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A-List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别再谈论“汇率战争”

高盛资产管理公司主席奥尼尔:“汇率战争”这个词已被用得太滥。事实上,并不存在什么汇率战争,一切不过是汇市对一些事件的正常反应。
2010年11月23日

奥巴马访亚欲制衡中国

本周将在韩国首尔出席20国集团峰会的奥巴马呼吁各国领导人在会上着手解决全球经济的持续失衡。他将矛盾对准了中国的汇率政策,并表示“中国的繁荣应有其边界”。
2010年11月10日

索罗斯:中国应带头解决全球汇率危机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索罗斯:中国已经成为全球领袖之一,无论它是否意识到这一点。如果中国未能承担起领袖责任,全球汇率体系就可能崩溃,进而拖垮全球经济。
2010年10月12日

后危机时代中国别无选择

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中国必需把本国13亿消费者转变为内部增长的主要来源,否则从西方吹来的盘旋不去的后危机逆风,就会削弱中国的增长动力。
2010年6月10日

人民币汇率没有低估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高盛的模型显示,目前人民币汇率十分接近其合理水平。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如果美国收手,事态将朝着有利的方向发展。
2010年4月6日

以邻为壑的汇率战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世界如梦初醒般地意识到,汇率可以牺牲他国利益,服务本国利益。美国表示其货币政策通过降低利率、而非汇率来促进投资。新兴国家则宣称,其干预行为是为了累积储备。
2011年1月7日

为欧洲纾困方案纠错

索罗斯基金主席乔治•索罗斯:欧洲至少在犯两个错误。首先,牺牲纳税人利益,保护那些资不抵债银行的债券持有者;第二,援助方案的高利率使弱国不可能提高其竞争力。
2010年12月20日

大量制鞋业务从中国流向印尼

中国制造业成本的上升,和印尼市场的壮大,正促使多家国际鞋业品牌将生产从中国转移至印尼。印尼很有可能在今年超过越南,成为仅次于中国的世界第二大制鞋国。
2010年12月13日

别太在意社会地位

巴吉尼和马卡罗:证据显示,社会地位深深影响到我们的健康与幸福,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毕生投入追求功名的“事业”,相反,我们应该判定哪些事真的值得去做。
2010年12月3日

不能让美联储影响全球稳定

摩根士丹利亚洲非执行主席罗奇:美联储定量宽松的伟大实验惨遭失败,处在危险中的并不只是美国经济,QE2带来的全球影响同样令人担忧。
2010年11月26日

欧盟为何强迫爱尔兰接受纾困

纽约大学经济学教授鲁比尼:欧盟决定向希腊和爱尔兰提供紧急融资,原因不在于缺乏有序重组的法律机制,而是因为担心系统性蔓延。
2010年11月18日

罗斯柴尔德家族30亿美元进军印尼煤炭业

由英国金融家内森尼尔•罗斯柴尔德(Nathaniel Rothschild)创建的现金壳公司Vallar,将斥资30亿美元成立一家矿业公司。此举将让印度尼西亚颇具势力的巴克里(Bakrie)家族将自己的企业资产在伦敦上市。
2010年11月17日

G20应吸取欧元区教训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眼下中国仍无意分担其经济地位所要求的全球义务,但中国明白,中国的繁荣有赖于全球市场,倘若保护主义大行其道,中国就可能遭殃。当前这种美国和中国都在压低汇率的局面是维持不下去的。
2010年11月12日

奥巴马的财政表现如何?

纽约大学教授鲁比尼:与其它发达经济体都不同的是,美国目前支持一条“现在增长”的道路,而非“现在紧缩”。因此,奥巴马应该受到赞扬。
2010年11月3日

不要对货币政策寄予厚望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斯蒂格利茨:人们应该明白,货币政策没有让经济摆脱目前的低迷状况,充其量它只是阻止了经济进一步恶化。寄望于货币政策能够抵消任何不利后果而出台紧缩措施,是相当愚蠢的做法。
2010年10月21日

美国需要经济刺激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索罗斯:美国出台刺激方案是必要之举。迫于时间压力,将大多数刺激资金用于维持消费而非修正根本性失衡,是不可避免的。
2010年10月14日

美国复苏为何步履艰难?

