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约翰•凯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伦敦百年蜕变的启示

FT专栏作家凯:150年前那项改变伦敦风貌的下水道工程告诉我们,对市政工程的审批不宜纠结于细枝末节。关键的问题是:我们能否为后世留下更好的城市和环境?
2013年1月21日

“福利国家”是如何养成的?

FT专栏作家约翰•凯:被普遍视为奠定“福利国家”基础的《贝弗里奇报告》发表于70年前。在右翼看来,这份报告导致英国在战后走上经济下坡路。这种看法有失偏颇。
2012年12月6日

不能轻视创造财富

FT专栏作家约翰•凯:每当天平倒向挪用财富,轻视创造财富,我们就会看到创业本领转移到非生产活动,政治和经济权力越来越快地互相强化。
2012年12月4日

制造业崇拜的愚蠢

FT专栏作家凯:iPhone后盖上写道,在加州设计,在中国组装。“在中国组装”成本为20美元左右,售价中其余部分为“加州设计”的回报。
2012年12月3日

如何计算市场收益率?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假设每年的股价不是50就是100,没有上涨或下跌趋势,股市资本回报率有多大?根据常识,答案应该是零。但这一常识正确吗?
2012年11月13日

苏格兰独立辩论未入正题

FT专栏作家约翰•凯:苏格兰民族主义者对独立寄予着浪漫主义的想象,而独立涉及的一些具体问题(货币、财政协调、累积养老金领取权、海洋边界等)的讨论还未开始
2012年11月5日

为什么我们的经济依赖福利国家?

FT专栏作家约翰•凯:要用个人方式解决年老以后的问题,唯有自个儿储存起面包,或者讨好年轻人,好让他们在你年老时照顾你。萨缪尔森证明,这些个人方法的效果都不如社会保障契约。
2012年9月29日

管好华尔街

FT专栏作家约翰•凯:要解决系统重要性银行的问题,唯一的解决方法是限制其在系统中的重要性。如果政治家不准备压制华尔街,监管改革无从谈起。
2012年9月26日

为何索尼没有发明iPod?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索尼发明了随身听,也预见了设备与内容的融合,但这一理念的最终实现者却是苹果。
2012年9月10日

清单的作用

FT专栏作家约翰•凯:清单可以提醒人们避免遗忘东西,减少错误。但构建一份有效的清单并不容易。清单不能代替经验,但清单是经验的结晶
2012年9月3日

大型项目的历史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大型项目的历史就是承包商和资本家牺牲真正出资的股东和纳税人的利益而发达的过程。或许,罪魁祸首是科技的滥用。
2012年8月27日

凯恩斯的概率观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凯恩斯认为,金融和商业环境的特点是“极端不确定性”。对于“20年后的利率水平会如何”这个问题,唯一合理的回答就是“我们不知道”。
2012年8月22日

概率与可信度

FT专栏作家约翰•凯:我们通常不会从概率角度思考问题,我们应对真实世界的方式是构建简化的叙述,而叙述成功与否取决于其是否可信。
2012年8月16日

勿让媒体推动立法议程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美国奥罗拉枪击案的发生,也未能说服美国公众和政客相信枪支管制的必要性,但针对可怕的画面和骇人的事件马上起草相应法规,往往是个糟糕的想法。
2012年8月6日

金融行业需要可信任的“管家”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公众终于明白,金融业的问题不是不可预测事件的副产品,而是因为金融业变得更重视业务和交易,而忽视信任关系。
2012年7月30日

公牛和市场

FT专栏作家凯:统计学家高尔顿观察到,人们对公牛体重猜测的平均值接近公牛的实际体重。但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故事接下来会如何发展。
2012年7月27日

企业价值观不能计算

FT专栏作家约翰•凯:企业常犯的错误是,在利用一些工具追逐利润时,令公众对自己的价值观产生怀疑。我们希望企业把诚信变成自身必要属性。
2012年7月16日

寻租的破坏性

FT专栏作家约翰•凯:穆巴拉克之流所造成的损失,不仅仅是他们攫取了多少钱财;真正的悲剧是,使他们能够聚敛钱财的体制,还破坏了其他人创造财富的机会。
2012年6月29日

你是穷人吗?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如果一个人拼命赚钱,却只能勉强填饱肚子,这个人就是穷人。随着中国和印度的经济增长,全球贫困人口数量大减。
2012年6月25日

东西欧之争

FT专栏作家约翰•凯:在芬兰与俄罗斯的边界,当你越过瞭望塔和带刺的铁丝网,你应该能意识到如今的稳定与安宁是何等的脆弱,又是何等的来之不易。
2012年6月18日
约翰•凯(John Kay)从1995年开始为英国《金融时报》撰写经济和商业的专栏。他曾经任教于伦敦商学院和牛津大学。目前他在伦敦经济学院担任访问学者。他有着非常辉煌的从商经历,曾经创办和壮大了一家咨询公司,然后将其转售。约翰•凯著述甚丰,其中包括《企业成功的基础》(Foundations of Corporate Success, 1993)、《市场的真相》(The Truth about Markets, 2003)和近期的《金融投资指南》(The Long and the Short of It: finance and investment for normally intelligent people who are not in the industry)。
|‹上一页‹‹234567891011››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