不能,而是不愿意。中国有较高储蓄率,经常项目仍然保持顺差,政策考量是什么?
2020年5月25日

“德国欧洲”与“欧洲的德国”

斯蒂芬斯:欧盟唯有在德国希望它发挥作用的情况下才能发挥作用。这要求德国政界人士鼓励人民接受“欧洲的德国”。
2020年5月25日

通缩:美国经济繁荣的真正杀手

摩尔:加重新冠疫情灾难的是,威胁美国经济繁荣的经济疾病——通缩——正在悄然蔓延。与新冠疫情不同的是,它没有任何减弱迹象。
2020年5月25日

《外国公司问责法》:中国企业在美面临退市风险?

刘裘蒂:5月20日,美国参议院以全数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重新燃爆中国企业可能被“集体退市”的忧虑。
2020年5月22日

德国的债务冒险

张冬方:这些年来,德国一直极为执着地实行以收支平衡为目标的“黑零”财政政策。而如今德国即将融入高负债的全球大家庭。
2020年5月22日

疫情下“双赤字”新兴市场的抉择

周茂华:疫情超预期冲击引发各界对非常规财政政策讨论,但新兴市场与发达经济体在经济结构、金融环境等存在差异,前者应审慎对待非常规政策。
2020年5月22日

疫情结束后一定会发生通胀吗?

沃尔夫:疫情应对措施导致的公共债务上升和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大推高了通胀几率,但其他结构性变化意味着这个几率并不大。
2020年5月21日

咖啡背后的平衡

邱慈观、张旭华:与星巴克相比,瑞幸并未重视ESG。本文以盈利和社会良心之间的平衡为题,谈谈这个未见瑞幸重视,星巴克却必须面对的议题。
2020年5月20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中的选择

程实、王宇哲:在新冠疫情同时冲击全球总供给和总需求的大背景下,为避免经济陷入“债务-通缩”恶性循环,非常之时须有非常之举。
2020年5月20日

疫情之下,银行业面临生死大考 (上)

浦永灏:疫情之下,暴露了不同国家行业的各种问题。银行业是连接国家、企业和个人的一个枢纽,这次疫情更是一场决定升留级,以致生死的大考。
2020年5月20日

美国会“赖账”么?

周浩:赖账是一种违约行为,美国这大量国债由海外投资人持有的,真正要考虑的是违约成本。赖账对美国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
2020年5月19日

疫后世界取决于场景重构能力

陈序:作为供应链和数据流枢纽,当城市遭遇“幕间效应”,当难以从刺激传统产业与需求场景中获得更大边际收益时,科技创新是不是一剂解药?
2020年5月19日

政府是否应该继续为企业提供支持?

瑞占:封锁可能持续更长时间,无限期支持企业的成本会让政府倍感压力,也可能会对企业造成损害。
2020年5月19日

争鸣:中国要不要赤字货币化

钟正生、张璐:赤字货币化涉及三个问题:偿债、提高资金使用效率、稳定金融市场预期。中国有较大增长潜力和改革空间,不宜采取赤字货币化。
2020年5月19日

主流经济学vs现代货币理论:谁的缺陷更多?

夏春:恰恰因为主流经济学存在重大缺陷,才给了MMT挑战机会,然而MMT对理解重要问题同样存在偏差。要解决世界经济难题,我们需要回归常识。
2020年5月19日

疫情让“一带一路”进入“重点项目维持”阶段

丁学良:在历经高速扩张、我称为“九九归一”的第一阶段后,“一带一路”在去年春夏开始局部收缩调整,而疫情又将它迅速推入第三阶段。
2020年5月18日

财政赤字货币化实属无奈之举

蔡浩:在全球主要央行开启QE应对危机的背景下,财政赤字货币化是无奈之举,不应被当成常态化政策而反对,更不应被妖魔化。
2020年5月15日

新冠危机暴露供应链弱点

弗里克:新冠危机让政府和企业更加注重供应安全,推动供应链本土化和区域化,但只有部分企业能快速适应这种变化。
2020年5月15日

COVID-19带来税制改革机遇

桑德布:各国政府向受到新冠疫情重创的经济体注入大量资金,但在此之后,我们需要关注预算的构成,尤其是税收结构。
2020年5月14日

央行数字货币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

陈建奇:世界主要国家对数字货币一直持矛盾心理。从央行数字货币披露信息来看,更多具有象征意义,而非实际意义。
2020年5月13日

如何“拯救”中美第一阶段贸易协议?

刘裘蒂:至今年4月底中国进口的美国商品不增反减。大选年里,特朗普将如何面对目前为止中国采购承诺的不达标?
2020年5月13日

产业链外迁,中国怎么办?

沈建光:新冠疫情是否会加速中国产业链外迁?不可盲目乐观。现实风险之下,需要持续加大开放,改善营商环境,减少民营企业准入限制。
2020年5月13日

从巴菲特的言行看投资美国股市的难度

福鲁哈尔:美国正从一场消费者流动性危机转向一场企业偿付能力危机。对于笃信美国蓝筹股的一代人而言,押注美国已变得更加棘手。
2020年5月12日

全球供应链中断可能导致1970年代滞胀重现

罗奇:被压抑需求的释放可能将引发一轮市场意料不到的通胀飙升。全球供应链中断也为这一结果埋下了种子。
2020年5月9日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