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条让人不安的坐地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壬辰年特种邮票上面的主角,既不尊贵,也不好看,全身透出一股躁动不安的气息。我们被他吓着了,还是被他被吓坏的样子吓着了?
2012年1月6日

“韩寒”是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有人试图区分真实存在过的韩寒和偶像韩寒,刮掉罩在“偶像韩寒”身上的油彩,但捍卫偶像韩寒的族群则不能容忍这种质疑。
2012年2月3日

假如碰到123岁的希特勒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雕塑《123岁的希特勒》,是艺术家金锋人物系列主题的延伸。我承认自己被希特勒那装满忧虑的眼神击中了,他还在为世界的命运而操心。
2011年12月29日

我不相信的眼泪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金正日死后,朝鲜人从播音员、官员到普通人的失态嚎哭,让我回忆起往事。不过35年前,我们也曾处于那样的状态。
2011年12月22日

56米长的中国表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站在三米高五十六米长的巨幅油画面前,我不忍正视画面中的人物。他们都是身边每日可见的人,但当他们这样出现在眼前时,我还是有点儿晕眩。
2011年12月15日

湘西凤凰:文明解体的活标本

FT专栏作家老愚:艺术家卯丁和魏艺率领的工作团队经过一年多的艺术调查表明,古老苗寨也很不美妙,分崩离析的农村正好可以作为文明解体的注脚。
2011年11月24日

一只被公权力蹂躏的羔羊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国进民退,官重民轻。中国社会已经不加掩饰地倒退到阶级社会,由官吏系统所滋生的公家人阶层高高在上,垄断所有发展机会。
2011年11月17日

南京的激素与药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名为“激素”的当代艺术展,在绵绵细雨中优雅地开幕,被记者冠以“新异作品”两幅,最能说明这个展览的内涵。
2011年11月3日

陌生的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摄像头记录下的小悦悦被碾的情景,才是这个社会的常态。在任何一个地方,你看到的都是互不相干的人,这是非常明显的事实。
2011年10月27日

绿领巾和黑头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西安未央区第一实验小学学生戴上教师发明的绿领巾时,他们未必能意识到这是人格侮辱。绿领巾迅即被取缔。这是一场闹剧吗?
2011年10月20日

钻进红色重庆的艺术楔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洪峰刚刚退去,山城重庆一隅——黄桷坪501独立映像艺术空间,一个名为“红处方”的当代艺术展悄然开幕。在冷雨绵绵的季节,这一抹红透出异样的意味。
2011年9月23日

母校只在追忆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入校30年聚会,或因中秋将至,许多人脸上都挂着几分喜色。进了大门,绿树新路,鲜亮得令人狐疑。复旦精华区域,物在,景致皆非。
2011年9月15日

自我封赏的权力游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是“我表扬我”,一个是“请你表扬我”,实质都是剥夺选择的权利。理应被监督的权力部门,借此完成了庄严的自我封赏。
2011年9月8日

轻视茅盾文学奖的理由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茅盾文学奖,用最严肃的方式,花费不菲的钱财,评选出一个最平庸的可有可无的结果,这难道不是最滑稽的事情吗?
2011年8月25日

五道口的涡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这是北京智力人口密集区的节奏,如果从天上看,一定呈现涡流状。在我眼里,这是现实中国真实的脉搏,是人心与人性编织的图案。
2011年8月18日

在京沪高铁的怀抱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快到徐州时,窗外电闪雷鸣,我不由地想起温州动车事故。杞人忧天。能坐在一列无风险的高速列车里是幸福的,你最好什么都不要想。
2011年8月11日

陌生的汉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诗人流沙河晚年变身福尔摩斯,意在勘察汉字的奥秘。《文字侦探》这本妙趣横生的小书,既是对汉字如何丧失文化尊严的案例阐释,也是对简化字专制的抗议。
2011年8月5日

七月的伤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七月的伤口摆在那儿,你看得见也好,假装看不见也好,倒立的“和谐号”动车残骸,失去的三十九条生命,已经撕裂了中国人的心。
2011年7月29日

广州:两个官员的珠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那个珠江是属于官员们的,他们有能力让节日的水变清,清澈得可以喝几口。把钱投进去,再选一个吉日自我表扬一下,这无论如何都不算错。
2011年7月22日

一个发展大跃进的殉葬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张海忠如此决绝的死法,不是一般绝望者能做出的。幻灭,极度幻灭才有这么可怕的勇气。他的病是工作目标偏离或背离人性的必然结果。
2011年7月15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