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伊•德•容凯尔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我留给亚洲的八个预言

FT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将于近期退休。临别之前,他对亚洲的未来作了八大预言。
2007年4月6日

焦虑:经济增长的原动力

专栏作家容凯尔:为什么一些国家和社会越来越富有,而其它国家和社会却始终处于财富的底层呢?这是经济学悬而未决的重大问题之一。
2007年3月20日

中国出口何以强劲?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中国生产率年增15%至20%,令美国“奇迹”相形见绌。难怪中国不仅守住传统市场,而且能向高端出口市场进军。
2007年3月13日

英国留给香港的遗产

专栏作家容凯尔:香港回归中国已近10年,英国留给香港的许多东西都保留了下来,无论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2007年3月1日

经济民族主义将有损亚洲利益

专栏作家容凯尔: 亚洲在开放上的动力,似乎更像是达到了速度极限,而非出现倒退。但目前开始蔓延的经济民族主义,反映出亚洲国家对邻国及世界的不信任。
2007年2月28日

不要被中国牛市弄蒙了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中国上市企业业绩并没有在一夜之间改变,谣言、内幕交易、一些庄家哄抬股价,目前中国的股市仍是短期投机者的天堂。
2007年1月24日

搞笑版2007年预测

编者按:本文纯属虚构。岁末年初,本报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戏说”今年全球将要发生的大事。读者在一笑之余,也许能从一个新视角解读当今世事。
2007年1月15日

中国如何让保尔森不虚此行?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美国财长即将率领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美国代表团访华。这一次,单靠波音订单恐怕打发不了保尔森。
2006年12月11日

中印共同点不多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中印在许多方面截然相反。中国积极开放经济,而印度政治僵局阻挠自由化进程。中国繁荣,得益于政府政策;印度繁荣,则是因为克服了政府的阻碍。
2006年12月5日

布什应如何度过河内周末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随着中国崛起,美国在亚洲影响力已经降低。若布什能够充分利用本周末在越南举行的APEC峰会,他也许会不虚此行。
2006年11月17日

亚洲企业勿盲目“走出去”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保持简单,坚持自己懂行的业务,也许不算激动人心。但中国电子企业TCL吃的苦头证明,忽视这些原则,可能对亚洲企业造成严重损害。
2006年11月14日

保尔森的中国愿景

专栏作家容凯尔: 保尔森就任美国财长不久,就为美中关系勾画出一幅宏图。但他能够达标吗?
2006年11月2日

东亚经济虎啸尚早

专栏作家容凯尔:明年才是东亚经济危机10周年,可庆祝东亚经济康复的活动早已登场,世界银行还把此称为“复兴”。这种乐观有什么依据呢?
2006年10月13日

谁是未来中国的企业领头羊?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北京对巨型企业的偏爱是错误的。中国经济最具活力的发动机,不是国有部门,而是私营中小企业。
2006年9月13日

与《亚太自由贸易区》一文商榷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华盛顿国际经济研究所所长伯格斯登称,建立亚太自由贸易区是替代多哈回合世贸谈判的“B计划”。这项主张很勉强。
2006年9月7日

亚洲需要“思想市场”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有人说,亚洲智库不少,但思想不多。这话不错。中国的“执行”成就给人深刻印象,但它没有贡献多少独创的发展思维。
2006年9月5日

自相矛盾的“经济排外”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无论在什么地方, 有意投资新项目的外国投资者都会得到礼遇,但 如果它们试图收购当地企业,就会陷入民族主义 雷区。
2006年8月14日

中国:私企建党为哪般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中国私营企业纷纷 建立党组织,它们图什么呢?简单的回答是,有 利于做生意。在很大程度上,这反映了中国改革 的局限。
2006年7月31日

日本经济“正常”未必是好事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有人说,日本经济 经历了10年衰退后,正回归正常。但问题是,这 种“正常”的涵义究竟是什么?
2006年6月28日

中印人才短缺之惑

首席亚洲事务评论员容凯尔:尽管中、印两国每年进入就业市场的人口数量庞大,但其质量却无法满足迅速膨胀的市场需求。
2006年6月16日
12››下一页
FT中文网客户端
点击或扫描下载
FT中文网微信
扫描关注
FT中文网全球财经精粹,中英对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