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信贷危机是全球经济转折点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目前,我们正面临全球经济的关键时刻。在1997/98年新兴市场金融危机,以及2000年科技股泡沫破裂时,我均有同样感觉。而这一次,我有八大理由。
2007年12月17日

央行直升机向市场撒钱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各国央行的“直升机”群计划协同行动,向陷入困境的市场投放流动资金。如果这招不灵,“直升机”还会一波接一波地空投。但这能消除市场的担心吗?
2007年12月14日

巨龙之呼吸:中国与世界经济
(FT2007中国报告之三十七)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中国人很清楚全球化如何改变着他们的国家, 但对中国如何影响其他国家却知之甚少。他们恐怕再也无法承受这种无知了。
2007年12月11日

北岩垮台怪谁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英国北岩银行垮台,很多人认为央行有错。对此,央行行长默文•金答道:“英国央行的责任,不是去做银行要我们所做之事,而是要做有利于整个国家之事。”阿门!
2007年11月26日

谁能喂饱能源饥渴的中国?
(FT2007中国报告之二十六)

FT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中国2002年到2005年之间能源需求的增长,与日本目前的年耗能量相当。”国际能源署最新一期《世界能源展望》中的这句话,道出了几乎所有人都需要知道的全球能源经济真相。
2007年11月16日

评IMF《世界经济展望》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其最新的《世界经济展望》中,小幅下调了2008年全球经济增长预期。总体情况将是持续的经济强劲增长,伴随着下行风险的存在。
2007年10月29日

别给中国主权基金找麻烦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人们不应花费过多精力去找主权基金的麻烦。与中国政府带着中国人民辛勤创造的财富到西方来相比,还有许多可能发生的事情要糟糕得多。
2007年10月22日

中国能接过需求接力棒吗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在美国经济放缓、全球信贷紧缩之际,人们寄希望于中国等新兴经济体能够接过需求的“接力棒”。但这种想法有些过于乐观。
2007年10月15日

通胀不会威胁中国稳定
(FT2007中国报告之二)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中国的问题不在于国内需求过多,而是需求短缺。如果政府对通胀的担忧导致人民币更快升值,进口更迅速放开,结果将是有益的。
2007年10月11日

美联储莽撞不得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联储最近大胆降息或许是对的,但它不能表现出无视通胀风险,从而在通胀问题上丧失可信度,因为通胀卷土重来将是一场噩梦。
2007年9月29日

从英国发生银行挤兑谈起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最近英国发生1866年以来首次银行挤兑。如果在宏观经济健康时,金融系统也会发生如此剧烈的震荡,那么我担心一旦经济环境开始恶化,会发生什么。
2007年9月25日

拯救世界经济的挑战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全球依赖美国消费推动的时代正在走向终结,全球经济“调整”即将加速。如果其它国家未能做出适当反应,可以预见世界经济增长将明显放缓。而中国将处于这场经济“调整”风暴的中心。
2007年9月14日

全球次贷危机七大问题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在当今证券化的金融市场,我们正在经历第一次危机。现在要出说此次动荡有何等重要,未免为时过早。但是,我们必须对次贷危机的七大问题给予解答。
2007年9月11日

应该让玩火者知道什么叫疼

专栏作家沃尔夫:孩子被火烫了才会怕火,如果全球某些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金融机构一直在玩火,那就应该让它们知道什么叫疼。
2007年8月30日

全球“过剩”资金从何而来?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对于目前全球经济流动性过剩的现象,有两种解释:“储蓄过剩”和“资金过剩”。哪种说法更合理?搞清这一点重要吗?
2007年7月16日

当今全球金融风险与收益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金融是市场经济的大脑。唉,就像人类大脑一样,它能在刹那间从贪婪转向恐惧。有时(就像现在),“大脑”的表现就像对风险和不确定因素漠不关心。
2007年7月5日

金融资本主义如何转型?(下)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金融资本主义对国家政治也构成新的挑战。金融投机者一年能赚数十亿美元,美国似乎容忍他们这么做,但在其它将权力赋予大多数人的民主国家,肯定会反对财富的重新集中。
2007年7月4日

金融资本主义如何转型?(中)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伦敦和纽约成为国际金融中心,而香港成为亚洲头号国际金融中心,皆非偶然:英语社会的法律传统与观念,似乎是金融发展的重要资产。
2007年7月3日

金融资本主义如何转型? (上)

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近20年来,我们见证了全球对地方的胜利,见证了投机者对管理者及金融家对制造商的胜利,见证了管理资本主义向全球金融资本主义的转变。
2007年7月2日

政府并不能让我们幸福

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如今,幸福学成了一种时尚,并主张政府政策的目标应当是实现最大幸福。我认为,政府应做的事情是致力于减轻伤害,同时避免增加伤害,政府不能让我们幸福,幸福是我们必须为自己追求之物。
2007年6月26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上一页‹‹18192021222324252627››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