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美争锋 亚洲两难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中美争夺权力和势力范围,将决定未来全球地缘政治面貌。这场争夺战初露苗头,已经让夹在两巨头间的亚洲各国面临尴尬抉择。
2011年10月9日

普京不该终身执政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普京已经担任八年总统、四年总理。俄总统任期已延至六年,普京就有条件再掌权12年。一人掌权20年,对任何国家都是坏消息。
2011年9月30日

欧元的致命伤

FT专栏作家拉赫曼:1美元纸币上印的是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100俄罗斯卢布上印的是莫斯科大剧院;但欧元纸币上的图案是虚构的建筑物,因为没有哪一个真实的人物或地方,能够唤起欧盟的身份认同感。身份认同感的缺失成了可能拖垮欧元的致命伤。
2011年9月26日

警惕贸易保护主义抬头

FT专栏作家拉赫曼:雷曼倒闭三周年后,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和爆发“汇率战”的危险正在不断上升,全球性应对举措仍难觅踪影,这与雷曼破产后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2011年9月15日

为默克尔一辩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许多人指责德国总理默克尔行动过于迟缓,缺乏热情,不够慷慨。但为了德国本国的政治经济利益,默克尔有充分理由拒绝那些大胆提议。
2011年9月8日

2011:愤怒之年?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阿拉伯之春、雅典抗议、马德里静坐、伦敦骚乱、印度绝食……2011年正成为全球愤怒之年。但是,这一模式存在着一个引人注目的例外——那就是美国。
2011年9月1日

中印崛起挑战亚洲旧秩序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中国和印度崛起是否与美国在亚洲的利益冲突?美、中、印三国的强硬派学者——弗里德伯格、阎学通和切拉尼都不乐观。三人的新书都预言未来国际对抗将会升级,都不否认有爆发战争的可能。
2011年8月4日

8月多变故?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虽然战争在8月份爆发几乎成为惯例,但大规模金融危机往往是在秋天发生。不过,如今这一代美国政客可能改写这一历史趋势。
2011年8月3日

希腊如何走出困局?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如果希腊要走出这种蹒跚于一个又一个纾困计划的困境,就需要对其政治文化进行深刻变革。
2011年7月29日

美国须防宪法迷信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美国出现了一种政治倾向,即试图从宪法中寻求所有问题的答案。这种所谓茶党主张十分危险。宪法非但不能解决债务上限难题,反而已经成为问题的一部分。
2011年7月27日

美欧均为债所困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美国和欧洲都面临着失控的公共财政,而政治体系同样运转不良。批评西方的中国人更能洞悉这一点,却忽视了中国对西方繁荣的依赖。
2011年7月8日

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一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中国地位的上升将改变人们对超级大国的定义,中国将成为一个奇怪的超级大国,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里面住着的,不一定是全世界最富裕的人。
2011年6月9日

拉美的新“光辉道路”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人们有理由对秘鲁大选所剩的两位候选人保持警惕。不过,如果他们把巴西奉为榜样,那么秘鲁可能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光辉道路”。
2011年5月19日

阿拉伯之春:忧喜参半?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从历史长河的视野看,维持阿拉伯世界的原状既不可能,也不可取。但短期来看,旧阿拉伯秩序的瓦解有可能导致战争和国家分裂,为伊斯兰激进分子提供新的机会。
2011年5月12日

美国应结束反恐战争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布什将反恐置于美国外交政策核心是一个错误。反恐战争浪费巨额资金,催生庞大官僚机构。击毙本•拉登让奥巴马得以纠正某些错误。
2011年5月4日

搁置巴以和平“空谈”

FT专栏作家拉赫曼:随着中东陷入动荡,开始新一轮巴以和谈毫无意义。国际社会应制定一些更适度的目标,而不是浪费时间去谋求巴以和平方案。
2011年7月21日

英国外交的四大空话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英国的外交政策可谓毫无章法。卡梅伦首相希望英国继续在国际舞台上,以一个大国的姿态行事,但英国政府可以用作支撑的财力和军力都越来越少。
2011年6月30日

政治联盟救不了欧元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认为政治联盟可以让当前欧洲的问题迎刃而解,是对此次危机的重大误诊。欧洲真正的问题是,欧洲缺乏强大的政治认同支持单一货币。
2011年6月23日

西方拿叙利亚没办法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西方不愿卷入叙利亚局势,与利比亚干预行动令人沮丧且前途未卜有直接关系。更广泛而言,这要归因于西方干预能力和意愿的日益下降。
2011年6月21日

世界会越来越好?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即使乐观主义者终究是正确的,世界会变得更富裕、更和平、更繁荣,但在进步的路上,人类总会遇到一些严重的“杂音”。
2011年5月31日
|‹上一页‹‹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