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剃刀边缘》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胡适的发蒙读物为何难读?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今持有本科或研究生文凭的文化人,为何就不懂一套儿童识字百科?若细究起来,一个甲子以来的文化断层,恐是构成阅读障碍的最重要因素。
2014年12月12日

启功与毛泽东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避讳在中华大地是一门幽深的学问,言说和书写都有各种不得不遵守的忌讳。事实上,对皇帝的避讳一直延续到当代中国。
2014年12月25日

甲午年年末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年度汉字之一为抓,周永康终被擒拿归案,举报周老虎的浦志强律师也身陷囹圄。当局通过“反腐”及“反反腐”,垄断反腐权,民间反腐至此休矣。
2014年12月18日

再说《新华字典》对文化传统的阉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看到台湾三民书局出版的《学典》,对比《新华字典》和《现代汉语词典》,内心更为悲哀。把汉语强行分成古代和现代二部分,本身就是奇迹。
2014年12月4日

性、通奸及爱情神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官方高调使用“通奸”一词,看似对官员的性道德要求高于百姓,实属高举轻打,淡化了性腐败的危害,给权力与性的交换涂上了一层浪漫光泽。
2014年11月28日

死去的故乡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设施农业将田野变成了巨大的车间,他们使用本地人祖先留下的土地,生产最能赚钱的东西。被驱逐出土地的人们各自寻找生路,乡村正在消失。
2014年11月20日

甲午年暮秋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偏见疾走,正见彷徨。相信你不相信的东西,这是1984国的处世准则。跳蚤们蹦跶不已,正是公义显现先兆。我们应该有信心数到最后一只现形。
2014年10月30日

媚语时代的喜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明白人看来,一浪高过一浪的称颂大典,魔幻诡异,一切如在演戏。但中国的事情就是如此:入戏的人多如蚁群,演着演着便成了活生生的现实。
2014年10月23日

你其实没法生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一个个公共空间相继失去了秩序和宁静,悲哀的是,好声气的人在恶声恶气面前,往往感觉自己并无理直气壮的批评权利。
2014年10月16日

刘铁男的自白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刘铁男忏悔书的文本意义在于揭露党国一体政治构架下可怕的人身依附怪相:没有对纳税人负责的公务员,只有为“组织”效命的“党员干部”。
2014年10月9日

被囚禁的上帝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新华字典》对基督教和天主教的表述态度起始便不善,透露出无神论者以真理垄断者自居的蛮横,最终导致社会丧失灵性,丛林法则盛行。
2014年9月25日

水和水井的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村里老井相继被垃圾填塞,从此不复有井。如今,吃水的人也不知道自己所喝,究竟来自地下还是地上。井水的滋味,喝过的人一辈子也忘不了。
2014年9月18日

铅字岁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在1980年代,存在一个严格的文学传播等级:从复写、油印到报纸杂志书籍。而参加各类征文,是寻求发表的一条途径。
2014年9月11日

八十年那些有关书的事情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彼时,港台出版物阅览室只对政治可靠的教师和研究生开放。复印是当时最赚钱的生意之一,有关系的将禁书带出,雇人复印若干,便能大赚钱。
2014年9月4日

信来信往的旧时代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读信是一个人最愉悦的时刻。握着写有“内详”、盖有邮戳的宝贝,独自躺在床上,急切扫视一遍,再逐字品味,于想象中完成与伊人的交流。
2014年8月28日

“新常态”效忠修辞学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当代中国诞生了一种新式语言,集假话大话空话于一身并通行官媒官场的中共官话。有关周案的表态宣誓里,有人性和尊严的修辞早已不存在。
2014年8月21日

孤岛记忆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四岁的我,能辨出好听的声音,比如妈妈的呼唤,也有让我害怕的,比如高音喇叭的轰鸣。那时,我还不知道自己仅仅生活在一个愚昧的孤岛上。
2014年8月14日

甲午年立秋造句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秋来造句。打掉一只老虎,贪官自杀,偏见疾走,正见缓行。谎言和造神,自信的统治集团迅速塑造一个威严偶像,一致拥护,然后一致反对。
2014年8月7日

地方官员与中央巡视组的语言游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巡视组提“意见建议”多用勉励词汇,被巡视者表达完全服从姿态,信誓旦旦有能力解决所有问题。一唱一和,呈现一幅同心同德的上下级关系。
2014年7月31日

一个自渎的极权世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老愚:专制主义文化素以自大著称,他们善于自我圣化和美化,这在1953年版的《新华字典》里异常突出,编者企图灌输各种虚拟的“自信”给读者。
2014年7月24日
老愚,男,陕西扶风人,毕业于复旦大学中文系,社会观察家,出版人,散文作家。著有《在和风中假寐》《暮色四合》等。因《“红二代”的意志》《“红色重庆”的价值》《重庆红色频道发出的信号》 等系列文章,而获得2011年度亚洲出版人协会评论大奖。公号名为“老愚的自留地”。
|‹上一页‹‹7891011121314151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