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莲•邰蒂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让动物启示人类合作

FT专栏作家邰蒂:人们假定,经济生活像动物王国一样,由个体的求生本能和盈利动机驱动,但伦敦金融城资深律师克里斯普认为这是错误的。
2012年8月13日

欧元区银行还剩多少“家当”?

FT专栏作家邰蒂:随着欧元区危机加剧,有些政界人士希望欧洲央行通过又一轮长期回购操作,再次为银行提供支持。但问题是,此举能否奏效?
2012年8月10日

人类学家教我们理解风险

FT专栏作家邰蒂:人类学家认为,关于两大关键变量的假设决定风险控制:组织内是否存在操控全局的个人?组织的权力结构是否是有益的?
2012年8月10日

社交媒体的心理游戏

FT专栏作家邰蒂:网络的经济规律意味着,过于细腻、复杂或逼真的“真实”生活,通常不受大众欢迎;传播开来的往往是虚假故事。
2012年8月8日

美国金融体系的软肋

FT专栏作家邰蒂:货币市场基金没有任何存款保险为其提供担保,投资者还可随时赎回,这是美国金融体系的阿喀琉斯之踵。
2012年8月2日

欧洲人需要梦想

FT专栏作家邰蒂:美国人从不怀疑愿景和使命的重要性,而欧洲在困境中陷得越深,就越是觉得即使在梦里也难以有梦想,更别提追求梦想了。
2012年7月17日

靠服兵役弥合社会隔阂?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面对社会分化,前美国陆军将军斯坦利•麦克里斯特尔提议美国重新实行义务兵役制,以为年轻人创造一段共同的经历。
2012年7月12日

提防“夏季的诅咒”

FT专栏作家邰蒂:欧元区危机、美国政治和债务问题、中国经济放缓、Libor丑闻和伦敦奥运会这五重不利因素笼罩市场,今年“夏季诅咒”可能再次降临。
2012年7月9日

美国电视节目的出新

FT专栏作家邰蒂:在被指低俗的美国电视业,一种睿智、富有创意的新体裁正在开花。这些节目不一定高雅,但它们细腻、睿智、别具一格。
2012年7月6日

Libor丑闻彰显银行业核心问题

FT专栏作家邰蒂:近几十年,每当英美大银行欲为高利润、诡异创新提供理由,他们都会端出亚当•斯密。但Libor丑闻显示,他们并非斯密传人,而是机会主义者。
2012年7月2日

在办公室小憩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允许员工在办公室小憩也许有助于提升工作效率,改善员工普遍存在的睡眠不足问题。更多的企业和员工都应以开放心态接受工作时间小憩。
2012年6月28日

欧洲人应该向海外移民

FT专栏作家邰蒂:过去半个世纪,到海外谋生的大多是新兴市场国家的人。如今形势不同了,巴西人奥利维拉呼吁,西班牙和葡萄牙那么多失业的人应该到巴西工作。
2012年6月20日

由“嫉妒高盛”到“嫉妒贝莱德”

FT专栏作家邰蒂:六年前,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到处弥漫着一种“嫉妒高盛”的情绪。而今,“嫉妒”对象似乎变成了贝莱德。为什么?
2012年6月20日

机场X光机“吃了”我的包

FT专栏作家邰蒂:我在半睡眠状态下将黑色行李包放到X光机的传送带上,但等我走出全身扫描机的时候,我那黑色的滑轮包就不见踪影了。
2012年6月12日

我去迪士尼“朝圣”

FT专栏作家邰蒂:尽管迪士尼心机深藏,而且商业味太重,但它至少在尽力搭建一种场所,让不同背景的美国人还能够聚在一起。
2012年6月4日

美国政治僵局是结构性悲剧

FT专栏作家邰蒂:美国社会现在似乎变得更加两极分化,强大的利益集团正利用手里的财富来推进自己的诉求,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分化。
2012年6月1日

警惕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隐性成本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任何人如果打算解释为何保留欧元区是有益的,他最好去了解银行的资产负债匹配操作,或去量化因其变化所带来的冲击。
2012年5月30日

人们为何如此信任科技?

FT专栏作家邰蒂:公众对于银行、政府和多数企业的信心轰然倒塌,不过对科技的信任完全没有变化。纵向信任已被横向信任所取代,公众喜欢通过网络向同侪寻求建议。
2012年4月12日

女政客难当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在今天的美国政治舞台上,似乎没有哪个人能像佩林一样,既反映出关于性别政治的诸多矛盾,又让像我自己这样的职业女性感到如此纠结。
2012年4月9日

荷尔蒙与金融交易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研究表明,交易员的睾酮和皮质醇水平会对市场产生重要影响。因此,监管层应监控交易员的生化指标。
2012年3月26日
吉莲•邰蒂(Gillian Tett)担任英国《金融时报》的助理主编,负责全球金融市场的报导。2009年3月,她荣获英国出版业年度记者。她1993年加入FT,曾经被派往前苏联和欧洲地区工作。1997年,她担任FT东京分社社长。2003年,她回到伦敦,成为Lex专栏的副主编。邰蒂在剑桥大学获得社会人文学博士学位。她会讲法语、俄语、日语和波斯语。
|‹上一页‹‹16171819202122232425››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