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华字典》解不了我的乡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新华字典》里你找不到“陕”的来历,有陕西无陕东。《澄衷蒙学堂字课图说》却告诉你文明的源头,这就是钦定字典与清末人文常识的区别。
2014年2月27日

请及早做好告别人世的准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中国,因人们刻意回避,许多人仓促告别人世时常留下无尽遗憾,如安葬方式、财产分割、与亲友告别等,与其如此,不如在清醒时做好准备。
2014年2月20日

他们为何娶不起媳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城市化进程造成优质性资源的高度集中,城市庞大的剩女群便是被侵入者挤出的人群之一,乡村广大剩男亦是受害者,同时起作用的还有彩礼。
2014年2月13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十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时流传着这样一首民谣,曰:“偷一石,当模范;偷一斗,红旗手;不偷不逮,饿死活该。”饥饿把原有的做人道德彻底摧毁了。
2014年2月6日

一个官迷的欢喜与忧伤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他最新的苦恼是,超标的办公室要隔成两间,独享卫生间、卧室和大客厅的日子结束了。这个中层官员的故事,有助于了解真实的官场原生态。
2014年1月24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苏交恶之后,小镇出现了“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标语。从县里来了一个专家模样的人,决定在教师宿舍和教室之间的空地上挖洞。
2014年1月16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那时弄不清鲁迅和毛泽东的关系,但能嗅出一丝其间的联系:不好好说话,总是话里藏话,虽不大读得懂,却也能体会那股恶毒的快感。
2014年1月9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1955年开始除“四害”。四年后麻雀快绝种了,害虫却泛滥成灾。加上消灭了农业生产力的人民公社制度,中国历史上最可怕的三年大饥荒降临。
2014年1月2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1977年出版的《毛泽东选集第五卷部分词语简释》对古今中外诸多人物进行褒贬,其评语很能传达那个时代的气息,“世界观”黑白分明。
2013年12月26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金正恩政权清理张成泽之后的咒语和宣誓,让记忆中的某些东西瞬间被激活了。暴词和谀辞交织,让人们领略一个独裁制度核弹般的修辞能力。
2013年12月19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九七五年,我方知道有一种敌人在空气里,就是可怕的“敌台”。收听“敌台”属于思想问题罪,轻者劳教,重者判刑,有人甚至丢了性命。
2013年12月12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文革之后,中国实为文化荒漠。外国的书是资产阶级文化,古代的属封建糟粕,都不能读,中国仅剩下两个人的书可读:一个毛泽东,一个鲁迅。
2013年12月5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高音喇叭里的口号,喷绘在布料横幅上,涂抹在众人经过的墙面上,成就了那个时代的标语景观。一场新的运动,往往经由标语的更换而来。
2013年11月28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平凡生活无意义,要成为英雄,但有谁知道我是为革命而牺牲的?我需要自我证明。这就需要日记。好在有《雷锋日记》做范本。
2013年11月21日

毛泽东时代的关键词(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毛泽东时代过来的人,对一些词语有着特别的记忆。我想打捞这些残存的碎片,供渴望了解那个岁月的人参考。
2013年11月15日

学坏的“小绵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想象不出妻子的模样,更想不出后代的脸庞,一想到最终也将成为度日如年的男人,悲哀就一脚踢翻了我。生命中仅有的乐趣便是学坏。
2013年11月7日

游戏般的毁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因结婚买房发生的命案里,若女方是世俗观念的牺牲品,男方则是人性沦丧的受害者。缺少价值正义的社会,类似的惨剧还将不断上演。
2013年10月31日

我生命的原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从这儿一抬眼能望到一条河堤,从塬下一个叫香里的地方而来的引水渠,隐约记得平地筑河的情景,母亲他们肩扛架子车,地里插满了红旗。
2013年10月24日

挠痒痒与集体按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民主生活会的发起者捡起“灵魂深处爆发革命”的药方,期望借助思想斗争方式帮助官员觉悟,完成灵魂的自我净化。但这注定是一场尴尬的游戏。
2013年10月18日

关于钱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那时一个鸡蛋卖一毛钱,一天能赚八分。我盼望长大,哪怕每天只挣四分工——半只鸡蛋的报酬。这便是我对钱的记忆。
2013年10月10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