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重读近代史》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罗孝全与洪秀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美国传教士罗孝全对太平天国的描述或有夸张,但天国内部的腐败以及粗暴地对待曾给予他们宗教启蒙的外国教士,却并非毫无根据的造谣。
2008年11月25日

失败的“天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用“成王败寇”论,或者斯大林“胜利者是不能被审判的”的宏论,去解释太平天国的败亡史,都有麻烦。但之后,章太炎和他赞美的孙中山,似乎实现了“排满革命”的夙愿——但他们憎恶的晚清腐败状况,消除了吗?
2008年11月19日

“神道设教”的双重效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对于满清一代“神道设教”的双重历史效应,即愚民又自愚,怎么从历史本身予以解释?仍属疑问。
2008年11月11日

纪晓岚与“神道设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纪晓岚给后世的印象是乾嘉间有学问的弄臣,除鲁迅肯定他在文学史的价值而外,没人注意他对满清雍乾时代“神道设教”的讥讽,更没人注意他以泛神论否定“神道设教”言论蕴含的历史实相。
2008年11月4日

清代的“神道设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一个文化落伍于中土,信奉萨满的民族,面对各种复杂的文化、宗教,却似游刃有余,成功统一中国长达200多年。个中奥妙,远非清末狭隘的“排满革命”论者所能理解……
2008年10月28日

再议“满汉双轨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满汉双轨制尚未死亡。正如恩格斯所说,传统是一种巨大的惰性力量。它既已历史近三百年,既已成为专制主义的中央集权体制的有效形态,便不可能随着满清的垮台而很快终结。它会变形吗?它会借尸还魂吗?它会超越清史而进入新的轮回吗?
2008年10月21日

“满汉双轨制”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 就史述史,贯穿全清两个半世纪以上的满汉双轨制,迄今仍未受到清史论著注意,是很奇怪的。缘由或因忌讳民族问题。然而清末孙中山、章太炎等鼓吹“排满革命”,与后来的大汉族主义乃至华夏中心论的反历史论调有可比性吗?
2008年10月14日

晚清的军机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军机处”在满清时代是个避讳甚多的敏感词汇。作为晚清权力运作核心,重读近代史,能不讨论军机处的权力运作实情么?
2008年10月7日

清代的正史、野史与笔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当代已无翰林院或国史馆,但达官贵人的“饰终之典”,尤其是讣告悼词的“评价”,字句必争,以至尸体累年不得火化。这常令人怀疑生错了时代,不知自己是否仍属十八世纪清帝的臣民。
2008年9月23日

“探花不值一文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专制君主的心态必定影响“国策”。清初在江南掀起的官场、士绅风暴,即是这样的例子。而满洲专制者的心态史,却是陈陈相因的清史或近代史研究的薄弱环节。
2008年9月16日

重提《奏销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想不到满清征服者对江南文化界几近毁灭性的打击,居然被后世解读为蕴含着重大的“历史意义”。治史若要随着所谓政治主旋律的调门起舞,实在令人悲哀。
2008年9月9日

捐班的促销与直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促销商品也是古已有之。然而促销功名和官职,不仅可以直销,可以打折,还由官方派员登门强卖,在清代却是咸丰朝出现的奇闻。
2008年9月2日

小说里的买官卖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近代文学史上,小说或可成为考证历史的渠道。小说里的买官卖官,也是现实的精妙折射。例如,根据吴敬梓的描述,乾隆初,内阁中书一职已成官职市场的交易对象。
2008年8月26日

清官与捐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康熙帝不断表彰清官。然而,他在位六十一年,钦定清官表率不到十人,可见那时清官已成稀有动物。而钦定的清官中,只有一名八旗子弟,可知清官在满洲统治族群中已属快绝种的濒危动物。
2008年8月19日

清代捐班的“花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清代捐班,花样繁多,这可窥见由康熙到咸丰凡六朝,官职(不包括功名、虚衔、封典等)的买卖是多么兴旺的营业。贯穿全清一代而渐成主流的捐班制度,至迟在乾隆晚期已成为满清帝国的自杀机制。
2008年8月14日

“盛清”捐班的体制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捐官在满清的盛行,乃至在其“盛世”之时成为祖例,不仅是因为皇室的贪婪,也因为它需要的文官是“尊君亲上”的奴才,而非公道亷明的人才。
2008年8月7日

清代的捐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卖官在中国是古已有之。“捐”来的官员不可能成为清官廉吏,因为其官职来自他对朝廷的“经费”贡献多少。道光帝承认捐班不好,无非在作自我辩护,完全回避卖官是公开的纳贿制度,而祸首正是皇帝本人。
2008年7月31日

咸丰朝那十一年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咸丰皇帝已被灌输了满脑袋的官方朱子学成见,“尊君卑臣”、“用夏变夷”、三纲五常之类,当然脑中也充斥着唯恐“西夷”改变满清祖制的忧患意识,面对西方列强入侵的危机,他自始便惊慌失措,尤其害怕英法俄美等国遣使驻北京的要求。
2008年7月24日

再看晚清的权力分裂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一个以边疆少数族征服汉族等多数民族的王朝,到头来相继放弃由皇帝控制的外事与军事的独裁权,这个王朝的前景如何,岂待预卜吗?
2008年7月17日

晚清的权力分裂

FT中文网专栏作家朱维铮:说起短命的咸丰朝,以往的史著大都忽视一个现象,那就是满清统治权力出现的分裂。这十一年的权力分裂现象,彰显于军事和外事两个领域:满军旗人在鸦片战争中的腐败无能而被证明烂到骨髓;大清皇帝面对“外夷”已难保“天朝上国”的体统。
2008年7月10日
朱维铮,1936年出生,江苏无锡人。复旦大学中国思想文化史研究室主任、专门史博士生导师。主要从事中国文化史、中国思想史、中国经学史、中国史学史等领域的教学与研究。曾主持编辑《中国文化研究集刊》、《中国文化史丛书》、《中国近代学术名著丛书》等。 1987年以来先后应邀至加拿大多伦多大学、美国印地安纳大学、德国慕尼黑大学、海德堡大学、哥廷根大学、韩国高丽大学、香港中文大学等校担任客座教授或访问学者。著作有《走出中世纪》、《音调未定的传统》、《求索真文明:晚清学术史论》、《维新旧梦录——戊戌前百年中国的“自改革”运动》(与龙应台合作)、《壶里春秋》、《中国经学史十讲》和《孔子思想体系》(合作)等。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