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纪事》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你需要相信些什么?(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的商人们,总是被各种政治、社会的不确定性所困扰,商业伦理的建立,必须借助与政治、法治与文化对应的改善。
2006年12月14日

你需要相信些什么?(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昔日的意识形态已经失效,对金钱的崇拜只可以充当短期的替代品,人们需要些别的,以为自己的工作与生活赋予意义。
2006年12月7日

石硖尾的大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石硖尾不是我熟悉的那个由铜锣湾的百货公司、中环的金融中心、旺角的拥挤与尖沙嘴迷离的重庆大厦构成的香港,却可能是更真实的香港故事。
2006年11月30日

语言的革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每一个作家总在寻找属于自己的腔调,就像画家寻找色彩,或是音乐家寻求旋律一样。我期待能够寻找到一种独特的腔调来谈论自己的国家,神态超然却又充满温情。但是,在几次尝试之后,我的那种刻意的从容不迫总是不由自主的滑向了粗暴和刻薄。
2006年11月23日

空洞的华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今天的上海承继了旧上海的投机心理、对金钱的热衷、崇洋,却失去了昔日畸形的生机勃勃,那种包含着罪恶、动荡、阴谋、暴力的冒险精神。
2006年11月16日

理解的赤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已对全球格局有了重大的影响力,但我们却仍保持着一个贫穷、落后和封闭社会的心理,我们仍充满饥饿感地寻找一切,却不知道如何承担对应的责任,或是为自己的行为做出更有说服力的解释。
2006年11月9日

智力上的准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启蒙运动与工业革命共同缔造了近代欧洲,后者提供了物质能力,而前者则是智力储备,启蒙运动的领导者们探索了新的知识疆域,创造了新的价值观,使得人们适应一个新社会的到来,而中国对于未来的发展显然缺乏智力与精神上的储备。
2006年11月2日

寻找创造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对数量的迷恋,使外来者也可能使我们高估了自己的创造力。我们要从抽象的数字逃离出来,去看一看每一个个体的头脑到底在怎样思考。
2006年10月26日

未完成的探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中国依旧像七十年前一样,对来自西方世界的观念、物质如饥似渴、充满迷信,只不过伯特兰•罗素、泰戈尔,换成了杰克•韦尔奇和迈克•波特,科学与民主,演变成利润和市场份额。管理学像从前的哲学、文学、物理学一样,是中国人理解自身困境的某种角度。
2006年10月19日

被夸大的神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对海外华人经济奇迹的过度夸耀,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我们对于海外华人的命运保持着多么惊人的无知,和多么长久的冷漠。
2006年10月12日

机会主义者的胜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站在舞台中央、等待被人品评的年轻选秀者,和坐在澳门永利赌场的赌桌旁那个专注的中年男子,有什么类似之处吗?他们都是我们文化中那种根深蒂固的投机欲望的展现。
2006年9月28日

澳门!澳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就像在很长的时间里,香港是中国人唯一心安理得赚钱的地方,在整个华人世界,澳门是唯一合法赌博之地。这两个曾经不为人注意的中国边陲之地,变成了中国人行为的实验场——倘若摆脱了政治与传统文化的束缚,他的行为将会怎样?
2006年9月21日

三城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新加坡、香港和上海都曾期待自己成为远东的贸易中心。它们各自的命运在过去的一个半世纪里,像是你追我赶的赛跑游戏,结局充满了意外的戏剧性。
2006年9月14日

傲慢与偏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生活在一个强者缺乏同情心,而弱者缺乏正常的表达渠道的时代,普通人对此深感无力,不知如何应对,于是强者变成了傲慢,而弱者则充满了偏见。
2006年9月7日

别人的生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的国家就像是一个突然被推入现代世界的陌生人,步伐慌乱,她总是模仿别人,想过任何人的生活,却不相信自己的生活。
2006年8月31日

一个中国人在越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总是想知道美国 人、欧洲人怎么看我们。但是,我们从未认真考 虑过,在今天的越南人眼中,中国的形象到底是 何样?它的结果,可能令所有人不安。
2006年8月24日

走向封闭的北大精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我们尊敬的北大,是 那个作为思想实验场、社会变革催化剂、新知识 探索者、高级精神生活倡导者与捍卫者的北大。 我们必须承认,这个北大精神早已走向封闭。
2006年8月17日

国人的认同焦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将过去三十年的中 国人描绘成从政治人转变为经济人,从大寨时 代转为互联网时代,这种描绘富有戏剧感,却 无助了解真相。
2006年8月10日

祭南京中山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在中国,种种彼此矛 盾的现象总是共存。所有看似激烈的灾难或大变 革,往往很快被日常生活的惰性所吞噬。这个国 家一方面看起来日新月异,另一方面则毫无变 化。
2006年8月3日

唐山如何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许知远:今年是唐山大地震 30 周年纪念。地震纪念馆去年底就关闭了重新装 修。 馆内五分之四的陈列是新唐山的物质成就,遇 难 者反而缺席 了。
2006年7月27日
跟随作者足迹,遍游世界东西十万里;追踪作者思绪,纵论中国上下五千年。 作者许知远,2000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计算机系,曾任《经济观察报》主笔,《商业周刊/中文版》执行主编。现为独立作家,已出版作品《那些忧伤的年轻人》《中国纪事》和《醒来》《伪装的盛世》《抗争者》等。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