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需要道德警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期望政府设立全天候执法的道德警察,他们享有强制公民行为端庄的权力——从一件件小事抓起。
2009年11月20日

臆想的狂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人们对真相的渴望变得急切又极端,百姓“臆想”,政府澄清,这种猜谜游戏,能逼迫对真相的探究往前走几步吗?
2009年11月12日

并不美妙的“创意资本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文化产业与资本市场融合,激发业内大佬的美好憧憬。但在造就一批码字英雄外,它会对文化积淀有什么助益?
2009年11月5日

兜售欲望的关键词文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民间社会的极度萎缩,全社会的核心都放在官场上。权力、财富与性三者之间的勾兑转换,生出巨大的想象空间。
2009年10月29日

可爱的中国谋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政府并非不知道这些壮阳书籍的真正价值,但大国梦总是能带给他们些许安慰,吉利话总是令人喜悦的礼物。
2009年10月28日

文化亢奋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华谊兄弟上市仿佛深秋里的一把火,烧红了中国的文化天空。有心人为几大明星股东算账,让更多的文化人和投机资本眼热心跳。
2009年10月1日

艺术家在上海躁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与雍容华贵的当代艺术展相比,躲在大上海三十公里外的这场展览,更像一个寓言。讽刺资本主义的人,进入不了资本核心私地。
2009年9月17日

要么一步到位,要么成为剩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姿色的明码标价导致了极度的性不公平。当越来越多的女子不愿鼓足勇气过琐碎而有生气的日子时,她们注定成为光荣的剩女。
2009年9月10日

以钱收场的正义游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天堂杭州两桩驾车肇事案相继了结之后,一审被判处死刑的无证醉酒驾驶者——四川男人孙伟铭生命中的转折点也似乎来临了。
2009年9月11日

纳帕溪谷别墅的壁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为了一个温暖、安宁的家,人们付出了一生辛劳。但谁也想不到,这个由人建造的家,却有可能剥夺自己亲人的生命。
2009年8月27日

死去的与复活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十六年后,小说《废都》已褪去了吸引力。而一本二十二年前出版的书,又“意外地”复活了,这令人尊敬。
2009年8月27日

马路戏剧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弱势阶级在凶悍的速度面前,无处可逃。而且,无规则游戏的后果是受害者难分贫富。在这场无休止的游戏中,每个人都将失去安全感。
2009年8月27日

工人的拳头为什么硬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国企改制进程若不遵循公正、透明的原则,又缺少或有意剥夺职工的参与权,终将造就多输的局面。
2009年8月28日

新疆的问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乌鲁木齐7.5事件之后,我们尚未获知真实的全景。现行倾斜的少数民族政策,即便付出了经济和政治的双重代价,官方仍是两头不讨好。少数民族渴望自主,而汉族则要求平等。这种设计,或许能相安一时,但难长治久安。
2009年8月28日

鲁迅、准鲁迅、余秋雨及季羡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现场艺术家金锋,在上海多伦路咸亨酒店做了一个“鲁迅宴请知识界”的活动。十一位思想者竟然未能与扮演的鲁迅对起话来。
2009年8月28日

八年抗战,遗忘得太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抗战纪念日,中国大陆悄无声息。中国人似乎不乐意和自己的历史发生密切关系。由此出现一个尴尬的情形。
2009年8月28日

官场的特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人对官场的想象,已经到了小资文学家的地步,而不断披露的事实,一次次证实着这种想象力的可怜。
2009年8月28日

教育绝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描述中国的教育,那就是溃败。产业化教育将中国拖入一场马拉松式的赌局之中。
2009年8月28日

中国的医疗公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好多事情都可以用“相对很小的代价控制住”的,我们为何一定要把事情弄大才行?明白人或许忘记了,只要利益作祟,什么事情都可能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运行。
2009年8月28日

上海的面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放一个本土文化卫星,可以挽回一点面子。但上海的面子太大了,需要更多的人来撑。提振上海精神,必须伴随思想的开放。
2009年8月28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112131415161718192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