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美欧均为债所困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美国和欧洲都面临着失控的公共财政,而政治体系同样运转不良。批评西方的中国人更能洞悉这一点,却忽视了中国对西方繁荣的依赖。
2011年7月8日

当中国成为世界第一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中国地位的上升将改变人们对超级大国的定义,中国将成为一个奇怪的超级大国,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里面住着的,不一定是全世界最富裕的人。
2011年6月9日

拉美的新“光辉道路”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人们有理由对秘鲁大选所剩的两位候选人保持警惕。不过,如果他们把巴西奉为榜样,那么秘鲁可能终于找到了真正的“光辉道路”。
2011年5月19日

阿拉伯之春:忧喜参半?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从历史长河的视野看,维持阿拉伯世界的原状既不可能,也不可取。但短期来看,旧阿拉伯秩序的瓦解有可能导致战争和国家分裂,为伊斯兰激进分子提供新的机会。
2011年5月12日

美国应结束反恐战争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布什将反恐置于美国外交政策核心是一个错误。反恐战争浪费巨额资金,催生庞大官僚机构。击毙本•拉登让奥巴马得以纠正某些错误。
2011年5月4日

埃及的自由派要输了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埃及自由派似乎把大半精力放在跟旧政权秋后算账上,而非为将来做准备。从目前形势来看,9月选举后诞生的首届议会,很可能由伊斯兰主义者主导。
2011年5月3日

从萨科齐的冲动说起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要不要对利比亚动武?对于这个问题,西方世界最重要的差异在于领导人的禀性:法国总统萨科齐和英国首相卡梅伦属于冲动派,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则是犹豫派。
2011年3月23日

通向真相的捷径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小说能以独特的情感力量揭露不公,因而可以改变历史。即使对于当代政治,小说也能提供更加敏锐的洞察。有时小说反而是通向事实的最佳途径。
2011年3月11日

让利比亚人民自决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利比亚正在流血,但国际社会现在出兵干预错误的。干预也许在短期内能够挽救一些生命,但它会毁掉实现长期稳定的机会。
2011年3月2日

西方勿再“重利轻义”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近年西方出于自身利益淡化利比亚政权的残暴,还把卡扎菲重新包装为反恐战争盟友。利比亚目前的杀戮理应让西方感到难堪,曾急于与卡扎菲打交道的英国尤其应感到耻辱。
2011年2月23日

埃及的未来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如果足够幸运,埃及的未来可能看起来最像土耳其——拥有能正常运作的民主体制,有一个强大的伊斯兰政党,并且经济繁荣。
2011年2月16日

思想家都到哪儿去了?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外交政策》杂志每年都会评选出“全球百名顶尖思想家”,但如果1861年或1939年有类似榜单,上榜者要出色得多。原因何在?
2011年1月30日

英国外交的四大空话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英国的外交政策可谓毫无章法。卡梅伦首相希望英国继续在国际舞台上,以一个大国的姿态行事,但英国政府可以用作支撑的财力和军力都越来越少。
2011年6月30日

政治联盟救不了欧元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认为政治联盟可以让当前欧洲的问题迎刃而解,是对此次危机的重大误诊。欧洲真正的问题是,欧洲缺乏强大的政治认同支持单一货币。
2011年6月23日

西方拿叙利亚没办法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西方不愿卷入叙利亚局势,与利比亚干预行动令人沮丧且前途未卜有直接关系。更广泛而言,这要归因于西方干预能力和意愿的日益下降。
2011年6月21日

世界会越来越好?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即使乐观主义者终究是正确的,世界会变得更富裕、更和平、更繁荣,但在进步的路上,人类总会遇到一些严重的“杂音”。
2011年5月31日

从贝鲁斯科尼看意大利经济命运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贝卢斯科尼在所涉的各种指控中,都作到全身而退。意大利尽管多年来一直背负巨额债务,却也总能躲开直面问题的那一天。
2011年4月14日

阿拉伯之春:谁最不安?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对西方世界而言,“阿拉伯之春”带来的消息好坏参半。好消息是:这是阿拉伯世界的1989年;坏消息是:美国和欧盟是今天的苏联。
2011年4月8日

西方干预主义的绝唱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利比亚战争与其说昭示着新的黎明到来,不如说是对“自由干预主义”的最后一声欢呼。西方强国仍怀有拯救世界的使命感,但越来越力不从心。
2011年3月31日

达沃斯论坛:东西方的新舞步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主流观点认为,经济与政治实力从西方向东方转移的深远变革确实正在发生。接下来的问题便是,这种转移将是平稳的还是颠簸不平的。
2011年1月27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上一页‹‹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