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莲•邰蒂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对网络攻击不应再保持沉默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从达沃斯的私下谈话中了解到,一些跨国公司每天大约遭到1.5万次网络攻击。绝大多数企业都不肯公开谈论此事,但只有把问题拿到台面上,才能采取有效行动。
2013年1月30日

央行独立未必是好事?

FT专栏作家邰蒂:尽管人们普遍认定央行保持独立性永远是件好事,但经济学家鲍兹和投资大师麦卡利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央行有时需要接受财政部的政策指导。
2013年1月18日

中美互相学习政治体制?

FT专栏作家邰蒂:伯格鲁恩确信,美中两国的政治体系都存在严重缺陷,因此它们应彼此借鉴对方的长处,这种观点虽然惊世骇俗但不无道理。
2013年1月9日

我们能否抵御网络风暴?

FT专栏作家邰蒂:一旦电网等重要基础设施瘫痪,像纽约这样的城市很容易受到严重干扰。英美官员声称,黑客和恐怖攻击正变得更加明目张胆。
2013年1月5日

对冲基金为何屡屡失手?

FT专栏作家邰蒂:近年多数对冲基金表现糟糕,逊于几乎所有股指甚至债券指数。人们百思不解的是,为什么众多大师级投资高手连遭滑铁卢?
2013年1月4日

女孩需要怎样的偶像?

邰蒂:在一个日益迷恋外表的时代,这是场艰难的战斗
2012年12月25日

滚石乐队“不退休”的启示

FT专栏作家邰蒂:六七十岁的滚石成员活力四射的表演令人反思,随着平均寿命不断增长,而各国财政捉襟见肘,是不是应该提高退休年龄,甚至考虑将退休年龄与平均预期寿命联系起来?
2012年12月14日

英美身份认同的差异

FT专栏作家邰蒂:在美国,公民理念就是一种“二元”感知:要么是公民要么就不是公民。而在英国没有单一的分界线:身份是多层次的。
2012年12月7日

选后美国再临“财政悬崖”

FT专栏作家邰蒂:奥巴马连任成功之后,华府两党间可能会再次玩起“悬崖边起舞”,美国会不会如乐观者所说避免跌入“财政悬崖”?
2012年11月12日

风暴过后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飓风桑迪的到来,让习惯于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纽约人有了一种全新的体验。人们应该记住,世上有许多问题是政府无法真正控制的。
2012年11月9日

芬兰实行双币制?

FT专栏作家邰蒂:欧元区危机拖延得越久,可能就有越多的芬兰人考虑通过实行双币制逐渐脱离欧元区。
2012年11月5日

名校的代价

FT专栏作家邰蒂:私立名校优先录取校友子女的制度不仅在其自身学生群体中造成了二元分化,还导致了美国高教体系的分裂,影响美国未来发展。
2012年10月29日

银行为何吝于放贷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为什么那些该死的银行不肯放贷?几个月来,欧洲和美国的许多政客一直在问这个问题。西太平洋银行首席财务官科菲给出了三点原因。
2012年10月26日

谁能诠释美国财政危机?

FT专栏作家邰蒂:美国总统竞选的政治辩论出现一个奇怪悖论:该辩论的主题因为太复杂而被抛在一边,不那么紧迫的主题却得到关注。也许有关方面应该学学好莱坞手法。
2012年9月29日

当心QE3的成本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QE3的好处并不很明显,因为传导机制十分混乱,潜在成本非常高昂,而且美联储此举并不能稳定股市投资者的心理。
2012年9月24日

打破藩篱为何不受欢迎?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打破藩篱的努力可能不仅意味着创新。这些努力往往也可能造成一些讨厌的后果:颠覆原有的力量格局,或挑战传统的等级体系。
2012年9月3日

卖空禁令是否有效?

FT专栏作家邰蒂:纽约联储最近发布了一篇论文,认为卖空禁令充其量只起到中性作用,而且还损害市场流动性。这应令一些欧元区政府警醒。
2012年8月31日

美国边缘政策不可取

FT专栏作家邰蒂:边缘政策越肆无忌惮,就越容易侵蚀市场信任,最终引发市场对美国国债或其它资产类别的恐慌。
2012年8月24日

美国企业全球化让华盛顿伤脑筋

FT专栏作家邰蒂:随着大型美国企业更加国际化,受美国经济影响程度下降,企业家在参与美国国内政治时的态度变得更加摇摆不定。
2012年8月20日

迎接“大数据”时代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全球每天生成的数据已达2.5艾字节。监控包括来自社交媒体数据在内的“大数据”,可在减灾和掌握穷国状况等方面发挥积极作用。
2012年8月17日
吉莲•邰蒂(Gillian Tett)担任英国《金融时报》的助理主编,负责全球金融市场的报导。2009年3月,她荣获英国出版业年度记者。她1993年加入FT,曾经被派往前苏联和欧洲地区工作。1997年,她担任FT东京分社社长。2003年,她回到伦敦,成为Lex专栏的副主编。邰蒂在剑桥大学获得社会人文学博士学位。她会讲法语、俄语、日语和波斯语。
|‹上一页‹‹1617181920212223242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