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文革前夕的“进步青年”(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阅读一本从地摊上淘到的文革日记,我有重回历史语境的兴奋感。一个渴望上进的男青年,在1966年的所思所想所为,完整地描绘了时代图景。
2012年8月24日

童年在故乡那头(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春节回家,得到两张老照片。我坐在摇车上,头戴兔耳朵绒帽,脖子上挂了一副长命锁,左手食指和中指抚弄横杆,右手半握,眼睛看着前方。
2012年2月23日

毛泽东的“红卫兵”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8月18日,是H最幸福的一天。他参加百万学生大游行,在天安门广场见到了毛泽东。“今天是我终身难忘的一天,”日记这样开头。
2012年9月13日

在夺权的漩涡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H在日记里写道,在新的一周里,要把自己的一切投身到社会主义文化大革命中去。第二天,他就投身到为黑帮定案的斗争中。
2012年9月6日

与人斗其乐无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H的生活除了吃饭、睡觉、游泳,就是“革命”。下车间实习都是敷衍了事,也没人敢管他们。在这个发烫的夏天,他的一切都改变了。
2012年8月30日

在北京的激流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7月21日的暴雨里,有人替生活在首善之区的我们死了。我们还活着,仅仅因为侥幸。一幕幕惊悚片里才会有的场景,令人后怕。
2012年7月26日

周其凤的惊世一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相信周其凤是一个有内心感情的人,那个瞬间也确属真情流露,颇能打动天下做儿女的心。但那么撕心裂肺地一哭,却让人疑窦丛生。
2012年7月19日

被故乡吃掉的沈从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今年是沈从文诞辰110周年。他笔下那个想象出来的“湘西”,已经消失了,故乡藉着他的大名荷包渐鼓,而他却好像永远失去了故乡。
2012年7月12日

反动标语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 初一那年夏天,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几部摩托车驶进学校,身穿公安制服的人在校园里转来转去。千万别是我。我听见自己在叫唤。
2012年7月5日

太阳休假日记——1983年记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嘈杂的当下,让读者回眸一下29年前的那场清除“精神污染”运动,或许不无裨益。
2012年6月21日

韩国人、爱国权和正能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韩国人金宰贤委婉劝告中国人学好时,一场发掘“正能量”的大跃进运动已徐徐展开,良善的人被拔高成神,试图拯救陷入无道德深渊的中国。
2012年6月14日

围拢在父母身边的日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只有在梦里,我才能回到那个贫瘠温暖的院子。我多想待在父母的屋檐下,他们不老不病,我们也不长大,就那样一直生活下去。
2012年5月31日

首善之区的二只苍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 “公厕内的苍蝇个数不得超过二只!”看似科学的规定,隐含着极大的荒诞感。这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最后变成了“好看”的文件。
2012年5月25日

当阿拉伯数字起舞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大众忧虑什么,喜鹊便端出一盘吉祥的阿拉伯数字。一个个组织机构摇身一变为吉祥鸟,专门制造祥瑞,数字变成召之即来的灭火器。
2012年5月17日

在和风中假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从敌对氛围里突围出来,一直徘徊在锋利的剃刀边缘。许多人以为我会被生活驯服成绵羊,发出比他们更乖巧的叫声,他们错了。
2012年5月10日

剧场中国的情景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剧情中国里,有人主动充当演员,有人沦为演员,而最不幸的是成为看客:尽管可以领略一幕幕精彩纷呈的戏剧,但心底里注定盛满无奈。
2012年4月26日

我的第一篇铅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发表的第一篇文章叫《故乡情》,刊登在1983年3月4日的《复旦》校刊上。编辑让我写篇散文抒发情怀,立意当然是歌颂改革。
2012年4月5日

陌生的故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半年前回家,村子已经变得陌生了。青壮大都外出打工,老人带孩子守家。村里飘着天南海北的口音。走在村里,我仿佛一个外乡人。
2012年3月29日

雷锋复出能走多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高调重振学雷锋运动,是企图替代信仰缺失,安慰感觉冰冷的人群,让他们回到感恩的戏剧情境中去,舍不得离开即将倾覆的泰坦尼克号巨轮。
2012年3月2日

“感动工程师”于丹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春节里讲诗词,于丹还是“论语心得”那一路,惯于任性而为,将庞杂的心得流塞给痴迷的观众。于丹式的感悟,可谓荒诞时代的完美结晶。
2012年2月9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