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约翰•普伦德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银行业应简单至上

FT专栏作家约翰•普伦德:与风险加权资本充足率相比,简单的杠杆率向来是预测大型复杂银行违约的更准确指标。德意志银行“杠杆超高级交易”案就凸显出这一点。
2012年12月11日

日本饱尝定量宽松苦果

FT专栏作家普伦德:日本的经历表明,超宽松的货币政策会对经济造成结构性破坏,这一点值得经济正在减速的中国引以为戒。
2012年11月12日

欧债危机中强肉弱食?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在债权人与债务人之间由来已久的战争中,弱小主权借款国和扩张过度的银行往往会战胜金融实力强大的债权人。
2012年9月10日

企业劫持英美政府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在政治辩论上,美国、英国和日本的都漏掉了最根本的一点,即在这些国家,政府都已遭到公司部门的劫持。
2012年8月28日

德国金融保守主义的来源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在德国人眼中,债务被视为不道德,经常账户盈余是必要的,金融创新将受到监管限制。那么,德国人的这种金融保守主义来自何方?
2012年1月5日

欧元区难逃厄运

FT专栏作家普伦德:欧元区走出危机的道路有二:官方买进债券和经济改革。但两条路都过于艰难,因此必须舍弃一些事情,譬如欧元区本身。
2011年11月11日

不要指望新兴市场拯救世界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如果发达国家受到双底衰退的打击,新兴市场能够保证全球经济安全吗?自此次金融危机以来,经济实力显然已从发达国家转向发展中国家。
2011年9月6日

印钞还债如何?

FT专栏作家普伦德:日本的通缩已根深蒂固,但该国保留了一个愿意且能够印钞的央行。近20年来,日本国债收益率一直维持在极低的水平上。
2011年8月26日

分析:自营交易员的合理“归宿”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巴克莱资本的一个大宗商品交易员团队离职后,创立了一家对冲基金,这算得上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因为自营交易员本该属于对冲基金世界。
2011年8月24日

反思“资产负债表效率”

FT专栏作家普伦德:理论上,“背债”将鼓励经理们更卖力地经营资产,可实际上,这种所谓的纪律与其说是针对管理层的约束,不如说是承担更多风险的激励。
2011年5月17日

新兴市场不保险

FT专栏作家约翰•普伦德:一些人简单地依照过去的经济增长率加以推断,认为中国的崛起是注定的结果,这些人未能领会到制度的重要性。
2011年3月31日

债权关系可能让美中两败俱伤

FT专栏作家普伦德:中美间的“债权人-债务人”关系必须变成一种双向关系。否则,美国的保护主义情绪会不断抬头,而中国的美元储备则会蒙受巨大损失。
2011年3月15日

以史为鉴,应对失衡

FT专栏作家约翰•普伦德:“货币战争论”甚嚣尘上,局势有点像上世纪30年代,当时那种“人人为己、以邻为壑”的心态破坏了国际货币关系。G20政策制定者应从中汲取什么教训?
2010年11月22日

中国仍非“胖子”

FT专栏作家普伦德:莎翁笔下的凯撒大帝希望自己周围都是胖子,因为饥饿的瘦子比较危险。按此逻辑,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是可喜的。但从人均收入看,中国显然仍是一个很穷的国家。
2010年8月24日

不应宽容反社会金融行为

FT专栏作家普伦德:反社会金融行为的头号样板是高频交易。一小撮交易员,以损害真正投资者利益的方式,获取巨额利润,这种行为妨害了市场公正。
2010年7月19日

银行业困境危及复苏

FT专栏作家普伦德:银行业仍岌岌可危的现实,令全球经济复苏的前景不容乐观。目前,我们正处于一个前所未有且令人不安的全球性试验中,只有靠祈祷才能度过难关。
2010年7月6日

保诚“头脑发热”

FT专栏作家普伦德:从历史上看,保诚往往在市场牛气十足的时候,爱上当时的时髦投资。此次以中国概念为由,对友邦发起巨额收购,令人生疑地符合这种模式。
2010年6月3日

聪明的局内人和天真的局外人

FT专栏作家普伦德:高盛是否出于欺诈目的、将CDO产品卖给客户,将由法院裁决。就成熟度和复杂性而言,过去的金融产品根本无法与CDO相提并论,但人们对此事的感觉是什么呢?
2010年4月23日

金融中心:纽约PK伦敦

FT专栏作家普伦德:目前伦敦与纽约不相上下,但长远而言,监管与税收的总体格局将决定比赛结果。纽约最大的挑战是监管,伦敦则是税收。
2010年4月9日

中国脱钩论不足为信

FT专栏作家普伦德:投资者在2009年下半年对新兴市场重燃热情,在一定程度上受到了卷土重来的脱钩论的推动。但中国建立在过度储蓄和巨额投资基础上的增长模式是不可持续的,全球失衡问题依然存在。
2010年1月7日
上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