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约翰•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房利美与公共责任的限度

专栏作家约翰•凯:在次贷危机中,由纳税人为失败的金融机构买单的现象愈演愈烈,其根本原因在于政府责任与政府能力之间的差异。解决这一问题的方法是收窄政府监管范围。
2008年7月18日

巴菲特的投资算术

专栏作家约翰•凯:据说,爱因斯坦观察到,复利是宇宙间最强大的力量,而巴菲特的节俭则让复利焕发出自身的魔力,并由此让巴菲特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2008年3月18日

主权基金有助于世界和平

专栏作家约翰•凯:国际投资总是引发国际政治问题。不过,企业超越政治隔阂而追求商业利益的意愿,基本上属于一种和平力量。主权财富基金在全球市场的投资,也是一种对全球经济和政治稳定性的投资。
2008年3月4日

印度莫把增长当必然

专栏作家约翰•凯:印度真的永远摆脱了独立以来令人失望的经济记录了吗?岌岌可危的民主、薄弱的基础教育、另类的发展道路……或许,我们可以对印度经济增长的性质和可持续性提出质疑。
2008年1月17日

揭开伪调查面纱

FT专栏作家约翰•凯:这是一个伪调查泛滥的年代。各色机构进行调查,发表耸人听闻的调查报告,往往是为自己的某项计划进行宣传。
2007年12月21日

新兴经济体对西方病有免疫力?

专栏作家约翰•凯:有人宣称,中国、俄罗斯、印度和巴西等新兴经济体以及整个亚洲的经济表现,如今基本上与发达经济体的表现无关。这个观点被称为“去耦”理论。它能站得住脚吗?
2007年12月6日

熊彼特为何不如凯恩斯?(下)

专栏作家约翰•凯:是否具有惊人才能的一个衡量标准是:能否改变一代人的思维方式。加尔布雷斯和熊彼特本应能够改变一代人的思维方式,但最终没有实现,而凯恩斯和弗里德曼却做到了。
2007年10月31日

熊彼特为何不如凯恩斯?(上)

专栏作家约翰•凯:熊彼特和凯恩斯是他们那个时代最受敬仰的两位经济学家。但为什么一个很有影响力的经济学派以凯恩斯命名,而熊彼特却很少有人提及呢?
2007年10月30日

市场先生喜欢谁?

专栏作家约翰•凯:对于市场,有人将它称作“市场先生”,认为它高高在上;有人则将它比作投票机,认为它是市场全民投票的结果。那么究竟两种说法哪种更合理呢?
2007年8月28日

美国人为什么不存钱

专栏作家约翰•凯:在八国集团富裕国家中,美国人储蓄率最低。而美国富裕家庭的消费习惯,是靠中国穷苦农民的节俭资助的。对这一矛盾现象如何解释呢?
2007年7月26日

艺术品、房产与中国股市

“你买的任何东西都能以更高价转手卖给别人”——当这种信念在市场占据主导地位时,跟风者就会创造出泡沫。一旦所有人都加入了跟风行列——没了傻瓜——泡沫就会破裂。
2007年5月16日

企业衰落后还能东山再起吗?

专栏作家约翰•凯:一个世纪前,美国钢铁公司和美国烟草公司都是响当当的全球企业,米兰银行曾是全球最大的金融机构。然而,它们都已丧失了竞争优势。
2007年1月31日

比一比生活成本

专栏作家约翰•凯:一个过腻了圣诞节的人表示,从前带个朋友去看电影、买一轮酒,最后乘出租车回家,也花不了5英镑。如今呢?
2007年1月10日

“大佬”难当

专栏作家约翰•凯:某些行业很难容纳一个以上的企业。这种“自然垄断”似乎是最轻松、最有利的商机。但它并不像你想象的那么轻松。
2006年12月13日

预测房价的人可信吗

专栏作家约翰•凯:如果有人自称能够对房价提供预测,你不要理睬他。至今为止,我这一观点依然正确。
2006年11月15日

伦敦金融大改革20年祭

专栏作家约翰•凯:1986年,英国政府解除金融市场管制。此举所取得的成功,超出任何人的预测,它巩固了伦敦作为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
2006年10月30日

风险能用数学模型吗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假设你有心脏病,又遭雷击,还有一个疯子用斧头砍你。这就是美国对冲基金Amaranth用数学模型分析风险的情形。
2006年10月16日

直觉比概率论更有用?

专栏作家约翰•凯:概率论只适用于某些理论命题,而现实世界存在更多参数,有时运用概率论还不如依靠直觉。我介绍的“门槛策略”就是基于直觉的。
2006年9月20日

从游戏看人性

专栏作家约翰•凯:按照决策论,赢取100英镑 和损失50英镑的几率相等时,有25英镑的预期收 益。但一般人不这样看:他们对损失的讨厌,超 过对赢钱的欢喜。
2006年8月23日

世界杯的管理学

专栏作家约翰•凯:有些球队只是一群杰出球员的集合。2006年世界杯所叙述的,正是杰出球队击败杰出球员集合的故事。
2006年7月13日
约翰•凯(John Kay)从1995年开始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经济和商业的专栏。他曾经任教于伦敦商学院和牛津大学。目前他在伦敦经济学院担任访问学者。他有着非常辉煌的从商经历,曾经创办和壮大了一家咨询公司,然后将其转售。约翰•凯著述甚丰,其中包括《企业成功的基础》(Foundations of Corporate Success, 1993)、《市场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Markets, 2003)和近期的《金融投资指南》(The Long and the Short of It: finance and investment for normally intelligent people who are not in the industry)。
|‹上一页‹‹234567891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