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为阿根廷的债务哭泣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法院支持拒不接受阿根廷主权债务重组的债权人,这将加大重组难度,而且匪夷所思。我们必须找到更好的出路。
2014年7月1日

英国留在欧盟是更好选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留在欧盟内,独立性就会受限制;退出,影响力就会受限制。就“留”和“走”这两个选项而言,“留”的结果要好得多。
2014年6月23日

塑造世界格局的三大事件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今年是一战爆发100周年、诺曼底登陆70周年、苏联解体和天安门事件25周年。过去的100年,人类既经历了极端的合作,也经历了极端的冲突。面对似曾相识的选择,我们以何种方式来应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塑造未来100年的历史。
2014年6月12日

墨西哥的启示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经济越是进步,高速增长往往越难以实现。墨西哥不仅需要开展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还需要从根本上提高国家制度的水平。
2014年6月9日

“苏独”辩论过于短视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苏格兰是否该独立,不应沦为针对眼前利益的吆喝。即便它最终独立,我们最起码得拿出一场像样的辩论,以不辜负共同拥有过的非凡历史。
2014年6月4日

资本主义的金融危机宿命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资本主义的确容易产生危机,而且纾困往往还会令结果更糟。我们该怎么办?唯一的对策是,努力减轻金融体系易发生危机的特性,同时保证发生危机时有能力进行干预。
2014年6月3日

可能改变世界的大选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印度人抛弃了国大党的王朝政治,选择了莫迪的人民党。如果莫迪当选能改变印度,那么也将改变整个世界。
2014年5月22日

阿斯利康命运由谁决定?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所有在阿斯利康有利害关系、但不能对冲风险的人都承担着风险,因此这些人也应该对该公司的未来有发言权。
2014年5月19日

宽松货币将长期存在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高收入国家实行廉价资金政策已经5年多,日本这样生活了近20年。尽管有人不喜欢,但这项政策好于其他选择。
2014年5月14日

如何为世界经济注入活力?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如果实际利率低,而且延续很久,那么,其影响将十分深远:债务人受益,债权人受损,这显然不利于全球需求的活跃。
2014年5月7日

社会平等不会妨碍经济增长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研究发现,不平等会损害增长,而纠正不平等的措施总体上并不拖累经济增长。这与我们平时的观察相符:平等程度较高的北欧和东亚国家,其经济表现强于再分配程度较低的南欧和拉美国家。
2014年4月28日

QE为何不会导致恶性通胀?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理解货币体系,至关重要。近年来,公众持有的货币增速太慢。在缺少货币乘数的情况下,这种情况不会有所变化。
2014年4月15日

中国开放资本账户应缓行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以中国储蓄规模之高,开放资本账户将重塑全球金融格局,但如果做得不好,也会撼动原本脆弱的全球金融体系根基。对中国和世界而言,开放过程都不容有失,因此中国必须先改革,后开放。
2014年4月10日

中国不应再拖延改革与调整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中国政府面临两难处境,要么任由债务继续积累,在未来酿成更大问题;要么立即执行快速改革,但承受增长出现更大放缓的风险。折中方案是,加快调整与改革,同时中央政府通过货币与财政政策维持总需求水平。
2014年4月3日

中国艰难的经济转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在当今世界,没有什么经济问题能比中国的经济前景更重要。最近,我出席了今年的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感到中国经济似乎在平稳调整,逐渐适应不可避免的较慢增长,但挑战仍异常艰巨。
2014年3月27日

从普京“熊爪”之下拯救乌克兰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普京吞并克里米亚之举,与希特勒吞并捷克斯洛伐克有着令人不安的相似之处。西方当然不应与拥有核武器的俄国开战,但也不能对此坐视不理。
2014年3月20日

欧元区不应忽视通缩风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欧元区目前明显存在陷入通缩的风险。人们担忧,欧洲央行可能只是因为不能在对策上达成一致,才被迫假装认为低通胀不是威胁。
2014年3月14日

英国不应把复苏当作成功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经济终于复苏是好事,但仍面临巨大挑战:首先,经济不平衡,其次,增长前景不乐观,因此,英国没有理由自满。
2014年7月3日

气候赌场上的豪赌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世界化石燃料储量中,最终将有多少被燃烧?这是投资者眼前的问题。我认为,人类正在“气候赌场”下危险的押注。
2014年6月30日

货币供应权应收归国家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金融体系不稳定,在于政府允许它创造经济所需的货币,而后又被迫为其承担风险,这是市场经济的核心漏洞。将货币供应与融资供应分离,可以填补这个窟窿。
2014年5月4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上一页‹‹89101112131415161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