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埃及的自由派要输了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埃及自由派似乎把大半精力放在跟旧政权秋后算账上,而非为将来做准备。从目前形势来看,9月选举后诞生的首届议会,很可能由伊斯兰主义者主导。
2011年5月3日

从萨科齐的冲动说起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要不要对利比亚动武?对于这个问题,西方世界最重要的差异在于领导人的禀性:法国总统萨科齐和英国首相卡梅伦属于冲动派,美国总统奥巴马和德国总理默克尔则是犹豫派。
2011年3月23日

通向真相的捷径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小说能以独特的情感力量揭露不公,因而可以改变历史。即使对于当代政治,小说也能提供更加敏锐的洞察。有时小说反而是通向事实的最佳途径。
2011年3月11日

让利比亚人民自决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利比亚正在流血,但国际社会现在出兵干预错误的。干预也许在短期内能够挽救一些生命,但它会毁掉实现长期稳定的机会。
2011年3月2日

西方勿再“重利轻义”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近年西方出于自身利益淡化利比亚政权的残暴,还把卡扎菲重新包装为反恐战争盟友。利比亚目前的杀戮理应让西方感到难堪,曾急于与卡扎菲打交道的英国尤其应感到耻辱。
2011年2月23日

埃及的未来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如果足够幸运,埃及的未来可能看起来最像土耳其——拥有能正常运作的民主体制,有一个强大的伊斯兰政党,并且经济繁荣。
2011年2月16日

思想家都到哪儿去了?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外交政策》杂志每年都会评选出“全球百名顶尖思想家”,但如果1861年或1939年有类似榜单,上榜者要出色得多。原因何在?
2011年1月30日

银行家重回达沃斯

代表名单显示,近年因忙于处理危机而缺席论坛的一批银行家,将在达沃斯重新亮相。美国代表阵容不如往年,中国也缩减了高级政界代表的阵容。
2011年1月25日

时间似乎对中国有利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胡锦涛访美之际,中国正展示出一种新的自信。美国领导人曾认为,中国的经济自由化将必然导致政治自由化,但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历史似乎在往有利于中国模式的方向行进。
2011年1月19日

前瞻2011:全球化倒退?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在所有大国经济均强劲增长的年代,全球化得以蓬勃发展。但在新兴国家经济表现好于西方老牌经济体的新世界中,全球化受到了威胁。
2011年1月5日

拉菲红酒的“中国价格”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中国价格”通常指的是最低廉的价格,但在顶级奢侈品市场,如今却存在另一种让人望而却步的“中国价格”。
2010年12月2日

七“轴”世界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在多数问题上,美中两国是国际紧张关系的焦点,但世界并未分裂为“亲美”和“亲华”两大阵营。目前有七大轴划分着世界。
2010年11月10日

从贝鲁斯科尼看意大利经济命运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贝卢斯科尼在所涉的各种指控中,都作到全身而退。意大利尽管多年来一直背负巨额债务,却也总能躲开直面问题的那一天。
2011年4月14日

阿拉伯之春:谁最不安?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对西方世界而言,“阿拉伯之春”带来的消息好坏参半。好消息是:这是阿拉伯世界的1989年;坏消息是:美国和欧盟是今天的苏联。
2011年4月8日

西方干预主义的绝唱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利比亚战争与其说昭示着新的黎明到来,不如说是对“自由干预主义”的最后一声欢呼。西方强国仍怀有拯救世界的使命感,但越来越力不从心。
2011年3月31日

达沃斯论坛:东西方的新舞步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主流观点认为,经济与政治实力从西方向东方转移的深远变革确实正在发生。接下来的问题便是,这种转移将是平稳的还是颠簸不平的。
2011年1月27日

达沃斯前瞻:经济决定政治

FT首席外交事务评论员拉赫曼:世界经济论坛很多时间都在谈论政治。所有政治讨论都因经济危机而变得更尖锐,因为只有全球经济强劲恢复均衡增长,全球政治经济前景才会得到改善。
2011年1月25日

美国应给阿桑奇颁奖

FT专栏作家吉迪恩•拉赫曼:阿桑奇看上去不喜欢美国。但是,他和他的维基解密却为美国做了一件大好事。他们无意中提升了美国官方声明的可信度。
2010年12月16日

中国不再是穷国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在一些重要方面,中国已成为一个富国。而继续坚称自己是一个“发展中国家”,已成为中国在关键政治和经济变革议题上的挡箭牌。
2010年10月28日

拒绝正视现实的法国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或许需要一场真正的财政危机才能说服法国人,他们的状况会有多么严峻。就像撒切尔夫人曾说过的那样:“别无选择。”
2010年10月22日
|‹上一页‹‹1213141516171819202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