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马丁·沃尔夫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劳动力市场怎么了?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壮年男女劳动参与率持续下降,表明美国劳动力市场严重失灵,是什么导致越来越多的美国壮年人口选择退出劳动力市场?
2015年11月13日

不应对全球气候挑战过于悲观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巴黎气候会议不太可能成为应对气候变化风险的决定性转折。但从长远来看,相对务实的方法和技术变革的加速,正在增大全球排放这艘“超级油轮”调整航向的可能。
2015年11月2日

中美打喷嚏,世界经济怎么办?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过去美国一打喷嚏,全球经济就感冒;现在中国一打喷嚏,全球经济也感冒。今天的世界经济已经失去最后一个重要的需求引擎。未来几年,全球需求将更加疲软。政策和思维都必须适应这一现实,从现在开始。
2015年10月15日

低利率为何存在?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如今高收入国家中最重要四家央行的干预利率全部接近于零。高度刺激性的货币政策、名义和实际利率超低以及没有通胀迹象缘何得以共存?
2015年10月14日

面对难民潮:欧洲不应自筑堡垒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欧盟最不想处理的事情就是难民潮,但欧盟无法选择危机,它必须在不牺牲现代欧洲价值观的前提下,妥善应对这场难民危机。
2015年9月29日

中国是否会引发全球衰退?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一场由“中国制造”的全球经济低迷并非天方夜谭。这虽然并不意味着金融危机会卷土重来,但在中国完成向更平衡的增长模式转型之前,世界经济将依然很容易遭受厄运冲击。如果美联储选择现在加息,将是愚蠢的行为。
2015年9月17日

中国经济增长的“中断”风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中国经济增长出现“中断”的可能性是几十年来最高的。这种中断局面可能不是短暂的。中国政策制定者必须在不崩盘的情况下,对不断放缓的经济进行转型。中国经济的下阶段走向成迷。其解决方案将影响全世界。
2015年9月3日

为什么应该担心中国?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中国政府试图阻止股市泡沫破裂,引导人民币贬值,表明他们担心中国经济。中国的选项包括货币贬值、超低利率,甚至还有量化宽松。这些选项可能会造成更大的动荡。全球储蓄过剩可能变得更严重。那会让所有人都受到影响。
2015年8月27日

以技术革命拯救地球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应对气候变化挑战,需要改革激励机制,并加快创新步伐,使无碳技术能与化石燃料竞争。为此我们需要一场技术革命。
2015年7月6日

希腊人面临的两难选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希腊即将就国际纾困计划举行公投,如果投票结果为赞成,希腊也许面临数年紧缩和萧条,但仍然好过退出欧元区后的混乱。
2015年7月2日

英国为何应“圈护”零售银行业?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在英国,有些人抱怨将零售银行业“圈护”起来、与其他活动隔离的计划。但“圈护”要求有三大目标,它们的利大于弊。
2015年6月30日

欧元区和希腊“说分手”不容易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欧元集团和希腊都希望斩断彼此之间的“孽缘”。但一刀两断虽然痛快,却不是解脱。如果最终希腊违约并退出欧元区,谁的日子都不会好过。
2015年6月18日

气候变化:人类应为“不确定性”而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迄今为止,所有气候会议几乎都是“一个白痴讲故事,充满喧嚣与愤怒,却什么也说明不了”。有什么能真正改变人类的轨迹?答案只能是技术。
2015年6月15日

希腊违约的后果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希腊处于违约边缘,但相关各方仍有可能避免灾难发生。一旦欧元被视为是可逆的,推动欧洲一体化的经济力量就会逆转。
2015年6月4日

国债市场多头尚难“王者归来”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表面上看,主要发达经济体国债收益率的长期下降趋势就要画上句号。但也不要期待收益率会迅速上升至以往的正常水平。
2015年5月25日

诸边贸易协定的风险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主导的跨太平洋和跨大西洋诸边贸易协定可能带来一定的积极影响,但也存在风险。必须挫败用它们替代世界贸易组织、或者排挤中国的企图。把手伸得过长可能会适得其反,甚至不利于全球贸易自由化事业。
2015年5月18日

英国联合政府的经济成绩单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本届联合政府称,他们在拯救英国经济方面做得不错,但从民调结果看,选民们并不买账。联合政府在民调中表现欠佳,到底冤不冤?
2015年5月4日

不能接受“苏独”漫天要价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按理说,去年的公投解决了苏格兰独立问题,但它没有。英国大选的选情再一次引发疑问。但如今的真正问题也许是:英格兰(而不是苏格兰)应不应该脱离联盟?
2015年4月22日

全球经济面临不可持续难题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IMF《世界经济展望》提出,全球经济潜在产出增速正在放缓,这可能意味着经济增长可持续性的降低。如果确然如此,我们会发现投资乏力、实际利率和名义利率低迷、信贷泡沫以及巨额债务负担将成为全球经济的长期主题。
2015年4月17日

美国不应排斥亚投行

FT首席经济评论员沃尔夫:美国反对盟友加入亚投行,说了很多理由,但美国真正担心的是,中国建立的金融机构可能会削弱美国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力。然而,世界需要新的机构,也需要做出调整,以适应新的大国的崛起。
2015年3月26日
马丁·沃尔夫(Martin Wolf) 是英国《金融时报》副主编及首席经济评论员。为嘉奖他对财经新闻作出的杰出贡献,沃尔夫于2000年荣获大英帝国勋爵位勋章(CBE)。他是牛津大学纳菲尔德学院客座研究员,并被授予剑桥大学圣体学院和牛津经济政策研究院(Oxonia)院士,同时也是诺丁汉大学特约教授。自1999年和2006年以来,他分别担任达沃斯(Davos)每年一度“世界经济论坛”的特邀评委成员和国际传媒委员会的成员。2006年7月他荣获诺丁汉大学文学博士;在同年12月他又荣获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科学(经济)博士荣誉教授的称号。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