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母亲走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母亲在昏迷七天七夜之后走了。在村委会主持的追悼会上,母亲变成了“张老孺人”。没有给我念悼词的机会,我说给母亲的话只好写在这里。
2012年11月1日

文革前夕的“进步青年”(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阅读一本从地摊上淘到的文革日记,我有重回历史语境的兴奋感。一个渴望上进的男青年,在1966年的所思所想所为,完整地描绘了时代图景。
2012年8月24日

《白鹿原》的非文学问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重读《白鹿原》,我感觉作者叙事逻辑混乱,用词造句幼稚,不能准确表述一个完整的意思。行文欠缺中国文化意蕴,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2013年3月1日

洞察人性需要阅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人物》杂志关于袁厉害的报道引发了很大争议。一个被官方媒体扭曲夸大的好人形象,的确需要还原,但还原真实需有对人性熨帖的理解。
2013年2月7日

李承鹏“卖拐”了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平心静气读完《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你就会认同骆小明对李承鹏的评价:“既非左也非右,而是对人生存尊严的思考,对社会不公的鞭挞。”
2013年1月17日

台湾人与大陆人如何心连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越来越多的有识之士认为,是正视两岸制度差异的时候了,从经贸交流演进到文化交流阶段,不解决普世价值的认同问题,就无法做到心连心。
2012年12月28日

台湾,被植入的那些风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七天的旅行,在台湾这个背景上,大陆某些人的品貌愈发清晰起来。在彬彬有礼的台湾同行面前,他们几无任何尊严可言。
2012年12月20日

朗月下的一件小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公共空间,好多人都会放纵自己的本能,乐于露出自己锐利的牙齿,刺向无辜的同类。诸多琐碎的冲突,皆可归之于一颗粗鄙坚硬的心。
2012年11月29日

单位大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八十年代,一个没单位的人寸步难行。单位,即是你的人生堡垒,不但解决你的身份和生计,也为你及其家人的生老病死埋单。
2012年11月22日

季羡林的“坏人定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一个社会任由坏人招摇,传播所谓的美德,无异于认同了坏人的价值观,人们更难识别是非,庸众倒容易变成坏人,变成暧昧不清的物种。
2012年11月15日

知识界的沉默之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出人意料地发给了中国作家莫言。他的获奖在中国激起巨大波澜。狂欢的中国文学之夜,同时是知识分子的伤心之夜。
2012年10月12日

一出有关幸福的情景喜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逼人幸福的传媒,巧遇不幸福的人民,上演了一幕机智的反讽剧。从“我姓曾”到“我耳朵不好”的几则问答,构成黄金周期间吊诡的风景。
2012年10月8日

“大串联”的日子

FT专栏作家老愚:1966年10月23日,H写下日记的最后一页。他已经把目光投向新一轮洗牌风暴,问题是,他最后到底在残酷的厮杀中生存下来了吗?
2012年9月19日

毛泽东的“红卫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8月18日,是H最幸福的一天。他参加百万学生大游行,在天安门广场见到了毛泽东。“今天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天,”日记这样开头。
2012年9月13日

在夺权的漩涡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H在日记里写道,在新的一周里,要把自己的一切投身到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中去。第二天,他就投身到为黑帮定案的斗争中。
2012年9月6日

与人斗其乐无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H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游泳,就是“革命”。下车间实习都是敷衍了事,也没人敢管他们。在这个发烫的夏天,他的一切都改变了。
2012年8月30日

在北京的激流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7月21日的暴雨里,有人替生活在首善之区的我们死了。我们还活着,仅仅因为侥幸。一幕幕惊悚片里才会有的场景,令人后怕。
2012年7月26日

周其凤的惊世一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相信周其凤是一个有内心感情的人,那个瞬间也确属真情流露,颇能打动天下做儿女的心。但那么撕心裂肺地一哭,却让人疑窦丛生。
2012年7月19日

被故乡吃掉的沈从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今年是沈从文诞辰110周年。他笔下那个想象出来的“湘西”,已经消失了,故乡藉着他的大名荷包渐鼓,而他却好像永远失去了故乡。
2012年7月12日

反动标语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 初一那年夏天,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几部摩托车驶进学校,身穿公安制服的人在校园里转来转去。千万别是我。我听见自己在叫唤。
2012年7月5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112131415161718192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