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能源与新交通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共享充电宝,AT互怼的下一战场?

魏武挥:中国的共享经济一直是:VC赚钱,AT推广,部分创业者套现,但中国的“共享经济”至今从未盈利。

滴滴出行重新推出英文版应用

这款接受国际信用卡支付的双语打车应用给在华外国人带来便利,此前他们对滴滴收购优步在华业务后取消这些功能感到恼火。

滴滴筹资60亿美元向境外扩张

这笔交易意味着该中国网约车公司估值达到500亿美元,成为世界上估值第二高的私有科技初创企业,仅次于优步。

FT社评:企业应解决性别失衡问题

优步因为歧视女性而陷入声誉危机,爱彼迎却将招聘政策向女性倾斜。即便是在硅谷,克服性别失衡也并非不可能。

外企担忧中国对新能源汽车技术转让要求

中国新法律要求合资企业掌握新能源汽车全部技术。尽管中国官员口头澄清这一要求并非强制性,但外国产业代表仍不安。

中国寻求主宰电动车电池市场

从提供补贴到限制外国竞争对手,在政府政策支持下,中国电池企业开始主导过去30年由韩日同行引领的行业。

优步老板重返课堂有用吗?

希尔:“教育特拉维斯”就像电影《窈窕淑女》中希金斯教授让言语粗俗的卖花女冒充公爵夫人一样,困难重重。

储能技术能否加速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

环境网站“中外对话”:储能技术可以促进更多可再生能源接入电网,然而电力市场的改革仍是一切的前提。

FT社评:硅谷有责任构建性别平等的未来

女工程师揭发自己在优步受到性骚扰和不公正对待一事,突显出硅谷性别失衡问题之严重。解决这个问题需从学校教育抓起。

优步遭遇“管理路障”

希尔:快速成长的公司都会经历一个时刻:从野蛮发展向正规管理转型。有时这种变化需要一场危机来推动。

网约车平台真的不美好了吗?

刘远举:出租车有数量管制,价格机制也消失了,消费者都必须按照运气来获得资源,这才是资源错配与市场失灵。

NASA前工程师加盟优步“飞车”团队

曾为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工作30多年的马克•摩尔将加盟优步,担任飞行工程技术总监,协助优步研究飞行汽车。

是什么让网约车出行不再美好?

蔡浩:以网约车为代表的共享经济,是社会进步的产物,应在竞争环境中逐渐发展,过早出现垄断必然会导致倒退。

优步CEO退出特朗普商业顾问委员会

特朗普的移民禁令激怒了乘客和司机,优步称其“不公平、错误,而且违背了我们作为一家企业的所奉行的一切”。

中国努力实现能源自给自足

巴特勒:中国对可再生能源的投资规模表明,两个政策目标在推动能源战略:打造现代化经济,及降低对进口依赖。

滴滴开始在上海清理外地户籍司机

为符合上海市关于汽车共享平台只能使用本地司机和本地牌照车辆的新规,滴滴从周六开始从其平台上成批移除不合规司机。

滴滴出行与巴西同行结盟

中国最大网约车平台与巴西99确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以开发巴西乃至整个拉美市场,与优步在全球展开竞争。

打败优步的柳青

对于柳青来说,赢得与优步的天价烧钱大战只是一个开始,真正的考验是让滴滴出行成为一家全球性互联网巨擘。

京沪网约车新规考验外地户籍司机

外地户籍网约车司机面临被处罚的风险。分析人士认为,规则不大可能更改,控制外来人口是更重要的政治考量。

Lex专栏:优步要烧钱到什么时候?

优步第三季度亏损8亿美元,在其追求扩大规模以实现梦想的时候,投资者是否会继续耐心地看着自己的钱化作青烟?

共享单车这笔账该怎么算?

魏武挥:本月初某个晚高峰,北京,从国贸到世贸天阶。看了看手机地图,道路全部呈现红色,巨堵无比。怎么办?

分享经济的监管与创新挑战

刘远举:人类的经济史,某种程度上是技术不断改变人与自然、人与人的关系。近几年,最新的变化则是分享经济。

优步狂妄的是与非

桑希尔:优步与法律打擦边球,还钻监管差异空子。但是,这家网约车公司捍卫消费者需求,也挑战既得利益。

清洁能源创业更需要注意什么?

郭剑寒:光伏行业如何更好地进行资产筛选及匹配、内外部增信设计等以降低风险溢价,都是需要创新的课题。

优步司机是不是“雇员”?

奥康纳:优步司机看起来是在为自己工作,但优步也对司机施加很多控制。他们是否应该享受最低工资和假日薪水?

