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全球复苏为何既真实又脆弱?

沃尔夫:IMF提高了对世界经济增长的预期,但在这个经济和政治都很脆弱的时代,我们正面临一场系统性的危机。
2018年4月19日

21世纪将由中美竞合塑造

沃尔夫:中国是美国的对手,体现在两大方面:实力和意识形态。但中国不是威胁,西方有能力、也必须与崛起的中国共处。
2018年4月12日

中国经济正在实现再平衡

沃尔夫:消费终于成为中国经济中最重要的需求推动因素,这有望使中国摆脱对低效的债务驱动型投资的过度依赖。
2018年4月8日

宏观经济理论为何需要重建?

沃尔夫:宏观经济学是一门实用学科,经济学专家理应洞悉经济中的问题以及应对之策。但近年所爆发的危机,让这门学科始料未及。
2018年3月30日

中国该怎样避免与美国的贸易战?

沃尔夫:美国对中国抱怨的内容总在变化,但抱怨从未停止。中国需要有策略地回应特朗普强硬的贸易政策。
2018年3月29日

意大利选民已从挺欧变为疑欧

沃尔夫:意大利大选结果给欧洲上了一课。意大利人曾是欧洲一体化最热情的支持者群体之一。如今已不再是这样。
2018年3月16日

特朗普保护主义政策的沉重代价

沃尔夫:美国限制钢铝进口计划,是一种“委屈感”与“求胜欲”相结合的产物,其结果将是进一步撕裂全球贸易的脆弱结构。
2018年3月8日

印度如何赶超中国?

沃尔夫:根据现状来看,合理的估计是,印度经济年增速将稳定在7%至8%之间。但印度还需继续改革、发展科技和教育。
2018年2月8日

为什么说特朗普是幸运的?

沃尔夫:特朗普在达沃斯的自夸或许言之无物,但他的确幸运地接手了一个处于后危机时代强劲复苏中的经济。
2018年2月2日

“生病的”自由主义国际秩序

沃尔夫:自由主义国际秩序正在瓦解,部分是因为它没有令社会中的人们满意。特朗普不是药方,而是症状之一,我们应当寻找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8年1月25日

全球复苏给新兴市场带来机遇

沃尔夫:与高收入国家相比,新兴和发展中国家更需要高速增长,因此其潜在增长放缓格外令人不安。他们必须抓住复苏带来的机遇。
2018年1月23日

经济稳健与政局动荡还能并行多久?

沃尔夫:政治与经济形势的背离会持续下去吗?是糟糕的政治状况破坏经济,还是良好的经济形势拯救政治窘境?
2018年1月11日

西方分裂与世界失序

沃尔夫:高收入国家之间的紧密合作过去在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意志和权力的产物。如今,美国却在抛弃支撑这一理念的价值观和利益观念。
2018年1月4日

不平等问题威胁民主制度

沃尔夫:最新发布的《世界不平均报告2018》显示,世界整体收入不平等程度在加剧,这可能关乎普选民主制度的存亡。
2017年12月21日

传统思维不适合解决日本的经济问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为什么日本的通胀目标如此难以实现?该国的货币政策为何这样极端?它的公共债务又缘何那么高?
2017年12月15日

全球经济复苏可持续性存疑

沃尔夫:世界经济正在复苏,但如果投资没有起色,高负债的情况没有得到消除,眼下的复苏将无法长久。
2017年12月7日

全球“无形资产”经济的特点

沃尔夫:无形资产与有形资产有本质不同。了解其区别可解释现代经济的特点,包括不平等加剧及生产率增长放缓。
2017年11月30日

美国富豪民粹主义的危险何在?

沃尔夫:美国正在讨论的减税法案反映出共和党的主要目标——将资源从收入分配的底层、中层甚至中上层转移到最顶层。
2017年11月23日

科技巨擘不是宇宙之主

沃尔夫:科技行业的确做到了一些神奇的事情,但我们的未来不能完全交给科技行业来决定。
2017年11月20日

量化宽松没错

沃尔夫:很多人批评各大央行近年实行的宽松货币政策,这些反对意见不合理,并且可能损害央行有效回应下一场衰退的能力。
2017年11月16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上一页‹‹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