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特朗普为何呼吁“爱国主义教育”?

拉赫曼:通过在种族和社会紧张加剧之际高调批评“1619项目”,特朗普意在让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陷入棘手境地。
2020年10月10日

核威慑遭弱化的危险

拉赫曼:当今的世界领导人不再那么忧虑核武器。这种相对放松的心态似乎让拥核国家更愿意承受军事对抗的风险。
2020年9月10日

特朗普能否再次赢得总统大选?

拉赫曼:如果美国民主党把注意力集中在选举结果被窃取的危险上,就有可能低估特朗普不作弊但依然获胜的风险,民调并不能说明一切。
2020年8月26日

新冠疫情可能扑灭民粹主义

拉赫曼:随着特朗普和博索纳罗应对新冠疫情方式的灾难性结果日益显现,这两个民粹主义领导人在为各自的无能付出重大政治代价。
2020年7月7日

欧盟须以退为进保生存

拉赫曼:对于德国宪法法院做出妨碍欧洲央行开展工作的裁定,我个人认为,出于务实和民主方面的原因,欧盟支持者应该冷静。
2020年6月30日

勿对瑞典宽松抗疫战略幸灾乐祸

拉赫曼:面对新冠疫情,瑞典拒绝实行严格封锁。右翼民粹主义者为此欢呼,而左翼自由派人士则近乎“渴望”地听到瑞典抗疫失败。
2020年6月17日

特朗普、种族冲突与历史的弧线

拉赫曼:当前的动荡看似特朗普的灾难,但历史表明,暴力骚乱常常会把美国选民,尤其是白人选民,推向右翼。
2020年6月3日

自由主义者必须准备反击

拉赫曼:随着各国艰难恢复经济,自由主义者的传统关切可能被漠视,被视为不必要的奢侈品。
2020年5月14日

新冠疫情可能会促使全球停火

拉赫曼:联合国呼吁停火与各国对新冠肺炎的真实恐惧结合起来,可能会让一些交战方获得退出冲突所需要的借口。
2020年4月29日

领土吞并:死灰复燃的危险理念

拉赫曼:主张改变国界本身未必是不正当的。关键是这样的改变必须通过谈判达成。允许不受挑战的吞并是极其危险的,最终会导致战争。
2020年3月11日

拜登上台不会抹去特朗普印迹

拉赫曼:虽然人们希望拜登上台可以将美国拉回正轨,但特朗普已深深改变了美国自身及其对外关系,民主党也并非全然反对他的做法。
2020年3月11日

英欧贸易谈判:一个达摩克利斯之剑式的解决方案

拉赫曼:英欧贸易谈判的症结是,英国坚持差异化,而欧盟强调公平竞争。双方应该能够达成妥协,尽管这对双方都有风险,但也都有切实好处。
2020年3月5日

特朗普的“乱拳”外交代价巨大

拉赫曼:如果特朗普政府无法说服美国最亲密的盟友在华为问题上追随其脚步,那就需要反思自己的外交方式了。
2020年2月19日

澳大利亚不再是幸运之国

拉赫曼:热切追求矿业繁荣意味着澳大利亚可能在自掘坟墓。在肆虐这个国家的林火、干旱及创纪录气温的背后,全球变暖是一大因素。
2020年1月16日

美国应抛弃鼓吹暗杀的“邪恶博士”谬论

拉赫曼:暗杀苏莱曼尼不能解决伊朗的问题,正如处决萨达姆不能解决伊拉克的问题一样。暗杀是非法的,且常常适得其反。
2020年1月8日

“脱钩”为何成为新热词?

拉赫曼:全球化曾被认为不可逆转,而如今,各国政府出于经济和战略考虑,寻求减少对外国市场和技术的依赖。
2019年12月30日

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可能共存吗?

拉赫曼:自由主义与民族主义未必矛盾,未来五年约翰逊将有机会证明这一点,希望他抓住这个机会。
2019年12月19日

5G之争 欧洲终将选择站在美国一边

拉赫曼:北约公报有史以来第一次提到了中国,这标志着欧洲盟友们开始站到美国身后。特别是在5G抉择方面,欧洲的态度正发生变化。
2019年12月11日

特朗普与奥巴马的相似之处

拉赫曼:两位美国总统行事风格迥异,这掩盖了两人外交政策的内在连贯性。以不同方式,他们都减少了美国对全球作出的承诺。
2019年12月5日

英国与俄罗斯:两个落单的欧洲大国

拉赫曼:屹立数个世纪的欧洲大国不太可能简简单单就变得无足轻重。它们的利益应该得到考虑,否则就得与它们对抗。
2019年11月1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12345678910››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