中国网约车细则:一场城市间的改革竞争

刘远举:地方改革竞赛中最重要的考察指标是其能否反映民众利益;另一个重要维度,是对既得利益的触动程度。

滴滴还是共享经济吗?

魏武挥:滴滴的劳动力关系很大一部分属于“联盟”性质,而非“雇佣”,所以它属于一种新型出租车公司。

OPEC的没落江湖

胡森林:艰苦达成的限产协议表明OPEC试图重回市场管理者角色,夺回被页岩油抢去的话事权,但仍难掩落寞。

网约车四地新政:一个软抵制的典型例子

刘远举:更值得探寻的是,从交通部的征求意见稿,到各地新规,新政的翻云覆雨所体现出来的系统性“软抵制”。

面向无人驾驶未来的城市规划

卡茨:优步的无人驾驶出租车试点计划在匹兹堡市启动之际,世界各地的市政领导人必须提出两个重要问题。

优步中国出现“幽灵车”

这些“幽灵”车出现在应用中,但从未在等车的用户面前出现,导致虚假收费。还有一些用户在下单后发现接单司机相片面容可怖。

优步全力提速无人驾驶技术研发

缺少了自动驾驶技术,优步的愿景不可能实现,因此尽管进入这个领域并不久,优步决定不惜代价、全力以赴,

寻找清洁能源“第三矩阵”企业

红炜:互联网经济与传统经济的不同不仅在概念和技术层面,更在思维和生态层面。在光伏产业,传统企业转型互联网企业之路有待观察。

“光伏+”扶贫模式可持续吗?

冯涛:光伏产业不仅在上游制造产业面临产能过剩,下游的发电产业同样问题重重,光伏扶贫可持续性面临考验。

中国烧钱大战拖累优步业绩巨亏

在中国等市场与本土对手的激烈竞争,导致优步今年上半年亏损13亿美元,成为硅谷亏损最严重的公司之一。

优步与沃尔沃合作开发自动驾驶车

优步将携手沃尔沃测试世界首支自动驾驶出租车车队。优步还收购了自动驾驶卡车技术公司奥托,欲涉足长途卡车运输业务。

共享经济和新农奴制风险

福鲁哈尔:共享经济能否创造更可持续、更强劲的增长,要看我们是选择达尔文主义,还是选择回归温和资本主义。

G20国家可再生能源发电占比快速上升

2010年到2015年期间,G20国家可再生能源发电占其总发电量比例从4.6%跃升至8%,其中七国该比例超过10%。

可再生能源真能竞争过化石能源吗?

哈福德:化石能源不可能在短期内用光,可再生能源也难以变得比化石能源更有竞争力,但我们必须完成能源转变。

化石燃料逐渐让位于可再生能源

全球能源体系似乎正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世界显然在转向可再生能源,同时减轻对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依赖。

硅谷之谜与中国式创新的“反噬”

硅谷模式能否在中国复制?国外互联网公司应该如何看待中国市场,在中国市场生存?这些疑问悬于每个希望在中国市场开疆拓土的硅谷公司心头。

柳青:烧钱大战的赢家

去年,面对滴滴在补贴大战中出现的巨亏,柳青没有回避: “不烧钱我们走不到今天”。如今她终于证明了自己的正确。

科技“五霸”寻找下一站

一周前,科技企业首次垄断全球市值排行榜的前五名。眼下困扰美国西海岸五大科技巨头的问题是:下个目标市场在哪里?

分享经济时代,如何定义垄断?

刘远举:分享经济模式改变了市场博弈均衡的结果,反垄断法的法理也受到新的挑战,如今这种挑战已经率先在中国出现。

滴滴并购优步中国是否构成垄断?

滴滴并购优步中国,人们第一印象往往是该联盟在中国网约车领域占据超90%的市场份额,但是对于相关市场的界定是否应该如此狭窄?

企业与市场的边界:跳出反垄断法看滴滴优步合并

在互联网革命的大时代背景下,企业和市场之间的边界在发生动态变化,从根本上动摇原有反垄断法所依赖的经济学理论基础。

一场“中国式互联网血拼”的非典型结局

王冠雄:相比雅虎和阿里、沃尔玛和京东,滴滴与优步的戏剧性交易,显示程维有一点超越了马云和刘强东。

分析:优步得到的并非只是安慰奖

很多想征服中国市场的美国互联网公司,最终都因无法“破解那里的密码”铩羽而归。对于多数美国公司而言,优步的故事代表在退出中国市场时的最好结局。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