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近代史》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慈禧破满清惯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君位更迭,新主集团必用阴谋暴力清除旧主辅弼,既成本朝惯例,当然也算满清体制的一种不成文法。肃顺们似乎至死未悟,更何况的是慈禧善于利用惯例破惯例。
2009年6月2日

胜保何以非死不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辛酉政变中,恭亲王与慈安、慈禧叔嫂结盟,假如没有胜保凭借兵权威迫肃顺等就范,那结局便很难说。但是,这位立下汗马功劳的“大将军”为什么会在政变后走上死路?
2009年5月26日

胜保与慈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胜保为彰显个人“剿匪”业绩,尽可能避免武力冲突,对沦为匪徒的平民,以软性的招抚措施,缓和他们与朝廷的对抗情绪。
2009年5月19日

慈禧垂帘的合法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对于满清咸同之际出现的新奇局面,我们的清史或近代史论著,大都非避而不谈,即含糊带过,尤其不从古典的或满清的“儒术”传统角度,直面它的历史合法性问题。这里不妨重述一点当年历史实相。
2009年5月12日

辛酉政变和肃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历史没有假如,无法假设肃顺等事先警觉,利用顾命大臣的威权,倒过来先发制人,辛酉政变是否可能流产,而咸丰之后的晚清史是否会呈现别一模样?
2009年5月5日

女主慈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慈禧“母以子贵”,相继在儿皇帝、姪皇帝,实体制下修补老例。
2009年4月28日

从包世臣到冯桂芬(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呼吁满清帝国的改革,在知识分子中没有中断。冯桂芬显然从政局变动中看出了扩展南国士绅权益的机会,立即将改革现状的政论四十篇结集,寄给曾国藩,说是求序,实为献策。
2009年4月21日

从包世臣到冯桂芬(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这不是近人熟悉的西方乌托邦体制么?但它确实出于二百零八年前一位年青中国人包世臣之手。从晚清改革思潮史的轨迹来看,包世臣、龚自珍、冯桂芬可说是嘉、道、咸三朝的三个表征。
2009年4月14日

王茂荫质疑晚清外交观

FT中文网专拉作家朱维铮:要看天意,必看民意——晚清外交观的检讨,在当时的官员士人中已有展开。
2009年3月31日

文祥和总理衙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满清三易其帝,慈禧与慈安二度“垂帘听政”,而恭亲王因与慈禧的叔嫂斗法而三度被黜,文祥作为总理衙门的实际主持人,对于咸同到同光之际外交的重要性,应不言而喻。
2009年3月17日

总理各国事务衙门难产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一干满族高官共拟章程,指出外交应统筹全局,设置事权归一而章法分明的总理衙门,不可不说他们已觉察到外交体制需要走出中世纪传统,适应国际交往的现状。
2009年3月3日

胜保的浮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 胜保被捕后仍自比雍正时的年羹尧,辩称慈禧太后“垂帘听政”,全是因为他拥戴之功。这不是揭露慈禧勾结军头发动政变才得母仪天下的丑史吗?于是非死不可。
2009年2月24日

圆明园之焚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我们当然可以谴责英国勋爵额尔金的伪善。可是,他的政治对手,那位仅因夷使不肯下跪向自己叩首,而宁可丢失首都,在大清帝国首开君主逃亡以致死于流亡记录的咸丰帝,在假仁假义方面,有何区别?
2009年2月18日

由咸丰到慈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咸丰之死,使满洲皇室爱新觉罗氏失去了大家长,满蒙汉八旗失去了部落联盟共主,外人所称中华帝国亦失去了最后一名独裁皇帝。
2009年2月3日

再论“华拿二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满清朝廷对外丧权辱国、对内专制独裁的腐败体制导致的憎恶情绪,终于在清末引发地震。而革命党人公开赞美“华拿二圣”,把华盛顿和拿破仑当作鼓动民众效法的真英雄,很快赢得认同,岂是偶然?
2009年1月20日

“华拿二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有两名西洋人,居然挤进了“圣人”行列。一位是与乾隆帝同年去世(1799)的美国首任总统华盛顿。另一位呢?竟是当清道光元年(1821)在流放中死去的法国皇帝拿破仑第一。
2009年1月13日

武圣怎会压倒文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倘说满清“以汉制汉”,很重视尊孔,是不错的。倘说满洲君主权贵,都由衷地尊孔,那就错了。他们最崇拜的汉人,是关羽。“武圣”压倒“文圣”,历史渊源从满人入关前就埋下了。
2009年1月6日

在清史上的“今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乾隆以后,满清还有五世六帝,均称“今圣”。除了坚持腐败专制而将帝国引向没落的嘉道父子有无“圣心”尚有争议之外,其他四帝称“今圣”,早为尽人皆知的骗局。
2008年12月30日

满清的“儒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自十八世纪中叶以后,满清政府已明知钦定经典,将一些假冒儒书,当作钦定教科书的标准文本,强迫全国士人诵读,谁违背就不给起码功名。如此以假乱真,不正表明满清的主流政治文化,早就进入“不说假话就办不成大事”的死胡同么?
2008年12月23日

海内天国史的掠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对于太平天国的评价,100多年来一直被各种功利性的派别提供不同的诠释。然而无论是谩骂还是褒扬,都需坚持无征不信的史学原则。
2008年12月2日
朱维铮,1936年出生,江苏无锡人。复旦大学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专门史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文化史、中国思想史、中国经学史、中国史学史等领域的教学与研究。曾主持编辑《中国文化研究集刊》、《中国文化史丛书》、《中国近代学术名著丛书》等。 1987年以来先后应邀至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美国印地安纳大学、德国慕尼黑大学、海德堡大学、哥廷根大学、韩国高丽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校担任客座教授或访问学者。著作有《走出中世纪》、《音调未定的传统》、《求索真文明:晚清学术史论》、《维新旧梦录——戊戌前百年中国的“自改革”运动》(与龙应台合作)、《壶里春秋》、《中国经学史十讲》和《孔子思想体系》(合作)等。
1234››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