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国衰落的预言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美国人似乎对讲述国家衰落的书很感兴趣,尤其涉及中国超过美国的话题。书中的预言越可怕,言辞越激烈,书名取得越抓人眼球,这样的书就越受欢迎。
2012年5月8日

紧缩是唯一出路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关于削减赤字步伐的讨论仍有空间。但在高税收、严监管、负债累累的欧洲,更多由政府出资的公共工程只会建造又一条无果之路。
2012年5月4日

法国在欧洲的位置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虽然法国大选中各候选人一再强调彼此的不同,但其相似之处更多:他们批评全球化和金融界,他们颂扬法国社会模式。但法国独特性不久就会成为令全欧洲感到头疼的问题。
2012年4月25日

“泛欧认同感”难以打造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危机和战争或许能够造就集体认同感,但当前的欧债危机非但没有造就欧洲人的集体认同感,却鼓励欧盟民众重回国家认同感之中。
2012年4月19日

中国现代化不可阻挡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和经济领域一样,中国在政治领域的弱点同样暗示了尚未利用的潜力。无论西方一些人抱有什么一厢情愿的想法,都不可能将中国奇迹变成海市蜃楼。
2012年3月31日

西方在阿富汗已经失败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西方在阿富汗的干预已经失败。塔利班现在几乎没有做出妥协的压力。由于北约准备在2014年撤离阿富汗,悬而未决的只有失败的规模而已。
2012年3月30日

正视中国的历史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欧美应该学习中国悠久的历史,中国也应该开始以更坦诚、更开放的姿态,审视自己在20世纪的历史。一旦双方都能正视中国历史,就能为迎接世界的未来做好更充分的准备。
2012年3月19日

欧债危机和民主缺陷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中国一位自由派学者告诉我,经常有人和她说,欧洲债务危机表明民主存在内在缺陷。她问我:对于试图倡导中国施行民主制度的人来说,对这种说法的最佳回应是什么?
2012年3月7日

为不干预叙利亚辩护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对于任何外部干预,关键问题不仅在于能否阻止杀戮,还在于能否决定性地扭转局面,有利于达成一个和平、可持续的政治解决方案。如果这种情况不能发生,外国干预只能加剧冲突。
2012年2月29日

普京的破绽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普京上周还撰文谴责俄罗斯“整个体系内的腐败”,将抗议者的诉求作为自己的主张。但他所谴责的“体系”,正是他自己一手创造的。
2012年2月10日

达沃斯共识面临挑战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在达沃斯论坛上,尽管各方纷纷谈论不平等问题以及彰显全球化益处的必要性,但几乎没有什么抵挡民粹主义攻击的良方。
2012年2月1日

妨碍全球复苏的悖论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2012年,拯救世界经济的努力将会受到一个危险的政治悖论的拖累:你会发现,越是需要国际合作,国际合作越就难达成。
2012年1月13日

2011年全球五大事件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民众抗议是2011年的基调,五大事件(阿拉伯之春、欧债危机、占领华尔街、击毙本拉登、日本海啸)的前三件均与抗议有关。
2011年12月31日

反思伊拉克战争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美军上周悄然撤离伊拉克时,几乎没有引起世人注意。但在一场导致逾10万平民死亡、数百万平民沦为难民的战争结束时,缺乏反思,不仅荒唐,也不应该。
2011年12月22日

埃及:梦想与现实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许多西方人曾对“阿拉伯之春”抱着一厢情愿的幻想,但从埃及选举中胜出的却是伊斯兰组织,西方是否应该对此感到恐慌?
2011年12月16日

欧盟峰会并未揭开新篇章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上周的欧盟峰会看似朝着建立财政联盟的方向迈出了重要一步,但它也许只是一部冗长情节剧中的一幕,而这出长剧仍然可能以悲剧收尾。
2011年12月15日

欧洲危机会变得更糟吗?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波兰外长警告,欧洲已“走到悬崖边缘”。法国总统萨科齐警告,“一旦欧元崩溃,欧洲就会崩溃。”欧洲的事态还会变得更糟糕吗?我指的是特别糟糕的情况——像大萧条或世界大战那么糟糕?
2011年12月2日

欧元区应该准备“离婚”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欧盟领导人应该对哪些国家愿意并且能够留在欧元区作出合理的评估,进而为留下的国家与离开的国家策划一场和平分手。
2012年5月31日

伊朗核危机引发战争?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伊朗核计划带来的战争威胁比以往要真实得多,但欧洲一些决策者讨论该问题时却十分平静,甚至略含欣喜,这着实是一种危险的轻浮。
2012年2月22日

德国“关不掉的地狱机器”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丑陋的德国人”又回来了。欧洲邻国指责德国将它们推入贫困深渊,而且颐指气使。德国人深感委屈和无奈,有人承认单一货币是个可怕的错误。
2012年2月17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上一页‹‹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