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政策制定者的愚蠢贸易观

沃尔夫: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贸易政策方面的言论表明,一个不懂经济如何运行的人也可以成为亿万富翁。
2017年4月21日

英国面对比退欧更严峻的政策挑战

沃尔夫:英国近年的生产率表现是灾难性的。如果这种表现持续下去,英国经济将不再能够实现人均实际收入增长。
2017年4月17日

中国如何摆脱债务陷阱?

沃尔夫:中国仍然需要依靠债务快速增长才能维持经济增速,而且摆脱这个陷阱的所有方法,看上去都很艰难。
2017年4月13日

美中峰会不应忽视的经济议题

沃尔夫:美中峰会的经济焦点可能是中国的贸易和汇率政策。但美国政策制定者应该对中国的资本账户感到担忧,那才是危险所在。
2017年4月7日

英国和欧盟必须相互妥协

沃尔夫:退欧将是英国的悲剧,但也将是欧洲的悲剧。如果英国和欧盟未能达成协议,双方都将是输家。
2017年3月30日

中美:注定合作的超级大国

沃尔夫:我们世界的未来取决于美中关系。美中两国之间存在着共同利益,维持开放的全球经济便是其中之一。
2017年3月24日

特朗普的贸易双边路线走不通

沃尔夫:假如世贸组织的所有成员国都奉行双边贸易规则,就需要有超过1.3万个协定,这将造成贸易政策混乱。
2017年3月16日

印度又一次“与命运有约”

沃尔夫:印度有望成为世界增长最快的大型经济体,并崛起为又一个实行民主制度的超级大国,但印度必须改革。
2017年3月8日

大学教育不能靠市场竞争

沃尔夫:市场竞争在引导高等教育上存在种种局限,依靠市场竞争推动高等教育,几乎必然导致扭曲的结果。
2017年3月2日

莫迪的大胆废钞实验

沃尔夫:历史学家将判定莫迪废钞是出于国家利益的果敢之举。但废钞是否利大于弊,取决于莫迪接下来做什么。
2017年2月24日

特朗普的“美国优先”与习近平的全球化主张

沃尔夫:宣扬“美国优先”听着就像是宣布开打经济战。美国非常强大,但无法为所欲为。它也许只会让自己沦为无赖国家。
2017年1月26日

政治家为何煽动民族主义?

沃尔夫:民族主义不仅是一股自下而上的怒潮,还是野心家的策略。政治家们讲述的故事虽然细节不同,但根本精髓都一样。
2017年1月19日

“达沃斯人”不行了?

沃尔夫:我认为,如今势头上升的思想简单的民粹主义,不久之后就将被证明比达沃斯精英的狂妄自大要糟糕得多。
2017年1月18日

奥巴马挽救了美国经济,但犯下一个大错

沃尔夫:奥巴马在金融危机时期就任总统,成功地推动经济复苏,但他任内一大错误是导致特朗普上台的原因之一。
2017年1月12日

2016:民主的危机与煽动家的逆袭

沃尔夫:民主政体的本质,是一种受谅解和制度制约的争斗,它不会保护民主本身。煽动家越是野心勃勃,民主体制就越有可能沦为专制统治。
2016年12月22日

不应乱扣“人民公敌”的帽子

沃尔夫:英国高等法院裁定,只有议会有权制定和废除法律。退欧派人士无视议会主权,谩骂法官是“人民公敌”。
2016年12月15日

欧元区将面临更多危机

沃尔夫:意大利政局动荡尚无法左右欧元区命运,但只要欧元区无法实现广泛分享的繁荣,它就会随时遭受冲击。
2016年12月8日

中国能否取代美国的贸易角色?

沃尔夫:中国在世界贸易中取代美国的程度是有限的。整个亚洲都难以独自维持世界贸易的活力,中国就更不行了。
2016年11月28日

特朗普将辜负“愤怒的支持者”

沃尔夫:特朗普会造福将他送入白宫的白人劳动阶层吗?结论是:有些人确实会受益,但白人劳动阶层不在其列。
2016年11月17日

特朗普当选的经济影响

沃尔夫:特朗普领导的政府可能逆转全球化,动摇国际金融体系,削弱美国的公共财政,危及各国对美元的信心。
2016年11月14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