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流沙河与《白鱼解字》

老愚:流沙河在小学、文字考古基础上,综合方言、俗语、生活习俗和社会心理,揣测造字的逻辑,给出新奇的答案。
2017年8月3日

悲情的苦夏

老愚:我在街上碰到无理霸道之人,经常会瞬间将其转换为某种动物,以此目之,心境往往由愤恨一变而为平静。
2017年7月28日

“葛宇路”的生死

老愚:一个普通人的名字进入了极其庄严的首都路名系统。“葛宇路”,成为了一条活在互联网时代人们心中的路。
2017年7月14日

忘记了死神的存在

老愚:驱逐了神祇,又对死缺乏敬畏,作恶才会肆无忌惮。在人生不可知的旅途中,有人亢奋而死。
2017年7月6日

“左转,然后左转!”

老愚:主流媒体胡言乱语,官场废话假话流行,影视网络肆意生造,应试教育窒息语文,书写者越来越任性了。
2017年6月29日

夏至日的感想

老愚:夏至,雷电交加,大雨倾盆。“世界啊,一切都是黑夜/而只有生命是闪电。”这是墨西哥诗人帕斯的句子。
2017年6月23日

套磁、关门、鲁迅以及麦浪

老愚:“麦地里几乎不长无用的东西。除了麦子,我们或拔或铲,将土地清理干净,身后剩下的就全是麦子了。”
2017年6月16日

高考作文,还是政治考验?

老愚:碰到检验政治正确与否的题目,驯顺而势利的孩子,一定有如鱼得水之感,忠诚于自己内心的孩子则面对磨难。
2017年6月8日

初夏的造句

老愚:51年前,工人出身的H与小资产阶级家庭出身的Y,因为情感纠葛产生误会,竟先后交待给团支部书记,骤然交恶。
2017年5月25日

酒局、熊孩子及文化史

老愚:总怕半生不熟的酒局,坐在一起,表面客客气气,喝几杯不明不白的液体,推杯换盏过后,浮上心头的只有无聊。
2017年5月18日

早市与进京检查站

老愚:从远处赶来买菜的人,看着一片狼藉的现场,抖抖手里的空袋子,无可奈何地摇摇头:“他们动辄不让人安生!”
2017年5月11日

立夏前的造句

老愚:“干”本不是一个好字眼,“以非礼相触犯曰干”。革命成功后,干变成一个全能动词,粗鄙涂上了荣耀的金色。
2017年5月4日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下)

老愚:经过一番“改造”,沈从文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病根所在,自觉放下个体的生命意识,服膺了革命真理。
2017年4月27日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中)

老愚:当改天换地的1949年快步走向中国时,沈从文精神崩溃以至于试图自杀。当时没几个人明白这件事的含义。
2017年4月20日

沈从文新中国生存秘笈(上)

老愚:谨小慎微的生存哲学救了沈从文。即使有后来的浩劫,他也认为,自己比同时代文化人活得好,因为受折磨很轻。
2017年4月13日

清明后的造句

老愚:幼年的我对苏联有美好想象,读了《古拉格群岛》才明白,心中的苏联只是幻象,是当局制造的革命致幻剂。
2017年4月6日

春天的造句

老愚:1978年出版的《唐诗选》前言里,学者余冠英和王水照不得不从阶级斗争观点出发,对诗人身份做出描述。
2017年3月9日

惊蛰前的造句

老愚:对当代中国人来说,他们接受的就是以论代史的事实,历史、现实、未来,均是被系统化过滤及改写的东西。
2017年3月2日

正月里的造句

老愚:富二代炫贵酿成的穿山甲事件,在舆论挤压下一点点分泌出“事实”,广西官方的慢动作恐怕遮掩不了真相。
2017年2月10日

猴年的最后一次造句

老愚:在中国认老大是一门人生必修课,这是一种诚实的媚语。只有书呆子才把真理和法律认得比老大还大。
2017年1月26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