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刻订阅付费资讯
《市场的边界》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裸官的风险对冲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的裸官现象受到民众斥责,理所当然。国家公务人员或者国有企业人员中,有很大一部分变成裸官,这对国家意味着重重隐患。
2012年6月12日

中国第三次土改实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土地改革是中国市场化改革的总阀门。如今,中国面临第二次改革,总阀门又要动了。深圳土改便是中国第三次土改的一次重要实验。
2012年5月29日

中国货币体制亟需变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未来中国基础货币如何发放?是回到再借款,还是继续依照外汇占款数据?这一问题不解决,就不可能有明确的货币体制。
2012年10月19日

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八)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在现阶段,中国仍需要实行一定的人口控制,对一胎化政策的准确评估已成当务之急。明智的理性与人权的呐喊互相激荡,才能产生光明的未来。非智将引来暴力,而非人权。
2012年10月9日

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在呼吁彻底放开计划生育限制的言论中,做为重要的论点支持因素之一,经济发展将导致生育意愿下降的理论颇受关注。
2012年9月26日

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六)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本文将针对关于中国人口结构现状与趋势的担忧进行分析,并希望能看清其中合理的担忧。
2012年9月19日

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五)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以人口红利维持低端制造业与农业经济的发展模式难以为继,必须以更新的人力资源取代劳动密集型的低端制造业。
2012年9月11日

反智的人口论可以休矣(四)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虽然笔者无法在本文中得出明确的人口与经济的对应关系,但有一点是清楚的:人口增长一旦突破临界点,对经济增长的边际效应为负。
2012年9月4日

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三)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在本文中,我将从水资源角度分析人类面临的挑战。目前,人类尚难以找到替代品的水资源,是制约人口的一大瓶颈。
2012年8月28日

反智的人口理论可以休矣(二)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人口与制度是决定中国未来走向的两大关键要素。本文将从人口出生与水资源角度,继续论述计划生育、优生优率的必要性。
2012年8月21日

反智的人口增长理论可以休矣(一)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从本期专栏开始,笔者将从人口增速、资金、经济、文化几大领域,理智地看待中国人口问题。
2012年8月14日

崛起的幻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国企不断发作的腐败窝案,让人担心国资最终流向不可知的权贵黑洞。如果经济增长只施惠于小部分群体,那么增长注定无法持久。
2012年8月8日

靠什么制约新威权?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无法离开具有公信力的威权,但失去约束的威权将使中国经济出现不可逆转的风险,数年后有可能爆发债务危机。
2012年7月31日

中国经济需要新权威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经济领域的权威是需要的,但它必须受到约束。中国需要被界定、受公民认可、被严厉约束的开明权威来推进改革。
2012年7月25日

为什么限购对中国房地产市场有效?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房地产市场是非典型的行政干预市场,有时候需要更多的行政力量进行矫正,民众由此陷入行政力量的迷信之中。
2012年7月17日

从什邡到中国的经济放逐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什邡事件是个信号,也许不会产生重要作用,但可以做个注脚,告知各方:中国社会已经到了制度变革、二次市场化改革的十字路口。
2012年7月12日

温州与广东金改谁能成功?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国正在进行的金融改革,与欧美模式不同,在政府主导下在试验田进行金融试验,而后推广到全国。
2012年7月4日

应该改变中国富豪的诞生模式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从2003年首张新财富富豪榜单至今,中国富豪的财富惊人增长,远远跑赢GDP与CPI,亦远超美国富豪。
2012年6月26日

中国不缺人口红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围绕数量的争议是愚蠢的。在为人口红利消失、为项目流失而担忧时,不要忘记劳动生产率、企业的效率才是最重要的。
2012年6月19日

中投的投资风险

FT中文网专栏作家叶檀:中投是主权投资基金,按理投资重点应该在境外,目前触角深入国内,难道想与多如牛毛的政府投资基金一较高下?
2012年6月5日
叶檀,经济领域的市场派,文化上的保守主义者。复旦大学历史系博士,从2000年左右走出书斋,到报社撰写经济类评论,迄今为止已在报刊杂志发表大量文章,偶尔在电视台财经频道客串点评经济新闻,也出版过历史方面的书籍。
|‹上一页‹‹34567891011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