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观点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红包:社交和金融的融合

蔡凯龙:用户喜爱的红包,一定是具有流畅的用户体验, 新颖和有趣的红包入口方式,以及有价值和意义的红包内容。
2017年2月16日

政治游说是变相的腐败吗?

王韵墨:美国政治游说可能会造成不公平,让金钱影响政治。但是,政治游说也可以是一个抑制灰色腐败的机制。
2017年2月16日

“假通胀”与“真加息”:2011昨日重现?

程实:全球政策基调不会因“假通胀”全面收缩,“真加息”或比2011年明显弱化,因此对今年资本市场表现谨慎乐观。
2017年2月16日

中国经济中期底部会在今年水落石出吗?

胡志鹏:经历五年多持续恶化后,中国经济接近一个中期底部。其内涵不仅是实体经济企稳,而是增长和金融风险软着陆。
2017年2月16日

亚洲老龄化问题将比西方严重

到2050年,在泰国、中国等国家,65岁以上人口比例将高于西方发达国家。这些国家将未富先老,老龄化速度奇快。
2017年2月16日

台湾的“中华民国”大礼服还会穿多久?

丁学良:从1990年代尾期直至2016年,中共对台工作系统意外地成了允许台湾借用“中华民国”大礼服的中流砥柱。
2017年2月16日

中国移动支付规模远超美国

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移动支付规模是美国的近50倍。中国享有“后发优势”,而美国消费者依然习惯用卡。
2017年2月15日

中国“粉红经济”崛起?

陈亚亚:聚焦LGBT人群的“粉红经济”在西方因商业目的被质疑,在中国内地则客观上增强了这个群体的可见度。
2017年2月15日

金正男之死的萨拉热窝镜像

孙兴杰:在朝鲜半岛,大国之间的戒备和博弈与小国的野心构成了一个恶性循环,看上去风平浪静,其实早已暗流涌动。
2017年2月15日

中美不搞G2,还真的不好办

曹辛:因为情势的变化,“新G2”在今天的实质内容应当是:通过权力的转移和分享,实现利益共享、责任共当。
2017年2月15日

中国货币扩张遇到瓶颈

胡月晓:中国货币的信用基础不足问题,浮现于市场面前;信用货币体系完善对国债存量规模和结构提出新要求。
2017年2月15日

《多德-弗兰克法》争议为何如此之大?

一部奥巴马时代的标志性金融法规,为何如今却被指“堵塞了资本主义动脉,伤害了工薪阶层和消费者”?
2017年2月15日

欧元或将分裂成A、B欧元

梁海明:希腊或将再度爆发债务危机,引发环球金融震荡,这对在欧洲投资的中国企业而言将是一巨大挑战。
2017年2月15日

特朗普的外交变革与中国周边外交抉择

张锋:一旦周边国家认为中国是讲原则、能克制、更可靠的合作伙伴,特朗普交易式的对华强硬就得不到它们支持。
2017年2月14日

FT社评:特朗普的亚洲政策似乎回归主流轨道

特朗普政府对待日本和中国的态度看起来已变得更加遵循惯例,人们有理由期待美国的亚洲政策将继续奉行几十年来的原则。
2017年2月14日

卖方分析师不值得怀念

2012年以来,提供经济预测、推荐股票和债券的投行分析师人数减少了十分之一,然而人们不必为此难过。
2017年2月14日

特朗普的公平贸易逻辑让日本很困惑

邢予青:汽车贸易是否平衡是关键,而不是关税或者非关税壁垒是否存在,这就是特朗普的公平贸易的逻辑。
2017年2月14日

中国实业集团转攻娱乐业

不少中国公司正试图退出增长缓慢的制造业,进入新时兴的产业,包括娱乐、制药和旅游,它们大多还变更了名称。
2017年2月14日

欧洲应从美国接棒

斯图布:每当权力真空出现,总有人会填补真空。在美国不愿当自由世界领袖之际,只有欧盟能接过指挥棒。
2017年2月14日

在普林斯顿开设“中国经济”一课

邹至庄:从1985年起,我在普林斯顿大学经济系差不多每学年都开一门讨论中国经济的课程,这门课是为本科生开的。
2017年2月13日

反对特朗普的国际主流媒体错了吗?

刘波:民主、文明、包容的建设筚路蓝缕,其毁灭却往往在顷刻之间。始终提醒这种可能性,正是严肃媒体的职责所在。
2016年11月17日

关于“政治正确”的一点常识

刘波:在基本权利已经得到保障的社会,讲“政治正确”,可以让各个族群都过得更有尊严、更体面、更舒适一些。
2016年11月8日

为什么某些中国精英喜欢特朗普?

赵灵敏:中美两国精英成长环境不同,导致部分中国精英更认可特朗普在政治正确、反恐、穆斯林等问题上的观点。
2016年10月20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七:新城能拿到信任票吗?

打开地图看一下,绕北京的大七环统统被列入新城的范围。那么,“都是新城”和“都不是新城”又有什么区别?
2016年8月31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六:“三不管”的北三县是机遇还是悲剧?

黎岩:在大厂、三河、香河,除了飞涨的房价,它们并未获得更多发展动力。这也使得房价的支撑力变得薄弱。
2016年8月19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五:谁能越过“积分落户”这座玻璃门

既要控制北京市人口,又要设出一座门槛让合乎标准的人能够迈进北京,这种左右互搏的要求,是一道天大的难题。
2016年8月15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四:将被折叠的北京城

黎岩:比科幻小说《北京折叠》更接近现实的是,生活在不同区域的人,将会以物质力和行政资源调动力进行区分。
2016年8月10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三:通州新城的“前世今生”

黎岩:在“北京搬离北京”的整体棋局中,通州新城是最关键的一颗落子。通州搬迁成败决定着“拆分北京”胜败。
2016年7月27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二:谁将走出北京?

北京人口调控的核心理念是:提升生活成本,抬高居住门槛,但有些做法不仅不近人情,而且其效果也微乎其微。
2016年7月18日

“拆分北京”系列报道之一:东六环外升起的新北京

FT中文网推出“拆分北京”系列报道,梳理“北京迁出北京”政策出台的政治、历史渊源,并分析此举与一代人的生活轨迹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2016年7月11日

“政治正确”惹了谁?

FT中文网公共政策主编刘波:正面意义上的“政治正确”是理性、对全社会有利的选择,也是人类几千年族群交往经验的总结。
2016年6月20日
|‹上一页‹‹61861962062162262362462562662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