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媒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张扣扣案余波:辩护词引发的舆论之争

刘远举:所谓法治,正是维持了控辩双方对抗空间的存在。在这个空间中,双方同时都可以有精彩的表现,循着程序正义去追求实质正义。
10小时前

分众传媒江南春:定位是一种差异化战略

互联网时代效率和生产率提升并未解决“过剩”及“同质化”两个难题,归根到底,互联网时代的2C企业仍旧要做“人”的生意。
2019年7月15日

埃森哲任命首位女性CEO

埃森哲任命北美业务负责人朱莉•斯威特为下一任首席执行官,她将成为这家世界500强企业的首位女性掌舵人。
2019年7月12日

华纳媒体将从Netflix拿回《老友记》

传统媒体公司正对科技公司进行反击。AT&T旗下的华纳媒体明年将上线流媒体服务,独家拥有《老友记》等影片流媒体播放权。
2019年7月10日

Twitter亚太区总裁:Twitter是个自拍更少的平台

马娅•哈瑞期待看到中国广告主的海外营销策略,从“短线”思维模式向目光更长远的思维模式转变。用更具文化敏感性的方式做营销,对从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2019年6月28日

中国线上教育热潮开始显现局限性

由于大量公司涌入在线市场,很多较为老牌的公司不得不为了赢得市场份额烧钱,但眼下实现盈利的道路并不明晰。
2019年6月11日

利用人性弱点的在线广告

科伊尔:在线广告不停创造新需求,这本身并没有错,但这种做法现在已发展到远远超出了对社会有益的限度。
2019年6月5日

如何解读阿里赴港“二次上市”传闻?

郑志刚:即使如今港交所和李小加都欢迎阿里“回归”,但阿里从决定离港赴美上市的那一刻起,便走上了不归路。
2019年6月4日

GDPR生效一周年,唤醒世界对隐私权的关注

曹芊:欧盟《一般数据保护条例》给予个人对自己数据的绝对掌控权,能让人体会到“我的数据我做主”的满足感。
2019年5月27日

“科技向善”看起来很美,但复杂性超出马化腾们的想象

笑蜀:在“算法利维坦”阴影之下,对掌握了算法这一关键权力的马化腾们而言,冷静的内省——尤其是对过度追求做大做强的反省——最为重要。
2019年5月20日

美剧简史:这个宇宙为何一直高燃?(下)

李骥:回看美剧的历史,其实就是一部“竞争性创造”和“创造性竞争”的历史,在这个概念下,美剧基本上做到了极致。
2019年5月20日

美剧简史:这个宇宙为何一直高燃?(上)

李骥:美国为什么总能生产出这么多好看而且题材各异的电视剧?美剧整体的产业创造力是哪里来的?
2019年5月17日

刘强东案风云:如何抵抗舆论代理人之战

宋志标:舆论代理人之战不是是非之争,而是数人头、论规模。“公道自在人心”的乐观说法在信息操纵中完全不起效,很可能只会沦为笑柄。
2019年5月6日

互联网巨头出海搁浅引发反思

蔡凯龙:摩拜海外失利,亚马逊败走中国,他们的共同点是本土优秀的企业出海受挫。挖掘他们失败的原因,对致力走向海外的中国公司很有借鉴意义。
2019年4月29日

社交媒体下的网红营销

窦文宇:企业与网红合作,看中的是他们的专业性、与粉丝的情感性链接及种草能力。只要企业能找到恰当的匹配,网红营销定可成为社交媒体营销中的利器。
2019年4月25日

特朗普召见Twitter首席执行官抱怨自己掉粉

Twitter首席执行官多尔西向特朗普表示,去年公司发起的一项整顿行动影响了所有Twitter用户,前总统奥巴马掉的粉更多。
2019年4月24日

京东的困境与出路

陈歆磊、史颖波:曾经风光的京东危机四伏。它为何没做好、它想做好什么、它应做好什么,都是值得思考的问题。
2019年4月24日

用联想再造联想

周掌柜:这一年联想发生了哪些变化?联想誓师大会的背后隐含着哪些战略性转变?这艘大船能否继续承载国人科技立国的愿望?
2019年4月23日

我们需要IMF来监管互联网吗?

邰蒂:政策制定者能否从金融历史中汲取教训,在冲击发生前创建数字世界的全球协调机制?如果IMF不适合牵头,谁适合?
2019年4月19日

以国为界的文明

李继威:发生在巴黎的火灾将中国的看客带回一百多年前的文明劫难现场,但国家主义不应该成为衡量文明的尺度。在某些时刻,为国家的每一声疾呼都有可能成为压垮个人权利的最后一根稻草。
2019年4月18日

TikTok在印度被谷歌和苹果商店下架

在马德拉斯高等法院提起的民事诉讼指控TikTok“糟蹋文化,鼓励色情内容”。法官下令禁止新下载后,印度政府通知科技企业执行命令。
2019年4月18日

《权力的游戏》如何改变了电视行业?

自《权力的游戏》首次播出以来,电视业发生了巨变。Netflix和亚马逊等公司纷纷进入该领域,并试图复制该剧的成功。
2019年4月17日

网易严选的困境与出路

陈歆磊、李嘉怡:能否从根本上明确自有品牌定位,简化SKU并提高单品效率,并加强对供应链及成本的控制,是网易严选存亡的关键。
2019年4月12日

如涵的破绽

陈歆磊、史颖波:一家成功定义了网红电商的公司却屡屡败走资本市场,究其原因,不是输在商业模式而是输在了供应链。
2019年4月9日

FT社评:打击假新闻的法律或被滥用

像新加坡那样自上而下的反假新闻立法可能遭到滥用,应对假新闻的真正良策是教会民众甄别和拒绝假新闻。
2019年4月8日

新加坡立法打击假新闻

新加坡公布了一项影响深远的法案草案,依据该法案,恶意散播假信息者将被处以最高100万新元的罚款和最长10年的监禁。
2019年4月2日

FT社论:互联网监管应有全球标准

政府早该出台法规,让社交媒体公司对其平台上发布的内容承担更大责任,但缺乏全球标准可能造成互联网进一步割裂。
2019年4月2日

从《爱死机》看Netflix的硬核基因

李骥:Netflix的作品总有一种共通的气质:暗黑、深沉、浓烈、大尺度和重口味,内地里都有一种“狠”劲,或者叫一种“硬核”的特质。
2019年4月1日

社交网络是出版商,不是邮递员

桑希尔:美国《通信内容端正法》的初衷是推动言论自由和创新,同时信任科技平台监督内容。但科技巨擘们显然未能履行义务。
2019年3月28日

Lex专栏:Naspers自身市值低于持股市值之困

Naspers自身市值较持股市值低大约37%,反映出其企业结构和公司治理的缺陷。拆分资产于荷兰上市应有助于缩小估值差距。
2019年3月26日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