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南京的激素与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名为“激素”的当代艺术展,在绵绵细雨中优雅地开幕,被记者冠以“新异作品”两幅,最能说明这个展览的内涵。
2011年11月3日

陌生的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摄像头记录下的小悦悦被碾的情景,才是这个社会的常态。在任何一个地方,你看到的都是互不相干的人,这是非常明显的事实。
2011年10月27日

绿领巾和黑头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西安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学生戴上教师发明的绿领巾时,他们未必能意识到这是人格侮辱。绿领巾迅即被取缔。这是一场闹剧吗?
2011年10月20日

钻进红色重庆的艺术楔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洪峰刚刚退去,山城重庆一隅——黄桷坪501独立映像艺术空间,一个名为“红处方”的当代艺术展悄然开幕。在冷雨绵绵的季节,这一抹红透出异样的意味。
2011年9月23日

母校只在追忆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入校30年聚会,或因中秋将至,许多人脸上都挂着几分喜色。进了大门,绿树新路,鲜亮得令人狐疑。复旦精华区域,物在,景致皆非。
2011年9月15日

自我封赏的权力游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是“我表扬我”,一个是“请你表扬我”,实质都是剥夺选择的权利。理应被监督的权力部门,借此完成了庄严的自我封赏。
2011年9月8日

轻视茅盾文学奖的理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茅盾文学奖,用最严肃的方式,花费不菲的钱财,评选出一个最平庸的可有可无的结果,这难道不是最滑稽的事情吗?
2011年8月25日

五道口的涡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这是北京智力人口密集区的节奏,如果从天上看,一定呈现涡流状。在我眼里,这是现实中国真实的脉搏,是人心与人性编织的图案。
2011年8月18日

在京沪高铁的怀抱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快到徐州时,窗外电闪雷鸣,我不由地想起温州动车事故。杞人忧天。能坐在一列无风险的高速列车里是幸福的,你最好什么都不要想。
2011年8月11日

陌生的汉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诗人流沙河晚年变身福尔摩斯,意在勘察汉字的奥秘。《文字侦探》这本妙趣横生的小书,既是对汉字如何丧失文化尊严的案例阐释,也是对简化字专制的抗议。
2011年8月5日

七月的伤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七月的伤口摆在那儿,你看得见也好,假装看不见也好,倒立的“和谐号”动车残骸,失去的三十九条生命,已经撕裂了中国人的心。
2011年7月29日

广州:两个官员的珠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那个珠江是属于官员们的,他们有能力让节日的水变清,清澈得可以喝几口。把钱投进去,再选一个吉日自我表扬一下,这无论如何都不算错。
2011年7月22日

一个发展大跃进的殉葬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张海忠如此决绝的死法,不是一般绝望者能做出的。幻灭,极度幻灭才有这么可怕的勇气。他的病是工作目标偏离或背离人性的必然结果。
2011年7月15日

中国大地上那些飞翔的官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政府的各级宣传小吏们只要常备一套官员风采照片,然后依据形势需要,安插在不断涌现的沙盘场景上即可。
2011年7月1日

有点可爱的微博偷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宛如天堂般美好的恋爱,就这样被撕破,还原成一对官男女商的苟合丑事。从天上下坠人间,主人公的感受五味杂陈,观看者也仿佛看见了人生的残酷。
2011年6月23日

被革命吃掉的人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只想为民做事的人,终于落到革命嘴里,成了黑暗专制时代的祭品。若革命者牟宜之,失意困顿,人亡而诗存,幸抑或不幸?
2011年6月16日

药家鑫的“不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药家鑫”这个暗含沉重社会现实的名字,成了中国人的一个痛点。这个末世符号让人心惊肉跳。在人性时代来临之前,他注定活在我们心里。
2011年6月10日

故乡在童年那头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曾经幻想,当我从外地归来,一切都不变化:我的朋友还在野地里等着我去拔草,村里人不会老去,我的亲人不会死去。人们所说的那个故乡,其实只在童年里。
2011年6月2日

不想苟且的“私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王功权渴望做一个自由的人。他义无反顾地尝试了“私奔”,留下无数谜团供有心人破解,留下佳话抑或丑闻供大众消遣。一个人的私奔宣言,掀起每个人心中的千层浪。
2011年5月19日

死刑面前,官民平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法律和刑罚面前,官民应该平等,贪官不能因其有官职而获轻罚,因为与老百姓损坏或盗窃数万数十万而动辄获得死刑相比,贪官们实在是太受法律优待了。
2011年5月13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112131415161718192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