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会员,论坛门票领取倒计时
付费专享中美贸易战专题
《天则横议》
登录×
电子邮件/用户名
密码
记住我

中国人幸福感为何下滑?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美国学者发布的一项报告指出,过去20年里中国百姓的生活满意度呈急剧下滑趋势,这与同期中国经济的高歌猛进形成鲜明反差。为什么中国老百姓的幸福感不仅未与经济发展同步上升,反而逆向下滑?
2012年6月6日

茅于轼:与薛涌商榷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在中国这个具体环境中,更应该强调市场和企业家在财富创造中的作用。劳动必须在市场的环境中才能创造财富。而中国时时刻刻都有回到计划经济去的危险。所以我们一定要着重强调市场。
2012年4月13日

金融大调整与经济再平衡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张曙光:中国经济体制扭曲日益严重,宏观政策迟滞失效。利率和汇率政策的长期呆滞,固化了体制上的扭曲。这种局面无法持续。
2011年11月23日

保障房政策应让利于民

天则经济研究所学术委员会主席张曙光:一方面政府不承认廉租房的市场供给,千方百计地取缔和消灭城中村和“小产权”房,另一方面又垄断廉租房市场,与民争利。
2011年8月4日

预期寿命与政府职责

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中国预期寿命的增加未能与经济增长同步,公民健康状况改善未能与增长同步,未能充分享受增长带来的好处。
2012年7月4日

以市场机制保障粮食安全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张林:要用计划手段来“保护”粮食安全的想法,得不到事实的支持。如果从基本的事实出发,可以得出依靠市场来保障粮食安全的结论。
2012年6月19日

集中力量可以办大事吗?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集中力量可以办成大好事,但多数时候办事效率不高;集中力量也可能办成大坏事,导致大灾难,且难以挽回。
2012年5月22日

漫谈气候变暖与裁军

天则经济研究所茅于轼:现在用减排的方法对付气候变暖,其成本高得出奇。如果有替代办法,成本肯定要低得多。对付气候变暖最有希望的是“地质工程”。
2012年5月8日

中国为什么需要宪政改革?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在现代,宪政民主制度既可以给执政党提供什么是民意和宪政原则的真实信息,又是判断一个政治集团是否适于执政的政治正当程序。(此为新专栏《天则横议》的开篇之作)
2012年4月17日

世界潮流与中国转型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一百年前孙中山就说过“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今天,这个潮流便是经济市场化、政治民主化。中国的经济转型相对比较成功,政治转型则比较曲折。
2012年3月19日

应大力发展虚拟经济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中国的弱项是服务业和虚拟经济。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认识到,虚拟经济是创造财富的。在财富创造方面,它和实体经济并无不同。
2012年1月6日

重新看待中美关系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中美在历史上并无太多结怨,却有很多利益共同点。中美关系现状基本是1949年之后出现的。回顾历史可以帮助我们清醒认识。
2011年12月7日

气候变化何以成为问题?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客座研究员王军:气候变化已被一些学者认为是当今全球危机之首,气候变化问题需要应对也必须解决,但有三个问题需要特别澄清。
2011年12月6日

如何消灭高利贷?

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高利贷错在利率太高,而不是资金的高效配置。消灭高利贷的方法恰好是提倡高利贷,让大家都去放高利贷。
2011年9月30日

谁有关闭打工子弟学校的权力?

中国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北京市教育管理当局关闭了五十多所打工子弟小学和幼儿园,但真正要质问的是,这种关闭别人的学校、禁止别人办学的权力是从哪里来的?
2011年9月8日
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向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提供。“天则”语出《诗经》,“天生烝民,有物有则”,引自《易经》“文言”,“乾元用九,乃见天则”,意为“合乎天道自然之制度规则”。“横议”源自《孟子•滕文公下》,“圣王不作,诸侯放恣,处士横议。” 意为知识分子纵论时政。本专栏由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人员轮流撰写。
上一页‹‹12345678910