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维•皮林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广岛阴云未散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今年的广岛原子弹爆炸纪念仪式,因美国驻日大使鲁斯的出席而有了某种特殊的含义。如果做不到与战后的盟友开诚布公地对话,日本又怎能与战前的敌人达成真正的和解呢?
2010年8月17日

恐红症使美国错失中国投资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多数美国官员审核中国企业对美投资时,看到的只有中国国旗的红色。如果他们坚持这种态度,中国资本就会流向他处。
2010年8月9日

印度与中国的“龟兔赛跑”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尽管印度的宏观状况不及中国,但印度拥有民主制度、法制和言论自由,这将让印度的经济前景更具持久性。印度现在应加快追赶中国的步伐。
2010年8月3日

亚洲靠节俭避开危机?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亚洲国家注重节俭,这种审慎使得它们在危机到来时仍有钱可花。这与西方国家形成鲜明对比。迄今为止,亚洲国家刺激措施的表现令人惊叹。
2010年7月30日

书评:换个角度看中国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如今印刷出版关于中国的书籍,比广东工厂生产iPad的速度还快。如果说全球金融危机前,世界就已沉迷于“中国崛起”,那么,这种迷醉现在则变得更为强烈。
2010年7月12日

台湾初识ECFA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如果一切顺利,中国大陆与台湾之间的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即将签订。马英九称,该协议将扭转台湾被排除在亚洲自贸协定外的劣势。
2010年6月29日

中美共舞,仍不合拍?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人们曾对美国与中国组成两国集团(G2)共同应对全球问题寄予厚望。但是,美中两军之间的相互猜疑似乎表明,有关两国越走越近的言论有欠成熟。
2010年6月21日

朝鲜令韩国两难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除了战争,人们还能怎样惩罚一个一无所有的国家?这就是目前韩国及其盟友在处理朝鲜问题时面临的两难境地。
2010年6月8日

中国劳资关系的转折点

FT亚洲版主编皮林:针对本田罢工及富士康自杀事件,中国媒体基本上站在工人一边,这既反映出中国劳动力供应趋紧的现实,也说明改善工人劳动条件与中国政府提倡的“和谐社会”理念相符。
2010年6月4日

“中国梦”的阴暗面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中国人对于提升自己的社会和经济地位普遍乐观,这是中国经济发展的强大动力。但富士康接二连三的自杀事件,让人们关注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可持续性。
2010年5月28日

“红衫军”闹事为他信?

FT亚洲版主编戴维•皮林:泰国红衫军运动确有暴力成分,但试图将成千上万走上街头的泰国民众描述成“恐怖分子”、或是他信的雇佣兵,实在是说不过去。
2010年5月25日

亚洲经济重上崛起轨道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希腊帕提农神庙的柱子可能正在垮塌,但中国长城和印度门看上去依然坚固。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尽管外部需求不振,但亚洲经济体很快恢复增长。
2010年5月14日

无人相信的韩朝统一梦

韩国有个统一部,可真正对统一感兴趣的韩国人极少。很多韩国人担心,把自己的富裕国家与落后的朝鲜捆绑在一起,会带来惨重社会和经济成本。
2010年5月10日

亚洲民主并未衰退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尽管泰国和菲律宾的民主制度最近遭遇了麻烦,但我们不能就此得出结论认为,民主已丧失吸引力、表现最好的经济体是威权国家。
2010年5月6日

美日同盟前景如何

FT亚洲版主编皮林:自1945年以来,美日联盟一直是东亚安全的基石,不过近些年看起来没有那么坚固了。这从日本首相本月访问美国遭怠慢一事中有所显示。
2010年4月26日

印度民主vs发展

FT亚洲版主编皮林:在解决政府与原住民分歧上,许多国家选择大规模种族灭绝。印度不同,它选择了喧闹而强健的民主,然后发展工业,结果导致政府与人民之间时常爆发冲突。
2010年4月21日

“光荣孤立”的日本

FT亚洲版主编皮林:日本国力的相对衰落和“光荣孤立”,很有可能使其在未来数十年慢慢进入一种极其安逸的老年状态,但这种状态有风险。
2010年4月19日

谷歌与力拓的在华攻防术

FT亚洲版主编皮林:表面看来,谷歌与力拓之所以采取不同的在华经商方略,是因为谷歌离了中国也能生存,但力拓却不能,但深究下去,似乎又不尽然。
2010年3月26日

香港人的“笼居”

在满眼繁华景象的香港,生活着大量贫困人口,他们居住在笼子里,艰难度日。之所以出现这种状况,有三方面的原因。
2010年3月25日

中国如何城市化?

FT亚洲版主编皮林:不难看出北京为何对户籍改革感到紧张。但是,农村的贫穷同样是不稳定因素。归根结底,中国的大规模城市化进程难以阻挡,现在是立法跟上现实的时候了。
2010年3月12日
戴维•皮林(David Pilling)现为《金融时报》非洲事务主编。此前他是FT亚洲版主编。他的专栏涉及到商业、投资、政治和经济方面的话题。皮林1990年加入FT。他曾经在伦敦、智利、阿根廷工作过。在成为亚洲版主编之前,他担任FT东京分社社长。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