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成田机场的“白日梦”

许知远:我在一个柜台上使用了微信支付,然后意识到,这个二维码,还将显示我健康与否、去过何地、甚至与何人相遇。在新的梦中,一切都是透明的。
2020年7月3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鼠疫、维新与梁启超

许知远:我继续在檀香山寻找梁启超的足迹,而历史的巧合令人唏嘘。百年前,当这位被清廷通缉的变革者登陆这个太平洋岛屿时,这里正遭遇一场严重的鼠疫。
2020年7月2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菠萝啤酒与黑死病

许知远:疫情中的夏威夷,让我觉得自己身处一场逃逸之中,在历史缝隙中保持某种虚幻的自由。120年前,梁启超也曾在此短暂停留,还遭遇了一场鼠疫。
2020年6月11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意外的放逐

许知远:在因疫情而无限拉长的旅行中,逐渐地,我意识到,再也回不去从前,整个时代的结构与情绪都发生了突变。我曾拼命维持的灰色地带,已变得非黑即白。
2020年5月8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遥远的密谋者

许知远:我在夏威夷寻找孙中山及其追随者的足迹。谁能想到,这个太平洋中的岛屿,是中国变革的开端之地。
2020年5月6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六町目的便利店

许知远:困居东京,六町目的这家罗森便利店,成了我日常食物的来源与主要的社交中心。或许多年后,我还会记得主动给我喷洗手液的收银员石川小姐。
2020年4月28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银座的北京话

许知远:日本的节奏似乎仍有条不紊,人们惊人地冷静。我突然有一种奇妙的感受,令和时代真的开始了,与平成相比,它注定是个颠簸的年代。
2020年4月22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特朗普大厦与三民主义

许知远:在夏威夷的特朗普国际饭店里阅读孙中山,是种独特的体验。夏威夷对中国现代之父的影响超越我们的想象,而夏威夷王国的衰落恰传染病有关。
2020年4月13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在夏威夷读荷风

许知远:东京前往檀香山的航班满员,似乎夏威夷不仅免疫于历史,也免疫于病毒。永井荷风笔下那些上世纪初游荡于海外的日本人的故事,读来颇有切近感。
2020年4月1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檀香山的孙小姐

许知远:我没有想到,会在檀香山见到孙穗芳小姐。这似乎是个命定之地。她的祖父孙中山就是在此地开启了政治制度与思想文化的启蒙之旅。
2020年3月30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钻石公主号

许知远:真正令我好奇的是这艘受困游轮的象征意义。载着世界各地的客人以及尚未被清晰理解的病毒,停泊在横滨港,它是一场新型危机的开始吗?
2020年3月2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吉园漫步

许知远:三周前刚刚离开的祖国,已面目全非。走在东京街头,你意识到,眼前喧闹的日常生活多么动人,又多么脆弱。
2020年2月24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逃离

许知远:要离开马来西亚了,而签证页上的选择有限,我决定前往日本。那里与我的研究相关,有令人安心之感,更提供了让中国人自我审视的一种参照。
2020年2月18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马六甲的低语

许知远:世界以另一种方式感知了中国的冲击,这台长期持续运转的生产与消费机器,突然停顿下来,带来了真空感,马六甲就像是这状态的缩影。
2020年2月12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新南洋青年

许知远:我在槟城结识了第三代华裔移民Dennis。与伍连德一代相比,这代年轻人面对的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中国,在它的富强外表之下,仍能察觉到文明的缺失。
2020年2月10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伍连德

许知远:1879年出生在槟城的伍连德,突然活跃在中国的社交媒体上。倘若孙中山试图治愈近代中国的政治疾病,伍连德则是一种具体疾病的克星。
2020年2月7日

疫病蔓延时的旅行:从吉隆坡到槟城

许知远:前往马来西亚,本是为了追寻孙中山的足迹,但我的注意力几乎全被微信中的疫情占据。槟城又恰是消灭了上世纪东北那场鼠疫的伍连德的故乡。
2020年2月6日

素写:罗振宇、姚晨、冯小刚与张楚

许知远:这个罗振宇的形象,与我期待的不大相同。是的,我对他心怀偏见。但同时,我又对他的成功倍感好奇。
2017年8月4日

祖国的陌生人

许知远:这个国家有无数残忍与痛苦,却没有真正的悲剧,对未来的无限期待,不过是为了逃避眼前的无力之感。
2017年7月7日

北京的昨日与明日

许知远:Lois Conner让我看到亢奋、扩张、自以为是的北京的另一面,它被遗忘的往昔,孤独、静谧与没落之美。
2017年6月16日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商业周刊/中文版》执行主编。现为独立作家,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伪装的盛世》《抗争者》等。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