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新疆的问题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乌鲁木齐7.5事件之后,我们尚未获知真实的全景。现行倾斜的少数民族政策,即便付出了经济和政治的双重代价,官方仍是两头不讨好。少数民族渴望自主,而汉族则要求平等。这种设计,或许能相安一时,但难长治久安。
2009年8月28日

鲁迅、准鲁迅、余秋雨及季羡林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现场艺术家金锋,在上海多伦路咸亨酒店做了一个“鲁迅宴请知识界”的活动。十一位思想者竟然未能与扮演的鲁迅对起话来。
2009年8月28日

八年抗战,遗忘得太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抗战纪念日,中国大陆悄无声息。中国人似乎不乐意和自己的历史发生密切关系。由此出现一个尴尬的情形。
2009年8月28日

官场的特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人对官场的想象,已经到了小资文学家的地步,而不断披露的事实,一次次证实着这种想象力的可怜。
2009年8月28日

教育绝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描述中国的教育,那就是溃败。产业化教育将中国拖入一场马拉松式的赌局之中。
2009年8月28日

中国的医疗公平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好多事情都可以用“相对很小的代价控制住”的,我们为何一定要把事情弄大才行?明白人或许忘记了,只要利益作祟,什么事情都可能以最不可思议的方式运行。
2009年8月28日

上海的面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放一个本土文化卫星,可以挽回一点面子。但上海的面子太大了,需要更多的人来撑。提振上海精神,必须伴随思想的开放。
2009年8月28日

“性感”和“发展”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以性感撩人的《男人装》杂志,在创刊五周年之际,推出了230页的特大纪念号,主编者口吐真言,抱怨时装界“性感不足”。
2009年8月28日

智库与启蒙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雷人雷语迭出的体制内专家学者不再被社会信任后,中国似乎才明白智库重要。渴望前进的政府需要靠谱的见解支撑决策。
2009年8月28日

激情的误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那个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惊天地泣鬼神,但只是一个瞬间。传媒放大了激情,或许会给人们一个错觉,似乎从此以后一切都变了。
2009年8月28日

航母与破坏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尽管西方有百年海军的说法,但对于中国而言,航母的出世或许指日可待。倾国之力集中于需要的某一个点上,中国会让世界一次次领教制造奇迹的能量.
2009年8月28日

谁把我们连根拔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为迎接建国六十周年,北京市政府决定拓展天安门一条街,据第十二期《凤凰周刊》报道,此番拆迁将使九条胡同七百余户居民远离长安街。
2009年8月28日

官商、黒领与祖先经商之道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原中国首富荣智健“黯然离去”。第十期《看天下》杂志称,荣智健最像香港企业大亨的地方,是“把企业牢牢抓在自己手里”。
2009年8月28日

远征军、大一统、小尺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以远征军为题材的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意外地引起了一场论战。喜欢的不喜欢的搅起一锅乱粥。渴望看一场真正的战斗,却不料让一场口水战给噎住了。
2009年8月28日

民主与强人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学者易中天放言,中国传统文化最缺三样东西:曰法治,曰科学,曰民主。他解释自己把民主排在最后一位的原因是,“孟子好歹还有民本思想”。
2009年8月28日

权力私有制下的蛋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中国来到自己的英雄时代了吗?鼓噪不已的持剑自强论者不愿承认的事实是,并未改变国际社会对中国说不的基本格局。
2009年8月28日

符号打架的中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爱国、反美、抗日,这是中国人最敏感的传统点位,一点就着,可以瞬间达到刺激的高潮。再加上反法,这个2008年以来新增的敏感点。
2009年8月28日

偷漏税和减税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最近,一封题为《成都恩威被传免缴7000万税款 惊天偷税大案难道要一洗了之?》的帖子在网上流传,网友反应强烈。
2009年8月28日

精神病人、权力以及真相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精神病人感受不到别人的痛苦,我们也无法感受到他们的痛苦。能感觉到自己的痛苦的人似乎也不多了。为什么有那么多正常人想知道精神病人的故事呢?
2009年8月28日

文化可不是面具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以文化冠之某个产业,往往与人的精神诉求相关。比如西瓜文化节,可理解为举办者渴望吃出品味,以此提高竞争力,至于西瓜能否搭文化的车倒在其次了。
2009年8月28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1011121314151617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