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吉迪恩•拉赫曼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西方为何出现围墙心态?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美国前总统里根曾在柏林呼吁:“推倒这堵墙。”如今,要当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却呼吁“修建隔离墙”。而欧洲已经开始“筑墙”了。
2016年3月3日

约翰逊成不了现代丘吉尔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伦敦市长约翰逊曾写道,丘吉尔押对了宝,站到了历史正确的一边。现在,约翰逊把宝押在英国退欧上,这可是站在了历史的错误一侧。
2016年2月24日

美国孤立主义复活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美国总统竞选中的领跑者特朗普和桑德斯都支持孤立主义的观点。这表明,美国有一个强大的选民阵营支持放弃全球主义。
2016年2月22日

欧洲“起火”,英国更不该撤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英国无法置身于欧洲的麻烦之外。为了自身利益,英国必须为欧洲大陆的稳定作出贡献。欧盟若解体,退欧的英国可能被当作替罪羊。
2016年2月4日

预测2016年的不可测之事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一年中最重大的事件往往是出人意料的突变。2016年最重要的地缘政治事件,可能是众人尚未谈到的某些事。我斗胆预测一下。
2016年1月7日

异乎寻常的全球性焦虑

FT专栏作家拉赫曼:2015年,世界主要权力中心似乎都弥漫着一种不安和不祥的气氛。所有的大国似乎都有些茫然,甚至是担忧。种种阴霾,让国际政治体系看上去像是一个重病未愈的病人。如果再来一场重大冲击,例如一次重大恐怖袭击,或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就可能带来切实的麻烦。
2015年12月30日

西方为何调整对沙特政策?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西方政策制定者在寻找ISIS世界观的根源时,越来越多地追溯到了沙特宗教机构所倡导的瓦哈比主义。也许是时候让沙特人作出选择了,如果他们不允许在沙特国内兴建基督教堂、印度教寺庙和犹太教堂,那就别在西方继续资助清真寺。
2015年12月16日

俄罗斯与西方:和解还是对抗?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俄罗斯和西方真的有可能抛开分歧,把对抗ISIS作为共同事业?在恐怖主义和中东局势日益错综复杂的时刻,双方能否在彼此根深蒂固的立场之间,找到中间地带?
2015年11月25日

重新审视“文明的冲突”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亨廷顿有关“文明的冲突”的理论日益盛行,但多元文化主义并不是一种幼稚的自由主义理想,它是当代世界的现实。放弃多元文化主义,只会导致更多暴力、死亡和悲伤。
2015年11月18日

“习马会”后中国还应做什么?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对中国政府来说,台湾和香港问题比南中国海和TPP等问题更加不可预测,也更危险。中国需要从实质上改变对待台湾和香港的方式。
2015年11月11日

美国共和党缺少“里根式”候选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现代共和党缺少一个真正像罗纳德•里根那样的英雄,以告诉世人“最好的日子在前头”。特朗普的危言耸听和夸夸其谈与里根实在相差甚远。
2015年11月4日

难民危机终结默克尔黄金时代?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德国总理对欧元区和乌克兰危机的应对,曾为其赢得了高度信任,但难民危机却展示了她的另一面。默克尔执政以来的十年是德国的幸运期,不仅享受和平、繁荣和国际尊重,与世界的各种麻烦也保持着安全距离。但如今,这个黄金时代已经结束。
2015年10月29日

英国应如何周旋于中美之间?

FT专栏作家拉赫曼:英国政府正在尝试和中国建立新型“特殊关系”,但这恰逢美国逐渐将外交政策重点转向应对中国崛起之时。英国夹在这两个大国之间,艰难地维持着某种平衡。卡梅伦政府需要借习近平访英之机,更审慎地权衡英国在美中之间的定位。
2015年10月20日

美国主导地位还能维持多久?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如今中东、东欧和太平洋地区纷扰的局势,都在考验着美国的政治与军事实力。奥巴马政府已内外受压,一方面试图以强势姿态恢复美国影响力,同时又不得不对与中国或俄罗斯的军事抗衡保持适度谨慎。
2015年10月14日

中美之间的五大观念差异

FT专栏作家拉赫曼:有人说,美中首脑就像运行着不同操作系统的电脑,彼此不知如何沟通。我发现,五大观念差异导致中美看待世界的方式截然不同。
2015年9月30日

如何结束叙利亚内战?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叙利亚已经死了太多的人。不能继续让阿萨德一个人的命运决定我们是否寻求和平解决方案了——无论他有多罪大恶极。
2015年9月28日

多重危机令欧盟不堪重负

FT专栏作家拉赫曼:从难民危机到英国退欧风险,欧盟几十年来所累积的一些成就和原则正受到威胁。但欧盟不仅没有奋起应对挑战,反而在压力下出现了裂缝。
2015年9月17日

难民危机考验欧洲价值观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德国总理默克尔说得没错,目前的难民危机正迫使欧洲考虑能否践行自己所标榜的价值观。遗憾的是,答案很可能是:“不能”。
2015年9月9日

中国面临的最大威胁并非经济

FT专栏作家拉赫曼:对中国繁荣前景的最大威胁,并非来自股市崩盘或信贷泡沫,而是来自战争,来自中国的“和平崛起”突然被军事冲突打断。在9月3日的阅兵式上接受敬礼时,中国领导人不应忘记这种威胁。
2015年9月2日

应让希腊“无痛”离开欧元区

FT专栏作家拉赫曼:目前符合欧盟利益的并非是惩罚希腊,而是确保该国能以最低痛苦离开欧元区,但留在欧盟。这既能减轻希腊人的苦难,也能为其他国家从失灵的欧元中得到解脱树立模板。
2015年7月8日
吉迪恩•拉赫曼(Gideon Rachman)在英国《金融时报》主要负责撰写关于美国对外政策、欧盟事务、能源问题、经济全球化等方面的报道。他经常参与会议、学术和商业活动,并作为评论人活跃于电视及广播节目中。他曾担任《经济学人》亚洲版主编。
|‹上一页‹‹56789101112131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