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减排可以与增长共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应对气候变化与经济繁荣并不一定互相抵触。通过政府的正确支持,市场能够在带来更大繁荣的同时,大幅降低气候失控的风险。但我们现在就应该启动必要的改变,推迟行动将错失良机。
2014年9月25日

俄罗斯是欧洲最危险的邻居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西方领导人似乎认为,ISIS的危险性更大。但是,拥有核武器、由一个无道德感的独裁者统治的俄罗斯更让我恐惧。
2014年9月24日

国际清算银行的警钟敲错了吗?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国际清算银行正确指出了货币政策蕴含的诸多风险。但认为面对着由资产负债表杠杆过高引发的危机,最佳对策是撤回对需求的支持,乃至直接进入通缩,这种观点似乎太奇怪了。
2014年7月11日

为阿根廷的债务哭泣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法院支持拒不接受阿根廷主权债务重组的债权人,这将加大重组难度,而且匪夷所思。我们必须找到更好的出路。
2014年7月1日

英国留在欧盟是更好选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留在欧盟内,独立性就会受限制;退出,影响力就会受限制。就“留”和“走”这两个选项而言,“留”的结果要好得多。
2014年6月23日

塑造世界格局的三大事件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今年是一战爆发100周年、诺曼底登陆70周年、苏联解体和天安门事件25周年。过去的100年,人类既经历了极端的合作,也经历了极端的冲突。面对似曾相识的选择,我们以何种方式来应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将塑造未来100年的历史。
2014年6月12日

墨西哥的启示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经济越是进步,高速增长往往越难以实现。墨西哥不仅需要开展以市场为导向的改革,还需要从根本上提高国家制度的水平。
2014年6月9日

“苏独”辩论过于短视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苏格兰是否该独立,不应沦为针对眼前利益的吆喝。即便它最终独立,我们最起码得拿出一场像样的辩论,以不辜负共同拥有过的非凡历史。
2014年6月4日

资本主义的金融危机宿命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资本主义的确容易产生危机,而且纾困往往还会令结果更糟。我们该怎么办?唯一的对策是,努力减轻金融体系易发生危机的特性,同时保证发生危机时有能力进行干预。
2014年6月3日

可能改变世界的大选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印度人抛弃了国大党的王朝政治,选择了莫迪的人民党。如果莫迪当选能改变印度,那么也将改变整个世界。
2014年5月22日

阿斯利康命运由谁决定?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所有在阿斯利康有利害关系、但不能对冲风险的人都承担着风险,因此这些人也应该对该公司的未来有发言权。
2014年5月19日

宽松货币将长期存在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高收入国家实行廉价资金政策已经5年多,日本这样生活了近20年。尽管有人不喜欢,但这项政策好于其他选择。
2014年5月14日

如何为世界经济注入活力?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如果实际利率低,而且延续很久,那么,其影响将十分深远:债务人受益,债权人受损,这显然不利于全球需求的活跃。
2014年5月7日

深化房产金融改革对稳定至关重要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我们必须反思和改革现行房产金融安排。无论付出多少代价,我们也绝对不能让最近这种房地产抵押贷款过度的状况重演。
2014年9月30日

欧元区如何应对经济挑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当前欧元区经济形势严峻,欧洲央行应尝试推行直接量化宽松政策,购买政府债券。新欧盟委员会应支持增长,而非继续坚持紧缩政策。
2014年9月22日

苏格兰要英镑等于没独立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对于独立后的苏格兰而言,英镑区将是不平等的。如果苏格兰人想要主权平等,他们就应当拒绝加入这个货币联盟。
2014年9月12日

精神疾病难题折磨英国经济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每六个成年人中就有一人罹患抑郁症或者焦虑症,但只有不到三分之一的患者接受了治疗。这造成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损失,简直是一个丑闻。
2014年7月16日

应对气候变化美国举足轻重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最近出炉的《总统气候行动计划》和《风险下的商业》如果能带来改变,我们逃离危险的几率就会上升一点点。
2014年7月14日

英国不应把复苏当作成功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经济终于复苏是好事,但仍面临巨大挑战:首先,经济不平衡,其次,增长前景不乐观,因此,英国没有理由自满。
2014年7月3日

气候赌场上的豪赌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世界化石燃料储量中,最终将有多少被燃烧?这是投资者眼前的问题。我认为,人类正在“气候赌场”下危险的押注。
2014年6月30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上一页‹‹89101112131415161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