美联储前主席格林斯潘:今年以来,美国固定资本投资温和增长,但远未达到应有水平。美国私人部门对经济前景不安,在很大程度上抵消了奥巴马政府的财政刺激。
2010年10月11日

中印争夺印尼煤炭

印度和中国的资源战已经打到印尼,在此争夺两个亚洲新兴大国运转发电厂、推动经济扩张所需的庞大电煤供应。
2010年9月10日

俄罗斯不能不管气候变暖

伦敦政治经济学院荣誉教授吉登斯:普京曾说,气候变暖,俄罗斯人倒是可以少花些钱买皮大衣。今夏的森林火灾突显出这种说法是多么无知。
2010年8月31日

我们需要一种新的经济学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经济学界应该对此次危机承担更多的责任。它提供的模型曾让监管机构相信:市场可以自我监管;模型是有效的,而且会自我修正。但事实证明这些结论是错误的。
2010年8月23日

将“大社会”变成现实

英国下院议员艾伦和高盛首席经济学家奥尼尔:只有建立早期干预机制,打破社会机能失调与未能充分发挥潜力的跨代循环,“大社会”才能真正建立。
2010年8月4日

复苏前景不乐观

鲁里埃尔•鲁比尼、伊恩•布雷默:全球各国需要协同努力,应对经济衰退。如果执行到位,全球经济也只会缓慢复苏。如果不实施这些措施,全球经济将陷入双底衰退。
2010年7月23日

美国如何走向复苏?

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萨默斯:美国总统奥巴马做出的在短期内支持复苏、在中长期内削减赤字的承诺,是面临双重挑战的美国经济可选择的唯一明智路线。
2010年7月22日

希腊必须重组债务

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经济学教授鲁比尼:欧盟和IMF对希腊做出的1100亿欧元纾困计划只是拖延了不可避免的违约,而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对希腊的公共债务进行有序重组。
2010年7月2日

假如德国退出欧元……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董事长乔治·索罗斯:德国民众不太可能认识到,德国的政策正对欧洲其它国家造成伤害。德国人不妨做一个“思维实验”:假如德国退出欧元,恢复德国马克,将会发生什么?
2010年7月1日

G20需要求同存异

Pimco首席执行官埃尔-埃利安:此次G20峰会,“增长”和“紧缩”两阵营间的争执只可能会加剧。两个阵营各有对错。只有双方都明白这场争论是不全面的,僵局才会打破。
2010年6月28日

主权债务危机的出路

努里埃尔•鲁比尼和阿那布•达斯:金融危机正在从私人部门向主权实体蔓延。我们需要一个全面解决之道,而不是七零八落的局部应对举措。
2010年6月3日

如何打破危机循环?

摩根士丹利亚洲主席罗奇:过去三十年间,平均每三年会发生一次危机。每场危机都有一个共同点——宽松的货币。这种“格林斯潘对策”是短效麻醉剂,一次又一次地为下一场危机搭建舞台。
2010年5月20日

希腊债务危机呼唤“B计划”

鲁比尼、达斯:提供官方融资以纾困希腊的“A计划”是一步险着,很可能失败。的确,市场已对该计划投了反对票。有关方面应转而采用“B计划”,包括让希腊进行先发制人式的债务重组。
2010年5月7日

必须尽快化解希腊危机

美国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CEO埃尔-埃利安:希腊债务危机正演变成一场波及范围更广的危机,未来几天各方必须快速出台大量举措,才有挽救形势的一线希望。
2010年4月30日

美国必须正视衍生品风险

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主席索罗斯:不管高盛是否有错,美国证交所起诉所涉那笔交易显然没有任何社会效益,衍生品等类似金融产品必须受到监管。
2010年4月26日
英国《金融时报》A-List栏目收录全球知名领袖、政策制定者和评论家对重大事件发表的深度评论。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