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易中天这条大鱼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虽然屹立于雕塑中心,传递出的却是强烈的孤独感。易中天先生即使大喊“悲剧啊!”,也绝不会引来他所期望的知音。
2010年2月11日

富士康的敌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舆论与民意发酵,往往能触发政府的互动,从而获得审判个别人事的主导权。但这种能给你的权力也能在几秒钟内收走。
2010年2月4日

无道德生活场景(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客人似乎是可被肆意戏弄的丑角,可被无限压榨的提款机。如果一个服务员主动介绍某种产品,那一定有巨大的提成。
2010年1月21日

我们都是乌托邦病患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乌托邦主义者和抢劫犯之间,伍勇的跨越并不难。而教授认为他没有意识到实现共产主义是个漫长曲折的过程。
2009年12月31日

杨元元刺破了生命的气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能改变命运的有权力、财富和性,女研究生杨元元全然不具备其中任何一个,就只能被命运所决定了。
2009年12月24日

平安无事:读12月4日《承德日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社会不发生事情,人民没有想法,这或许就是一些报纸要特意告诉我们的。一个外来者,很难获知真实的当地民情。
2009年12月17日

无道德生活场景(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这个社会总有人守规矩,但更多的人不守规矩。守规矩的风险越来越大,而且处于弱势,不守规矩的往往还具有某种霸气。
2009年12月10日

被麻烦的电动自行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利益集团的公关活动,使立法成为一项残酷而高强度的博弈。草根出身的电动自行车行业,能否避免被鲸吞的命运?
2009年12月3日

无道德生活场景(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以愚见,地铁根本不是年老体衰的人能坐的,东直门和西直门两个宝贝换乘站辗转的辛劳,空手的壮年人都吃不消。
2009年11月26日

中国需要道德警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我期望政府设立全天候执法的道德警察,他们享有强制公民行为端庄的权力——从一件件小事抓起。
2009年11月20日

臆想的狂欢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人们对真相的渴望变得急切又极端,百姓“臆想”,政府澄清,这种猜谜游戏,能逼迫对真相的探究往前走几步吗?
2009年11月12日

并不美妙的“创意资本化”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文化产业与资本市场融合,激发业内大佬的美好憧憬。但在造就一批码字英雄外,它会对文化积淀有什么助益?
2009年11月5日

兜售欲望的关键词文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民间社会的极度萎缩,全社会的核心都放在官场上。权力、财富与性三者之间的勾兑转换,生出巨大的想象空间。
2009年10月29日

可爱的中国谋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政府并非不知道这些壮阳书籍的真正价值,但大国梦总是能带给他们些许安慰,吉利话总是令人喜悦的礼物。
2009年10月28日

文化亢奋症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华谊兄弟上市仿佛深秋里的一把火,烧红了中国的文化天空。有心人为几大明星股东算账,让更多的文化人和投机资本眼热心跳。
2009年10月1日

艺术家在上海躁动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与雍容华贵的当代艺术展相比,躲在大上海三十公里外的这场展览,更像一个寓言。讽刺资本主义的人,进入不了资本核心私地。
2009年9月17日

要么一步到位,要么成为剩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姿色的明码标价导致了极度的性不公平。当越来越多的女子不愿鼓足勇气过琐碎而有生气的日子时,她们注定成为光荣的剩女。
2009年9月10日

以钱收场的正义游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天堂杭州两桩驾车肇事案相继了结之后,一审被判处死刑的无证醉酒驾驶者——四川男人孙伟铭生命中的转折点也似乎来临了。
2009年9月11日

纳帕溪谷别墅的壁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为了一个温暖、安宁的家,人们付出了一生辛劳。但谁也想不到,这个由人建造的家,却有可能剥夺自己亲人的生命。
2009年8月27日

死去的与复活的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十六年后,小说《废都》已褪去了吸引力。而一本二十二年前出版的书,又“意外地”复活了,这令人尊敬。
2009年8月27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