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一个农民工兄弟(下)

老愚:买不起自己盖的房,会让他有自卑感。他不为乡村的消失、土地的死亡伤感,只担心房地产萧条,自己无事可做。
2017年1月19日

一个农民工兄弟(中)

老愚:人到中年,想起白驹过隙般的人生,K颇为困惑:命运是怎样把自己带上这条道的呢?有没有一条更好的路?
2017年1月12日

一个农民工兄弟(上)

老愚:元旦这天黄昏,K回到了自己的家乡杨陵。他想回家但又不愿意丢钱——老板按天算,走一天就少一天的钱。
2017年1月5日

革命创伤:亚妮父辈的苦难史

老愚:亚妮父母因革命浪潮相识相爱,但文化大革命让他们备受折磨,最终沦为革命的敌人,过着政治贱民的日子。
2016年12月29日

《女儿亚妮》:一个简单的奇女子

老愚:这是垂暮之年老者记录的女儿的点点滴滴,也可视作为爱女所作的人生传记,貌似波澜不惊,实则惊心动魄。
2016年12月23日

顾随大师的蜕变

老愚:顾随本是一位纯粹文人,沉浸于自己的精神世界而自喜。他不意被卷入革命洪流,急速完成了世界观的转变。
2016年12月15日

《灵魂辞典》:艺术家叩问中国人的灵魂

老愚:九十分钟、没有一句台词的先锋实验戏剧《灵魂词典》,表现当下中国人挣脱世俗桎梏,回归性灵生活的历程。
2016年12月9日

大雪前的造句

老愚:我读周氏兄弟的文字,觉鲁迅激愤、怪异,而周作人平和、自然。年轻时热爱鲁迅,中年后却爱读周作人。
2016年12月1日

寂静的冬天

老愚:那时,我羡慕冬眠的农作物,极想做一株麦苗或油菜,身盖白雪,睡在冬天的大地,等待下一个开放的春天。
2016年11月24日

小雪前的造句

老愚:原以为书已经过气了,如今才明白:那些印在纸上的文字——真相与真话,还未过时,且愈加珍贵。
2016年11月17日

立冬后的造句

老愚:在新中国只能化名写文章糊口的周作人,下笔极其谨慎,所写内容无非鲁迅轶事、旧文趣谈、翻译心得之类。
2016年11月11日

立冬前的造句

老愚:我依稀能辨认出那些死去及活着的乡人,他们平日躲在记忆深处,一有机会便倾巢而出,让我重温乡愁。
2016年11月3日

霜降后的造句

老愚:人们把那些违背常识和人性的行为称作“二”,但在一个是非颠倒的国家里,故作“二”的人其实非常精明。
2016年10月27日

白露前的造句

老愚:云雾乃自然物,即使浓雾蔽日,伸手不见五指,心情也是愉快的。霾是人类制造的毒气,任何时候都不会让人高兴。
2016年10月20日

十月的造句

老愚:依照中国传统,取名是件大事,须严肃慎重为之。过去的名字,总是庄重的,即使俗,也俗得符合人之常情。
2016年10月13日

在深秋的大地上造句

老愚:死亡并不会因为你的回避而放慢脚步,与其在忙忙碌碌的躲避中死去,不如仔细生活,从容告别人世。
2016年9月29日

赵半狄的“萧邦”派对:中国“文化贵族”的新生活

老愚:这场艺术秀关注的是人的精神需求,赵半狄企图凭借匹夫之力,向迷醉在欲望熔浆里的中国人吹去一缕清新的风。
2016年9月23日

白露后的造句

老愚:我喜欢读书,但并不欣赏沉溺于书的海洋之中的人,因为书让他们成为愚蠢的家伙,沉溺于自己的天真里难以自拔。
2016年9月9日

六铺炕的艰苦岁月(上)

老愚:我在夏热冬冷的铁皮屋里度过了八年时光。住在单位,万事从简,逍遥自在,不方便的是吃喝拉撒睡。
2016年9月1日

秋天的造句

老愚:不同阶层男女通婚,若是女上男下,人们常以“癞蛤蟆吃天鹅肉”之语讥讽男方,这是男权社会的通用视角。
2016年8月18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