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莲•邰蒂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欧洲人应该向海外移民

FT专栏作家邰蒂:过去半个世纪,到海外谋生的大多是新兴市场国家的人。如今形势不同了,巴西人奥利维拉呼吁,西班牙和葡萄牙那么多失业的人应该到巴西工作。
2012年6月20日

由“嫉妒高盛”到“嫉妒贝莱德”

FT专栏作家邰蒂:六年前,华尔街和伦敦金融城到处弥漫着一种“嫉妒高盛”的情绪。而今,“嫉妒”对象似乎变成了贝莱德。为什么?
2012年6月20日

机场X光机“吃了”我的包

FT专栏作家邰蒂:我在半睡眠状态下将黑色行李包放到X光机的传送带上,但等我走出全身扫描机的时候,我那黑色的滑轮包就不见踪影了。
2012年6月12日

我去迪士尼“朝圣”

FT专栏作家邰蒂:尽管迪士尼心机深藏,而且商业味太重,但它至少在尽力搭建一种场所,让不同背景的美国人还能够聚在一起。
2012年6月4日

美国政治僵局是结构性悲剧

FT专栏作家邰蒂:美国社会现在似乎变得更加两极分化,强大的利益集团正利用手里的财富来推进自己的诉求,进一步加剧了这种分化。
2012年6月1日

警惕希腊退出欧元区的隐性成本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任何人如果打算解释为何保留欧元区是有益的,他最好去了解银行的资产负债匹配操作,或去量化因其变化所带来的冲击。
2012年5月30日

人们为何如此信任科技?

FT专栏作家邰蒂:公众对于银行、政府和多数企业的信心轰然倒塌,不过对科技的信任完全没有变化。纵向信任已被横向信任所取代,公众喜欢通过网络向同侪寻求建议。
2012年4月12日

女政客难当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在今天的美国政治舞台上,似乎没有哪个人能像佩林一样,既反映出关于性别政治的诸多矛盾,又让像我自己这样的职业女性感到如此纠结。
2012年4月9日

荷尔蒙与金融交易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研究表明,交易员的睾酮和皮质醇水平会对市场产生重要影响。因此,监管层应监控交易员的生化指标。
2012年3月26日

学生志愿者利人利己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25年前,我未曾想到慈善援助会出现“逆向创新”,但它反映出了时代的变化。随着学生志愿者的发展,相关经验和技术也有机会回到本土。
2012年3月22日

拨开金融数据迷雾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现代金融的某些领域极不透明,比如回购市场和信用衍生品。许多金融从业者似乎不愿吹散笼罩在这些领域上的数据迷雾。
2012年3月22日

当心美国游说集团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联储前主席沃尔克曾表示,还应该出现一个“占领K街”阵营,以抗议在华盛顿著名的K街工作的美国职业游说者的权力。
2012年3月15日

美国社区银行复兴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国日前提出了一项支持“社区银行”的新计划。虽然社区银行资产规模占比不大,但其向小企业发放的贷款却占到全行业的近40%。
2012年3月1日

美国财政的退休金亏空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美国投资者对于退休金风险似乎仍相对放心,这或许是一种自满。财政问题不仅只是欧元区的事,美国未必能置身事外。
2012年3月1日

企业应承担多少社会责任?

FT专栏作家邰蒂:我认为,企业应意识到自己对社会的整体影响,但确定规则和实现整体社会目标的责任主要在政府,而非企业。
2012年2月21日

布隆伯格的开放办公

FT专栏作家邰蒂:不久前,我有机会参观纽约市政厅,纽约市长布隆伯格就在那里办公。当我步入他的帝国时,感到了小小的震惊。
2012年2月20日

金融业薪酬面临缩水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到2017年,银行业薪酬可能会与2007年相去甚远,而现代资本主义的状况却会因此好很多。
2012年2月3日

美国人开始淡定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调查显示,五年来认为自己压力非常大的美国人一直在减少。一些心理学家认为,经历五年金融动荡后,美国人可能对冲击习以为常了。
2012年2月2日

西方减债之路依然漫长

FT专栏作家邰蒂:上世纪90年代瑞典和芬兰的减债经历对当今的西方国家颇有借鉴意义,但美国和欧洲国家要走上类似的减债道路,难度却要大得多。
2012年2月1日

《铁娘子》让美国人了解紧缩

FT专栏作家吉莲•邰蒂:《铁娘子》这部影片虽有瑕疵,但它能让美国观众了解英国40年前的社会矛盾和经济危机,并相信危机是可以战胜的。
2012年1月30日
吉莲•邰蒂(Gillian Tett)担任英国《金融时报》的助理主编,负责全球金融市场的报导。2009年3月,她荣获英国出版业年度记者。她1993年加入FT,曾经被派往前苏联和欧洲地区工作。1997年,她担任FT东京分社社长。2003年,她回到伦敦,成为Lex专栏的副主编。邰蒂在剑桥大学获得社会人文学博士学位。她会讲法语、俄语、日语和波斯语。
|‹上一页‹‹17181920212223242526››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