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扳不倒的河南“大仙书记”?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公然触犯法律、大搞迷信活动的齐百红,为何在舆论的轰击下仍能保住乌纱帽,且成了不倒翁,里面大有玄机。
2011年1月20日

游街女和烈士刘胡兰的不等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冷不防看到金锋这尊梗起脖子的游街女雕塑,不知刘胡兰会作何想?她该不会自责:我为革命抛头颅洒热血时到底想清楚了吗?
2011年1月13日

五道杠少年的世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做官成为孩子的天性,这绝 不是梁启超先生所呼唤的能鼓动新中国之帆的少年,而是权力所有制中国的标准产品。
2011年5月6日

做“人上人”的诱惑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社会新的阶级分化已经完成,董藩教授的“四千万”之言,是要他的学生挤入上层社会,他觉得必须这样,才对得起手里的文凭。
2011年4月14日

我们为什么害怕药家鑫不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虽有媒体的煽情大戏,但在药家鑫案上,大家不想再滥用同情心,因为他们害怕这个社会真的被丛林法则主宰,弱者彻底丧失法律的庇护。
2011年4月7日

榕通社:一个人的战斗与生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榕通社”是一扇令人尊敬的窗口,反射的是太阳的光芒,虽然反射减弱了强度,但对于习惯性被遮蔽的人而言,这道光仍然非常灼人。
2011年3月25日

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红色频道宣告了“红二代”主导中国人民精神的决心和意图,也是给那些以为中国会褪色,进而步入公民社会的人们的一记勾拳。
2011年3月10日

一份1999年的性炸弹标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封多年前的举报信,似乎为我们勾勒出“高官公共情妇”李薇的前传。此类女子,是已经变化了的社会的弄潮儿,用身体穿行于权力的森林,如鱼得水。
2011年3月3日

千万别叫我“愚老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今日的中国,称呼已然成为一个困扰人的问题。极致便是互称“老师”。我将开口,我已嗫嚅:我该呼你什么?
2011年2月24日

一部被误读的心智启蒙之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华裔作家张旗的系列小说《龙马神灯》试图用中国神话精神净化人心,启迪蒙昧,但这本作者费尽心血的作品,显然被误读了。
2011年2月17日

那些不为人知的事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格式化了的作者观点,总让人怀疑是假的。为什么那么多读者在大陆看到一本台湾作者的好书,就下意识怀疑被阉割了呢?
2011年2月10日

“红二代”的意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脑袋替代所有脑袋,培养服从的臣民,宛如婴儿般纯粹,全然按照那个强有力的意志指令行事。速度,效率,整齐划一,看上去赏心悦目。
2011年1月27日

“瞎子阿炳”的真相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被庙堂化的阿炳是一具僵死的符号,他被服务于一个宏大的主题而丧失了生命。民间艺人如何被意识形态剪刀阉割成革命符号,这是一个标本。
2011年1月6日

谁能把启功先生揣摩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启功先生是真人,一个遵从本性生活着的人;其次,才是学者和书法家。他圆润、本真的笑容,让人看到了一个被中国文化浸润而成正果的生命。
2010年12月30日

黄山的英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张宁海警官如果没有坠崖,这就是一条正面新闻,皖沪联动的救助佳话。18名渴望冒险又略显鲁莽的大学生,会被社会责备几句,但那一定是呵护。
2010年12月23日

“红色重庆”的价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红色重庆”的出现具有突破性的价值。薄熙来的政治实践表明,中国出色的地方领导人正在阔步走向前台。
2010年12月7日

季羡林大师的豪气与吝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世界上真有那么一种快乐——“舍”胜过了“得”。对大多数人而言,“大舍大得”的境界未免有点“又傻又天真”吧?
2010年11月25日

《土街》:一个预言或预演?

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土街》是一幅人性恶的核聚变示意图。作者扮演了精神病理学家的角色,他让我们看见什么样的元素碰到一起,将会发生什么样的化学反应
2010年11月18日

一个“红二代”的个人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的经历,是一代中国人的经历”——创作了“《血色》系列”的老鬼的这句话并不确切。他的经历仅仅是“红二代”中不合群者的遭遇。
2010年11月4日

“羊羔体”与“鲁迅文学奖”的堕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武汉市官员车延高在获得“鲁迅文学奖”后,他的诗被称作“羊羔体”。作为诗人名字的谐音,“羊羔体”体现了民间对官方文学奖项的轻蔑。
2010年10月28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112131415161718192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